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杨白/处暑】一场传说中的避暑之旅

第一次写原著向的cp额……有点生硬,感觉杨白还是适合那种有点暧昧的,点破了反而有点奇怪orz。

而且为什么每次写白庶都会夹进去一堆英文,why?

处暑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系列。

 

 

1.

夏天来了,这对于T市人民而言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三零一的空调坏了,这对于夏休留守的杨聪和白庶而言是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白庶在一天里洗了三回澡,本着节约水资源的念头强忍着没回去洗第四次。正当他擦着汗窝在训练室的电脑前整理资料,杨聪来了,上身背心下身短裤脚下一双皮凉鞋,手里捧两块冰西瓜。

冰西瓜啊!白庶望着那两块酷暑里的救星两眼放光,就差没朝杨聪扑过去。

“天儿够热的……”杨聪放下西瓜就一缩手,心说这位副队看着他的目光怎么想像在看一块红烧五花肉。后者却没工夫多想,接过西瓜就咔嚓咔嚓开始啃:“是啊是啊,真热,谢谢队长啊!”真是想谁谁就到。

“哦,客气啥。”杨聪释然。再看白庶身上的装备,衬衫长裤帆布鞋,光看上去就“温暖”极了,完全显示出一名骑士将自己武装到底的原则。

“不是日常训练,就不用穿这么正式了。”杨聪善意地提醒。

“呃……”白庶挠挠头,“不是,我没别的衣服。”

“不会吧?”杨聪意外。

“以前在英国待了几年,夏天基本都二十多度,来了三零一以后因为有空调就一直没想起来买。”早上刚下了订单卖家还没发货呢,白庶道。

“这样啊。”杨聪点头,琢磨着要不要干脆带白庶出去市场逛一逛买几件。再一想,两个大男人逛街的视觉效果实在太奇怪,而且他们在T市被认出来的几率还挺大,买个衣服还要附赠一场N百米长跑比赛,不值得。

“要不你买张机票回家?队里的事儿弄得差不多了,你也没必要一个夏休都守在战队里,正好回去歇歇。”杨聪提出了个十分人性化的建议。

“算了吧。”白庶算了算日子,眼前忽然一亮,“要不队长,我们去欧洲旅游吧?还可以去看国家队的比赛!”

 

几天后,一向受队员们尊敬爱戴的杨队长受到了集体涕泗纵横的控诉。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们趁着夏休跑去欧洲双人游了。

“队长副队你们不厚道!看比赛都不带上我们!”高杰在群里连刷大哭表情包。

“还说以身作则常驻三零一。”孙明进说。

“还说以身作则常驻三零一。”李亦辉跟队形。

“还说以身作则常驻三零一。” 钱文举跟队形。

“喂你们想来就来啊,又不是只有T市有机场。”杨聪不为所动,“到时候我和白庶再到苏黎世找你们”

“诶你们现在不在苏黎世吗?”高杰顿感不对。

“当然不是。”白庶发了个炸鱼配炸土豆的照片,结果引来群里阵阵惊叹:“副队你早餐吃这么油腻?”

“……你们是不是忘了有个东西叫时差?”白庶奇怪地说。

于是他成功地冷群了,还在国内的三零一群众很默契地选择了沉默。杨聪也不说话,他正在专心地一口炸鱼一口土豆,一口土豆一口炸鱼,一口炸鱼一口土豆。连着吃了两天,杨聪终于诚恳地开口问:“大不列颠有没有除了炸鱼土豆以外的特色菜?”

“要不下一顿我们试试三明治?”白庶也诚恳地回答。

杨聪泪流满面,忽然理解了白庶刚回国那阵见到煎饼果子都能走不动道的表现。中华美食,博大精深,博大精深。

 

 

2.

当然,杨聪和白庶去英国的目的主要不是为了吃。有曾经的地头蛇白庶带路,杨聪通行在各个旅游景点畅通无阻。等把整个伦敦城逛得差不多了,白庶神秘兮兮地接了几个电话,回来以后说,队长你想不想和英格兰的王牌刺客Barding来一场PK?

“你以前的队友吗?”杨聪问。

“是。”白庶说,“他听说队长你技术超高英明神武仪表堂堂,既擅长一击制胜又精于正面作战,想邀请你明天去战队打一场。”

“那些形容词哪来的?”杨聪一针见血地抓住重点。

白庶嘿嘿一笑,我说的,兵不厌诈。

递上门的PK当然要去,反正荣耀才是他们的老本行,多打两把友谊赛也算是在旅游的同时不忘正业了。次日,白庶领着杨聪在地铁里七拐八拐总算到了一家名叫“Legend”的战队,又七拐八拐才拐到训练室。看得出白庶是这儿的老熟人,走路都专挑小路,直接避开路上的所有打卡机器。训练室里的人看到他忽然出现也都不惊讶,很绅士地站起来为他们开门,然后一双手热情地找到了杨聪: ”Mr. Feng, nice to meet you! I am the ‘Barding’!”

杨聪很茫然:“密斯特冯?”

“Feng Jingsha!”对方用二声念完了全名,”But I’m quiet curious that why you want to kill scenery?”

“他问你的名字为什么要叫杀掉风景”白庶在旁边忍笑。

“……”杨聪一时语塞,“你把我的风景杀翻译成了什么。”

甭管翻译成什么,PK才是王道。几分钟后,Barding和他心中杀掉风景的中国刺客坐在了电脑前,两人刷卡登陆。1V1,竞技场。

白庶与其前队友纷纷上来围观。

“Oh, you learn all our skills from Bai.” 刺客Barding忽然说。

白庶在后面皱了皱眉。Barding倒也不是造谣,杨聪现在的刺客打法确实是按照他在英国的这套体系调整过的,但这话听着似乎有点别扭。

“No wonder you become the best Assassin in China now(难怪你现在是中国最好的刺客)!” Barding 接着说。

嗯,更别扭了。

白庶跟Barding原先是队友,私下关系也很不错,深知此人绅士的外表下有一颗高傲的心,而且对大不列颠的荣耀充满了迷之自信。但现在跟他对打的是杨聪,他的新队长,一名在荣耀里淫浸了八年的老刺客,Barding这样说话还是让人很不痛快。白庶心情复杂地望向杨聪,杨聪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没听懂,只是淡定地左手键盘右手鼠标地继续着操作。

风景杀身形一闪,双剑交错,俨然是一记弧光闪。

竞技场上没有任何遮挡,双方又都是速度很快的刺客,你来我往一来二去地让人目不暇接。白庶在后面看得眼花,只好隔几秒就去瞟一眼屏幕上方的血条和技能条,两人的差不多持平。只是Barding的操作者比杨聪年轻几岁,爆发力和持久力都要更好一点,整体上给予对方的压力更大。再照这样的节奏拼下去的话,吃亏的一定是杨聪。

白庶忽然特别地紧张。

“Can you still be faster?” Barding在对话频道冒出一句,与此同时英格兰第一刺客手速再度飙升。这一下,原本焦灼的局面被打破了,风景杀在一点点后退,Barding则步步紧逼,胜利的天平仿佛朝后者的方向慢慢倾斜。

Barding的操作者开始面露得色,手下的操作却更加密不透风。都是成熟的职业选手,被还没到来的胜利冲昏头脑这种菜鸟级的错误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风景杀先生,你要输了吧?Barding的操作者想。

队长,你会输吗?白庶在后面攥紧了拳头。

 

 

3.

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三十……差不多了!

Barding纵身一跃跳到半空中,一脚踏出,另一脚紧接着在空中连着踩了第二下,正是此刻的疾空踏,朝着风景杀的方向就是蹬腿直踹。这七十五级大招的判定不算很强,节奏和速度却非常快,几乎只在瞬间,Barding的脚就挨上了风景杀的脑袋。

风景杀走位忽然一变,竟没有人知道它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疾驰状态。这无疑是一次成功的预判,因为疾驰状态下的角色可以高速移动,如果现在往三点钟方向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规避一部分伤害。

围观的人纷纷点头,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刺客选手;Barding却在冷笑,你躲吧,三点钟方向,我就是留给你的。刺客的獠牙已经备好,亮出来的那一刻,会让对手躲无可躲。

风景杀收拢双剑,却没有躲,只是做出格挡的姿态原地不动,竟是生生接下了这一招。这是个会让大多数人看来颇为意外的应对,给两个人都当过搭档的白庶却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如果杨聪刚才躲了,虽然能避开一部分伤害,角色却一定会被踢翻在地。若如此,Barding的下一招一定是——舍命一击。风景杀的血量剩下百分之二十八,Barding的血量还有百分之三十六,这样的陷阱杨聪绝对不会上当。

大招过后风景杀的血量跌至百分之二十二。Barding看着彼此的站位略略估计了一下,风景杀的疾驰状态还在身上,舍命一击并没有必中的把握。

好吧,那我就利用血量的优势,磨死你。

Barding因为血量上的优势改变了策略,杨聪却也在同时换了打法。屏幕上的风景杀脚下生风,却不是寻隙偷袭,而是展开一副对抗的姿势要和Barding进行正面对抗。他身形忽地飘忽起来,有如鬼魅一般忽然迅速地朝Barding冲上,竟也是一招刺客的七十五级大招:如影随形!

血量少还正面刚啊!

Barding有点措手不及,但也仅仅是有点。他只后撤了一步就调整过来,直接和风景杀捉对混战到了一起。Legend的队员们已经在后面议论开了,白庶听了听,大体意思是这位风先生是不是自暴自弃打算拼完血就了事了啊。

白庶坚定地说了一声No。

“Why?”他的前队友问。

杨队绝对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白庶笑笑,手心也捏了一把冷汗。

形势的发展变得既合乎情理又出人意料。合乎情理的是双方的刺客都开始了近身的正面肉搏,出人意料的是在正面肉搏的套路上,刚才还威风八面的Barding好像忽然变得不是风景杀的对手。出招、闪避、招架……四十多秒过去,风景杀的动作行云流水,Barding却开始左支右绌,双方血量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百分之六。Barding剩余百分之二十,风景杀剩余百分之十四。

“So brave this man! ”围观的队员惊叹连连。

风景杀再起,裂杀闪瞬灭,构成连击!

“S**t! ”Barding没忍住骂了一句。他在技能衔接方面的技术没有杨聪好,特别是到了肉搏战,此时能用来对抗换血的技能在处在冷却中。他匆忙躲开,却也迅速施展了一记闪烁突刺,经过双方你躲我追后最终造成百分之五的伤害。至此,Barding血量剩下百分之十一,风景杀剩余百分之九。

风景杀忽然飞快地踹出一脚——碎踝!这一招出得很让人意外,Barding的血量还高于他,他却偏偏选了这么一个伤害不高的技能。果然,Barding的血线只下降了三点,剩余百分之八。

到我反击了吧?Barding咬牙甩鼠标。碎踝没有太长的收招僵直,他必须抓紧时间反击。可就当他挥着匕首将要刺穿风景杀的胸膛时,对方的刺客将出双剑一摆,缭影乱武的光影在眼前猛地直晃过来——不好!

舍命一击,他一直想找回放却没放出来的技能,被杨聪以百分之一的血量优势压着放出来了。

Barding血线一滑到底,风景杀也只剩下了最底下红红的一层。不过在这种最后关头,只要多一层,就是胜利者。

Glory。

 

4.

白庶是被前队友们惊讶的的嚷嚷声拉回现实的,而之前他一直在走神。风景杀刚才那一连串的正面硬刚实在是太漂亮了,也多亏Barding对这一打法极其陌生,才让杨聪完成了这个华丽逆转。屏幕上的风景杀还在系统的操作下举着双剑耀武扬威,他明明是一个刺客,却在白庶心中刻画出一个剑客的影子。

刚到三零一那会儿,白庶险些以为杨聪玩的真的是个剑客,还是个狂剑士。原因无他:风景杀永远在队伍正前方,担任攻坚手的角色,时不时还要与对方来一次豪迈地换血。

队长你真是个刺客的吗,你是骑士派来的卧底吧,白庶曾半开玩笑地吐槽。

“我是三零一的队长啊。”杨聪当时也半开玩笑地回他。

然后就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他提议,把英国的那一套刺客体系搬到三零一,杨聪在职业生涯晚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转型,从队伍的核心慢慢过渡到一个见首不见尾的杀手。那个叫风景杀的刺客,从这时候也开始更加名副其实。

从舞台的中心慢慢退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下坡路走起来总是让人难受的。但杨聪不是,杨聪看上去很淡定,甚至还挺高兴。白庶永远忘不了杨聪是如何把他带到队伍核心的位置,然后再自己一步步走下来。

杨聪,一个平凡的血性汉子,一个优秀的好队长。

白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地关注,甚至于有些依恋这位杨队长。或许是吃鸳鸯火锅时他往锅里扒拉鸭肠的时候,亦或是给他介绍天津狗不理包子时。他这个漂泊的游子回到祖国,一下就扎根在三零一那片方寸之间,定住了就不愿再动。

“白庶?”杨聪有点奇怪地叫了他一声,“想什么呢?”

“没什么啊。”白庶笑道,“队长你打得真帅,帅呆了。”

“是吗?”杨聪也笑,“帮我翻译一下跟他们说,他们的战术很好,但我这次之所以能赢,靠的可不全是他们那一套。”

“Your Chinese worriers. ”英国刺客先生由衷地说了一句。

“他说什么?”杨聪这句听不懂了。

“他说,你是中国的武士。”白庶说。

“Why don't you join your country for the race?”英国刺客问道,白庶翻译了。

“我老了。”杨聪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白庶,“他以后一定能去。he,he will.”

 

杨聪和白庶的欧洲行持续了一个多月。去时盛夏,归时处暑。去苏黎世看完比赛后,他们还按照由北至南的顺序从北欧玩到西欧再玩到东欧和南欧。其实总决赛以后杨聪就提出过回去,只是一个意外打乱了他的计划——

白庶跟他表白了。

白庶忐忑不安地在屋里辗转反侧了一晚上。次日清晨,有人敲门,是杨聪。

“队长好……”白庶有点期期艾艾地开门,不敢抬头看来人。杨聪不紧不慢地踱进屋,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又强忍着笑意开口:

“两件事。第一,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第二,给你买的。”

杨聪从身后拿出来一盒东西。

白庶一看,是巧克力。

爱心型的。

 --------

写得匆忙拖后退啦!

怀着私心推荐一篇我很喜欢的洋葱和白庶:《My leader》(以前点过推荐,大概不少人也看过吧2333)

评论(1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