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员向/无cp向】穿越荣耀之门 II(十一)

居然又有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跟第一部怎么惊险都死不了不大一样,本章有盒饭,慎入。

秋木苏的设定后面还会变,想看苏式兄妹团圆的各位还请不要着急。

感觉照这样写下去热度会非常惨淡……但是whatever,我不大想沿用第一部的套路,我认真写了。

 

第十一章 秋木苏

一个不满级的神枪手,凭借两把劣质左轮和一身蓝装,能给打Boss的进程带来多大影响?

一分钟后,艾姆谢特倒下,沉重的闷响在空旷的山谷回荡着。

两分钟后,九号Boss被众人合力击杀,一群人喘着粗气一身湿漉漉地爬上岸来。天地茫茫,只剩流水无声,万籁俱寂。

总算打完了。

“哥?”苏沐橙轻轻地叫了一句,声音里却透着一股子疑惑。在这里见到苏沐秋,她先是大吃一惊,再是喜出望外,后来却渐渐迷惑不解起来。那个神枪手的长相一定是苏沐秋无疑,也在水里对她两次及时地施以援手。然而奇怪的是,他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眼神也显得空洞无物,就算视线落到她身上,也依旧是一副不喜不怒呆呆的模样。这就不对头了,苏沐秋见到她不可能是这种反应。

“苏妹子,你哥原来这么高冷的啊?”黄少天好奇地凑过去。他和叶修苏沐橙都挺熟,也隐约听说过在荣耀开服之初这么一位叱咤风云的神枪。但难道优秀神枪手都要这么闷吗?这位看着简直比那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枪王周泽楷还过分啊!

“他可能不是我哥。”苏沐橙却保持了冷静。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开口轻轻叫道,“秋木苏。”

神枪手动了一下,面朝着她转了过来,只是依旧不说话,脸上也依然面无表情。

“你是秋木苏,对吧?”苏沐橙说。

神枪手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苏沐橙沉默片刻:“抱歉,我离开一会儿。”她拨开人群往山谷里面走,其他人面面厮觑,只有秋木苏像木头一样一步步跟在他后面。肖时钦犹豫着想追上去,被喻文州轻轻拉住:“我们远远看着就好,有他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

“好吧。”肖时钦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位秋木苏……”

 

苏沐橙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伸出双手,把脸埋在手里。手炮被暂时扔到一边,那东西太重,她也扛了太久,是时候应该放一放歇一歇了。

滚烫的泪从指缝中漏出来。苏沐橙闭着眼睛,她知道他们没跟过来,也知道他跟过来了,而且现在就默默地站在她身后。没有表情,没有言语,却依然本能地在这里陪着她。所有游戏角色和NPC都跑出来了,秋木苏又怎么会例外了?只不过他的时光停留了十年罢了。

但这秋木苏和其它角色又不太一样。他在打斗时的一举一动都有苏沐秋当年操作习惯的印记,战术走位、连招打法也绝不是那些不绑定就呆呆傻傻胡乱撞墙的普通角色可以比的。而且秋木苏在水中两次救了她,会听她的指令,还会一路跟着她走。

苏沐橙吸了吸鼻子:“秋木苏,会押枪吗?”

秋木苏看她一眼,走远几步,举起双枪就朝天施展了一记押枪。两串晃眼的火舌从枪口喷出,方圆十几米的枯草灌木顿时燃烧起来,却没有一粒火星子落到苏沐橙周围。她安然无恙。

但秋木苏立刻收起枪要拉她走。火没烧过来,有烟,熏得人直想咳嗽。秋木苏当然不会咳嗽,苏沐橙会。

苏沐橙擦干了眼泪。她没有挣脱,任秋木苏用一种僵硬的姿势拉着她往回走,迎着众人关心的目光回到他们打Boss的地方。那边黄少天明显有话想问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其它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故作镇定的好奇。她笑了笑,指着前面的那个身影对所有人说:“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的神枪手角色,名叫秋木苏。”

“啊?”一些人发出一个单音。

“秋天的秋,木瓜的木,苏醒的苏。”苏沐橙继续笑着说。

“你哥的角色是来帮我们的?”孙翔问。

“当然,可惜现在等级压制太厉害了。”苏沐橙说,“不过我哥比等级压制更厉害,所以不用担心。”

“哦。”大家集体点头。

“那就按照原计划,大家先就地歇一会儿,吃点糌粑喝点酥油茶,看能不能恢复过来?”喻文州提议。

“好。”参差不齐的回答。不到两秒钟,刚才还举着枪盾剑匕的一众大神们就乌泱泱坐倒了一大片。太他妈累了,这地方真不是一般人能待的。经过刚才激烈的打斗,孙翔、许斌、张新杰和苏沐橙都体力消耗过度,高反比原来只重不轻,吸光了氧气还是不怎么顶用。喻文州自己也头痛欲裂,耳旁嗡嗡地响成一片。他度量了一下局势,又和肖时钦、张新杰简单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先撤出山谷,第二天再来。回去的路相当顺利,司机大叔一直很实诚地在山谷外面等着,见他们一个个歪七倒八的状态不佳,忙把他们扶上车后一溜烟地将他们送回旅店。医生也已经做足了准备,一进屋就给每人一袋葡萄糖挂上水。牛粪把屋里的空气烧得暖烘烘的,众人脱下装备换上干衣服,只觉得天堂也不过如此而已。

“靠……总算活过来了。”张佳乐靠在炕上,“不过刚才这么久我们是怎么撑过来的?”

“谁知道……”林敬言半梦半醒地应了一句。人的意志力非常可怕,他们这些荣耀大神的毅力在游戏中更是超乎常人,一个个宛如打了鸡血一样才坚持到现在。但毅力归毅力,透支归透支。在山谷中无论如何都要咬牙挺住,现在一口气松下来才感到四肢都如同灌了铅,头昏脑涨的,稍微动一动就眼冒金星。他们此刻最想做的事儿就是睡觉,在透着牛粪味儿的炕上盖着暖乎乎的被子,一连睡上个三天三夜。

但这样的愿望很快就成了奢望。葡萄糖挂完以后喻文州起身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脚步都有点打晃:“恐怕不能休息了。大家还能不能再坚持坚持,我们得马上去清掉山谷里所有的NPC,然后立刻赶回去。”

“又出事了吗?”张新杰问。

“不算出事,也不算没出事。”喻文州像是在强忍着什么情绪一样,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很多人牺牲了。”

“谁?”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了喻文州情绪上的细微流露。

“有普通玩家,也有公会人员。”喻文州顿了顿。

“具体是谁?”

“据我现在知道的,有小许,还有大春。”

 

 

评论(2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