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员向/无cp向】穿越荣耀之门 II(十二)

困……各位晚安…

我最近真是太勤奋了(谁让你之前懒。

 

 十二章 流氓救生员

有道是,不必自找麻烦,麻烦也会来找你。就在他们一行二十二人重回大巴车,在晃晃悠悠的颠簸中昏昏欲睡的时候,四周忽然响起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其势不减天崩,有如地裂。随后,山石滚滚,粉尘飞扬。

“我靠!”坐在后排中间的唐昊险些没飞出去,“怎么回事?”

“邪、邪神!”司机在前面哆嗦着,“邪灵来了……邪灵来了!#%&#@……”他冒出了一长串众人听不懂的梵语,双手合十,像是在诵经。这里的人在极度惊慌和绝望的时候通常会这样做,既因为虔诚,也因为恐惧。

但邱非最快反应过来:“不是什么邪灵,是石像!空中陵墓的石像,四个剑客和四个战斗法师!”

“石像?”司机愣了一愣,随即立刻冷静下来。他也算是资深的荣耀玩家,这种空中陵墓副本就算没打通过,但开头的八个石像总是见过的。只是这种东西实体化以后只比大巴稍微矮一点,重达好几吨,每个看上去都凶神恶煞。没有对荣耀的熟悉和直觉,根本没法判断出这玩意其实是守在百人副本第一关的小Boss。

“岂有此理……”司机发狠地一踩油门。他一个七尺高的汉子,平日里骑马能追上风,光膀子能摔倒牛。此时居然在那么多人面前被八个游戏里的石像吓得魂不守舍,实在是丢人,太丢人了!

“抓稳!”司机大吼一声,猛打方向盘,不太标准的汉语口音让这句话听起来像“爪瓮”。但现在没人有心思理会这些,因为要扒着座椅保持自己不滚下去就已经很困难了。大巴车咆哮着左摇右晃,又像是在呻吟,不时撞上一两块凸起的山石。

“妈的围住了!”黄少天的脑袋猛地撞到前方的座包,所幸避开了左边飞来的碎玻璃渣,“离山谷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这些怪居然会自己过来拦路围攻?它们这么聪明吗!”

“我不知道它们聪不聪明,但我们要是就这样挂掉就太蠢了!”张佳乐勉强朝外放了两枪,但在剧烈的颠簸下根本没办法瞄准。他愤懑地腾出手来准备放个大招,枪管却被旁边的方锐大力拽住:“张佳乐你悠着点别用百花式!到时候车炸了我们都得玩完!”

“那怎么办!”张佳乐郁闷。情况实在是不妙,要是这些石像出现在山谷里、甚至是水中,都没什么可怕的。但他们偏偏在车里,也就意味着只要有一个石像压上来,大半个车厢就会直接被砸成铁饼,而他们都将成为中间的人肉夹心。

“想办法跳车!”张新杰举起十字架用力捣掉残留在窗框上的玻璃碴子。

“你确定?”林敬言用板砖在帮忙敲玻璃,心里却犯着嘀咕。现在大巴车已经不是在往前走,而是时而倒车时而加速毫无规律地躲避石像。这时候从车上跳下去,很难说会不会被失控的轮胎碾成肉饼。

“确定。”张新杰说。

“你们放心跳!”一个声音从最前面传来,吼出这句话的是那位开车的康巴汉子,他正努力地让大巴在石像中间挤来挤去拖延时间。挡风玻璃的已经全碎了,只剩下雨刮像枯枝一样无助而滑稽地杵在那儿,一把石剑劈下来,整个右侧车头都被削下去一半。

“跳!我开车!安全!”康巴汉子连喊三个短句。

“都抓紧跳!”喻文州也招呼了一声,率先攀住窗棱一跃而下。这一跃下去其实生死未卜,但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打头阵。

“跟上跟上!”黄少天一向捧场,紧随其后。

“右边是悬崖……到左边跳!”林敬言眼疾手快地一把扯住一个人的领子,定睛一看是唐昊。后者脚下顿了顿,登时也是一身冷汗。唐昊低声道了声谢,转身要跳,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回过头来:“你呢?”

“什么我呢?”林敬言莫名其妙。

“你为什么不跳?”唐昊说。

“我马上跳。”林敬言说着,眼神不经意地往驾驶位瞟了一下,“你赶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你想把司机一起带出去?”唐昊却看出来了。

“诶?”林敬言一愣,这家伙平时并不是个心眼很多的人,今天怎么忽然这么厉害。他还没想到搪塞的理由,唐昊却又开口了:“我跟你一起。”

“别,你先下去。”林敬言坚持道。

“两个人好搭把手。”唐昊比他更坚持,撂下话就跌跌撞撞朝车厢前面摸过去。

“喂?”林敬言喊了几声没喊住,刚要跟过去,就见方锐在后面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急得他立刻喊道,“你赶快下去接应,再留一个就都走不了了!”

“好。”方锐没有磨叽,立刻往林敬言身上推了一个念龙波。其实这技能只对角色有增益效果,对现实世界的物理伤害八成没什么抵抗力。但是这种时候他也做不了什么,只是力所能及,聊胜于无罢了。

“保重,我在下面等你们。”方锐卷起袖子跳了车。至此,车上只剩下了司机、唐昊和林敬言三人。

“啊!”驾驶位传来一声痛呼,车头被强大的外力撞得向里凹陷下去,方向盘断裂,车子彻底失控。林敬言只觉得脚下一空,紧接着就大头朝下和车子一同翻滚下去。他死死抓着座椅,唐昊拼命攀着栏杆,司机则被卡在方向盘和座椅之间动弹不得,好歹没有被直接掀飞到天上去。一秒钟后,车子摔向长在悬崖边上的两棵大树,撞碎了树干,又掉到下面比较宽敞的岩架上。

总算停下来了,林敬言七荤八素地爬起来又摔到,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绕着他转圈。唐昊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头一脸都是血,胳臂上还扎了好几块碎玻璃。

“他?”林敬言指了指驾驶座。

“晕过去了,还活着,想办法把他弄出去。”唐昊抹一把脸,踩棉花一样往前走了两步,一股焦臭的气味忽然飘过来,“什么东西?”

“糟糕,油箱要着!”林敬言费力地从已经扭曲的窗口探出头,一眼就看到油箱中飘出的火星。油箱剩下的油不多了,但再怎么不多也是汽油,一点就着,着了就容易炸。他们跑出去是没问题,司机还被方向盘卡着呢,在这么短时间内想救人出去根本不可能。

但林敬言只犹豫了半秒钟:“唐昊快出来!”

“不救人了?”唐昊以为他要跑。

“过来抛沙,快!”林敬言急道。

“抛沙?”唐昊一愣,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便也顾不得受伤不受伤的,直接一记强力膝袭就从铁皮的缺口撞了出去。油箱的小火苗眼看就要烧起来,他从地上翻滚起身,电光石火间,林敬言就喊了一声“放”!

两把抛沙齐刷刷地扔出去,仿佛一张厚实的网从上面盖下去。时间仿佛静止了,两个人就这么维持着抛沙的收招姿势,直到沙子下面冒出一小股黑烟,然后一点一点地飘散在空中。

“这是……灭掉了吧?”唐昊难得用如此不确定的语气说。

“应该吧……”林敬言也半天没敢动,直到山崖顶上传来方锐和张佳乐的叫声:“老林,唐昊!你们还活着不!”

“活着!”唐昊说。

“那位司机怎么样?”上面问。

“晕过去了,也活着。”林敬言说。他总算回过些神来,扭头看唐昊,后者也是一脸惊魂未定的神情。又沉默了两秒钟,唐昊终于开口:“这招管用。”语气有点钦佩,又带着点说不清的复杂。在刚才那种紧张的状况下还好,现在安定下来,两个人就此大眼瞪小眼,气氛实在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姜还是老的辣。用抛沙灭火,这招得是多么资深的流氓才能想得出来啊。

“没想到一把沙子有这么多。”林敬言却感叹开了,“还好油箱早就漏得没剩多少,还好我们是流氓。”

唐昊嘟囔了一句什么。

“嗯?”林敬言没听清。

“我说对,还好我们是流氓。”唐昊紧了紧右手的皮带,又捡起两片树叶,擦去血祭绝魂爪刃上沾染的油渍。

 

 

 

 

ps:本章中关于汽油燃烧的描绘欠科学,据百度百科,油箱燃烧不会爆炸,沙子也只能用来灭少量的燃烧的油。请不要当真哦。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