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虾扯淡

幽默是痛苦酿成的酒,酿酒的人是个哑巴。你喝酒,你发笑;他看着,他不做声。

开派对的人在跳舞,一个人却在外面格格不入。你要拉他进来,他很局促。你不管他,他待在那里,圈里的人笑起来,他却也偷偷跟着乐。

她伶牙俐齿,嬉笑怒骂,百毒不侵。有一天她病了,你忽然惊奇地发现,她居然怕打针。

花季的少女站在窗台,看黄昏晚霞,看人来人往。你问她在想什么,她叹口气,吃撑了,站一会儿。

所以很多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正如此刻你读的这点文字,看似想表达什么,实际上只是一次不想码字的扯淡摸鱼。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