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员向/无cp向】穿越荣耀之门 II(十三)

  
感觉自己写的东西真是越来越沉闷且矫情了。。

  
  
十三章 归程

“谢谢你们,你们都是相当厉害的勇士。”

“不客气,应该的。”

“我没办法送你们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大叔你保重,我们走了,再见!”

河谷内残余的小怪聚集得不算零散,两个小时的鏖战后,他们总算完成任务。司机大叔早被送进了医院,临走前,状态相对较好的肖时钦和邱非代表赴藏的所有人赶去探望了他。但他们的时间并不多,匆匆三言两语,另一辆大巴车就开到了门口:“走吧。”

机场,一辆客机平静地等待着,却又蓄势待发。

“该回去了……”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却意外地只是缓缓地吐出四个字。天色既晚,他扭头看看坐在旁边的喻文州,后者正出神地望着窗外,月光照不进他漆黑的眸子。

“是啊,该回去了。”喻文州接了一句,声音里透着很深的疲倦。所有的人都很累,但他和黄少天除了累之外,心情也比许多人更加沉重。乘务员推着餐车过来问他要米饭还是面条,他摇了摇头,不饿。

“多少吃一点。”肖时钦在后面劝道,“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才能到。”

“好吧,鸡肉饭。”喻文州努力振作了一下。他要了两盒,又把一盒推给旁边的黄少天,黄少天接过去,也没动。

“我们都先回首都机场吗?”黄少天问。

“嗯。”喻文州点点头。

“那还好。”黄少天往座椅上靠了靠,“要是直接回去我还真没做好心理准备……郑轩景熙小卢他们还好吗?”

“郑轩他们还好,小卢暂时被他父母接回去了。”喻文州苦笑了两声,“他还未成年啊。”

“嗯应该的,他父母不接我们都该早把他送回去。不过他是怎么答应的,我记得我们走之前这小子坚定得不得了,非要坚守蓝雨和队友共进退,就差扛着重剑上屋顶了。”黄少天疑惑道。

喻文州沉默半晌:“你知道大春是怎么牺牲的吗?”

黄少天张了张嘴。

“景熙告诉我的。就在我们离开的第二天,一批NPC在白云山上刷新,那儿是个旅游景点,人口密度一直西欧相当大。他们接到紧急通知就立刻行动,景熙带一队,郑轩带一队,李远带一队,小卢也带一队,从不同的方向上山。为了小卢的安全,郑轩还特意把大春和一批蓝溪阁精英都调到了他那队。战斗很快开始,都是些比较低级的小怪,各队也都推行得很顺利。”
“然后呢?”

“他们就快要推进到山顶了,底下忽然又是一阵骚动,居然又刷新了一批六十级的小怪,一头一尾的让他们腹背受敌。其实光是他们还好,主要是他们救下的那些游客完全陷入了慌乱中,乱跑乱叫地要往山下撤,根本不听指挥,场面马上就乱套了。你也了解小卢,多有冲劲的一个孩子,他急着救人,越跑越偏,最后扎进怪物堆里想把一个被困在悬崖边的男人拉出来。但那个男的太慌了,跑的时候不管不顾,一甩手就把他掼了下去,自己倒跑了。”

“然后呢?”

“小卢挂在悬崖下面,脚下就一块巴掌大的岩架,而且随时都有可能碎掉。这个时候大春赶了过来,但队伍已经被冲散,能找过来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小卢在下面没法借力,他就趴在悬崖边伸手拉他——身后还有一堆不断继续攻击他的小怪。他花了七八分钟才把小卢拉上来,也就是说,他被小怪们活活砍了七八分钟。”

“然后呢。”黄少天的语气已接近于咬牙切齿。他大概猜到结局了:“大春的血量不够了,支撑不到他们一起突围找到大部队,是不是?”

但喻文州摇了摇头:“更早。小卢是先把剑扔上来的,他人上来以后马上去捡那把重剑,弯腰的时候一个小怪猛地扑过来。他下意识地闪避,没想到他的身位一错开,小怪就正好扑向了后面的大春。”

“靠!他就连这点血都没有了吗?”黄少天吼道。

“当然不是,但他太累了,伤也太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被小怪扑到悬崖底下去了。其实那座山的坡不陡,如果不是在刚才拉小卢的时候失掉那么多血……”喻文州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下,“他本来可以活下来的。”

黄少天不语。

“从那以后小卢就一直走不出来,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大春。郑轩告诉我,小卢那两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而且一直跟他说,要是他没马上去捡武器就好了,要是他没有躲那一下就好了。”喻文州的声音很低很沉,“所以我觉得,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如果他家里安全的话,回家调整一段时间比他待在蓝雨要好很多。”

黄少天咬着下嘴唇。良久,才又开口,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他很少会有这样的时候,他的这种情绪喻文州也只见过两次。一次是魏琛不告而别离开蓝雨的时候,另一次是第九赛季决赛输给轮回的时候。他低下头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嚼了两下就咽,仿佛这样就能把眼中泛起的泪花重新憋回去似的。

蓝雨战队的氛围一直很好,公会的人虽然不会隔三差五地去打扰职业选手,但日久天长,相互也都慢慢认识。尤其是当第十期出了个君莫笑以后,梁易春无可奈何跑去战队的次数更是明显增多。至于许博远,黄少天前不久还见过他,他着急忙慌地摸遍全身找纸笔求签名,黄少天看得直乐,在签名合照的同时还免费赠送了他一大堆比较温和的垃圾话。

其实都不熟。就在一个月前,他还只知道公会有个高手叫蓝桥春雪,曾经被叶修和兴欣坑到没脾气。而且这些消息主要还是从和叶修嘴炮时得知的。他们不是朋友,甚至不是熟人,最多可以称之为同事,亦或是爱豆和粉丝。

“少天。”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好吗?”

“我还好啊。”黄少天将声调抬高一点,随即又沉闷地落下去。

“我只是……什么也不想说。”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