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微草】归去来

很久没更新了,趁着下午没课摸个鱼,一发完。

不知道算不算姊妹篇蓝雨篇见:【蓝雨】归去来

 

01

高英杰早上五点半就醒了。

盛夏的天亮得早,窗外一片清风霁云。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桌边拧开台灯——只扭了一半,同室的许斌还在熟睡中,绵长深沉的呼吸声听上去非常安稳舒服。

高英杰没什么困意,将桌上写得满满的三张便利贴从头到尾又读一遍。方士谦前辈中午到,记得提前十五分钟沏好大红袍,玻璃杯里放两块蜂蜜;林杰老队长出差去了,下午的回程飞机,到微草大概是晚上,和队长可能前后脚赶到;还有邓副队……

《梁祝》闹铃忽然响起,二胡悠悠地拉了有十几秒,一只手才终于伸出被窝把手机摁掉。床上的人又悠然翻了个身,高英杰习以为常,许斌一般都会在闹钟响了以后再睡个十分钟的回笼觉。

但这位今天只过了两分钟就一骨碌坐起来:“他们是今天来吧?”

“是今天。”高英杰说,“副队今天起得好早哦。”他们平时一般都设七点的闹钟,现在刚刚六点。

“你怎么也那么早,紧张了?”许斌半开玩笑地说。

“有点。”高英杰诚实地点头,脸上带了些不好意思,“前辈们难得回来一次,队长不在,我怕我安排不好。”

“不会的,队长不是说了嘛,都是自家人,随便聚一聚就好,再说几位前辈也不是什么很挑剔的人。”许斌说着自己却纠结上了,“你说晚饭该去哪里吃好,在外面订个房间还是去食堂三楼?照理说在战队吃就好,但最近食堂换了个主厨,手艺一般,还老是放很多盐。”

高英杰也在纠结:“经理说要弄得隆重一点,队长又说不用太刻意,训练营还有不少人没走,都想看看老队长长什么样,还说集体列队在战队门口欢迎……”

 

02

许斌从公会部精心挑选了几张装备配置足够好的满级账号卡,一个魔道,一个骑士,一个牧师,一个守护天使。他打算把它们放进训练室的抽屉里,一进门,只见周桦柏左手一个盒儿右手一个袋儿,正无精打采地收拾乱糟糟的茶几。其实这儿一个星期前还是相当整洁,只不过王杰希在国家队集训,加之夏休期期间大家都稍微放肆了一点点,以致于茶几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纸笔杯子瓶子以及食品包装盒。他的表情相当郁闷,许斌把账号卡收好,问道:“就你一个,小别柳非他们呢?”

“去超市了。”周桦柏没好气,“刚走。”

“啊?”

“说是买点吃的回来招待前辈,其实就是找借口出去逛街嘛,有什么东西不能叫后勤部去买啊。”周桦柏忿忿地跑去洗抹布,哗啦一下,溅了自己一身水花。许斌在旁边看得想笑:“你怎么不一起去?”

“骰输了的留下来收拾东西。”于是周桦柏又恢复了最开始闷闷的样子。

许斌这次笑出了声,往楼下瞅瞅,果然见到刘小别柳非肖云全副武装地出去。刘小别戴了个帽子,柳非戴了副墨镜,肖云的画风最简单,短裤T恤运动鞋,越走越觉得自己的画风不搭调,于是伺机伸手抢走刘小别的鸭舌帽。两人一路从打打闹闹到勾肩搭背,衬托得旁边的柳非长发飘飘,看上去一派青春飞扬岁月静好。

“真是熊孩子啊。”只早他们一年出道的许斌顿时沧桑感爆棚。自打王杰希进了国家队进行封闭式集训,队伍的训练方面由高英杰管,队员的生活方面诸如查房谈心聊人生则归了他管。年仅二十二岁的微草副队长摸一摸下巴上新冒出的胡茬,莫名有了种升任代理爸爸的感觉。

“副队。”袁柏清举着手机一溜小跑进来,“你和英杰的手机怎么都打不通啊,门卫那边来消息说方神已经到了。”

“啥?”许斌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忘了充电,“走,去接一下。”他难得有点着急,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就大步流星往外走,没想到门口就“啵”地一声,脑门直接撞到另一个人的鼻梁上。

 

03

“嘶……好歹三年没见了,你们就给我这样的见面礼?那空调能不能低一点我说,今儿B市真是热死了。诶哟!沙发怎么是湿的!”

“我刚擦过。”周桦柏幽幽地说。

“方神……撞得很疼吗?”许斌带着很抱歉的神情揉脑门。

“疼也不至于哭吧。”袁柏清诧异道,“师父,几年不见你的泪点变得这么低了?”

“低你的头。”方士谦伸手弹了袁柏清一个脑瓜崩儿,两眼依旧泪汪汪。不过这还真不怪他,被撞过鼻梁的人都知道,那种“酸楚的眼泪”纯属生理性,憋都憋不回去。

但方士谦还是觉得糗大了:“你小子,做什么事儿不能着急知不知道,慢工出细活知不知道,不能毛躁知不知道!”他还打算再排比几个“知不知道”,但转眼一看,袁柏清和周桦柏都在他旁边偷笑。再一想,我去,这货是许斌,我居然叫磨王做事慢慢来!

于是他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袁柏清你这么眼巴巴看着我干嘛,想PK啊?”

“想想想。”袁柏清可劲儿点头,“师父你用冬虫夏草还是防风?”

袁柏清也三年没见过方士谦了,一开口还叫他师父。想当年这位治疗之神还是微草的副队长,全队只有两个人不管他叫方副,一个是王杰希,另一个就是袁柏清。方士谦本人对这个称呼也相当受用,有事没事就让袁弟子端个茶送个水,一心琢磨着把微草双治疗的战术特色在袁柏清身上传下去。只可惜袁柏清的双治疗几年来玩得始终不够溜,如何取舍,就看战队和他自己怎么打算。

方士谦重新拿上防风的账号卡,脸上一派波澜不惊,心里早就热血沸腾,二话不说就和袁柏清在电脑前坐下。刘小别一行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看了一会儿两代微草治疗的切磋,往两人嘴里各塞了一把巧克力豆。两个人都兴致勃勃,操纵着角色用十字架和狂战斧进行看似永无止境的互戳。巧克力吃多了方士谦有点口渴,习惯性地叫一声:“柏清给我倒杯茶去。”叫完又反应过来:“不用了。”

最后倒下的是防风,方士谦颇遗憾地摘下耳机,一杯加了蜂蜜的大红袍递到他面前:“前辈喝茶。”

“啊谢谢。”方士谦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面前的少年,“你是高英杰?”

“是。”高英杰腼腆地点点头。

“唔,不错不错。”方士谦吹了吹杯面儿上的茶叶,热气挡住了他的视线,也不知道他是说茶不错,还是人不错。

 

04

王杰希活动了一下颈椎,深深地吸一口气——训练结束。老了,确实是老了。虽然还不至于吃不消那种高强度的集训,但一天到晚下来,累是真累。

“去吃饭吗老王?”张佳乐招呼他,最近他俩在练配合。

“回微草吃。”王杰希说,“林队他们今天回来,聚一聚。”

“哦……”张佳乐脚步顿了一顿,半晌才说,“能聚起来,挺好的。”他笑一笑,眼里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忧伤。王杰希闻言,收拾挎包的动作也顿了顿:“要不要给你打包半只北京烤鸭回来?”

“要。”张佳乐懒懒地往外走,“谢了啊,别忘了甜面酱。”

国家队的待遇就是高。王杰希本来想出去截辆车,结果后勤部一司机听说他要回微草,二话不说就拿了钥匙送他。正是晚高峰,车子慢吞吞地在路上挪啊挪,不长的一段路愣是走了将近五十分钟。每到这个时候,王杰希就由衷地羡慕旁边走路的和骑单车的,特别是骑单车的,对比起他们这边赌得水泄不通,那边简直就是风驰电掣。

但那个人是……不会吧,“老邓?”

“诶?”一辆单车在路边停下,骑车的人疑惑地四下张望,“刚才是不是有谁叫我。”

“老邓。”王杰希透过车窗招招手,邓复升看到了,回头冲他一笑。但公路上毕竟车水马龙,两人都默契地比了个一会儿再聊的手势,随后车归车,路归路,继续各走各的。王杰希觉得蛮惊讶,好容易到了微草,邓复升果然比他先到。

“正好在附近办事,路上又堵,就干脆骑共享单车过来。”邓复升不等他问就解释,为人一如既往的实诚,只是身上变成了西装革履。

“林队怎么还没到?”方士谦的关注点瞬间转移,过去的二十分钟他一直在问“你们王队怎么还没到。”高英杰的手机适时响起,来电人正是林杰,他望一圈前辈们,有点惴惴然地接听电话:“林队,请问您到哪儿了……啊飞机误点?”

“是啊,南部沿海这边一片都是暴雨,飞机一直没法儿起飞。”林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们先去吃饭甭等我,我到了来找你们就行。”

哦……

 

05

这顿饭到底还是在外面的酒店吃的。许斌和高英杰商量再三,不能给阔别多年的前辈留下食堂变难吃了的现象。出发前两人忐忑地问了问王杰希,王杰希说没问题啊,这次聚会本来就全权交由你们安排。

方士谦要了菜单率先点了只北京烤鸭,王杰希跟服务员说加半只,打包带走。

邓复升小声问高英杰刘小别梁方他们想吃什么。

服务生心潮澎湃地埋头记录点的菜,一个用力过猛,划破了两张纸,给他们倒果汁的时候手都在颤抖:“大神们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行啊,杰希你先来,传下去。”方士谦颇潇洒地从兜里掏出一支笔,邓复升默不作声地贡献了一张信纸。于是以王杰希的名字打头大家一个一个签下去,或笔走龙蛇,以方士谦为代表;或规规矩矩,以邓复升为代表;或一笔一划,以高英杰为代表。王杰希一开始只写了一个王,后来觉得队员们都在这样干似乎不太好,便在“王”字后面补完了草体的“杰希”。再后来大家都签完名他又把那张纸要了过去,捏着笔,若有所思地酝酿好一会儿。

“队长要干嘛?”柳非小声问旁边的袁柏清。

“队长要干嘛?”袁柏清小声问旁边的方士谦。

“你干嘛?”方士谦直接凑过去,沉吟片刻,很快恍然,“好好签啊,签好看点。”

“嗯。”王杰希点头,在自己的名字前面落了笔,是认认真真、端端正正的两个字:林杰。

“来来来走一个。”方士谦端起一杯啤酒,除了他和邓复升之外,其他人杯子里的是果汁。高英杰有点紧张地举杯,和其他队员们眼神对视了一下,鼓足勇气带头道:“两位前辈,欢迎回来!”

“前辈。”刘小别、柳非等人齐声道,“欢迎回来!”

“多谢多谢。”方士谦站起来碰杯,又一脸嫌弃地对王杰希道,“看看人孩子多懂事,再看看你啊,一队之长沉迷集训姗姗来迟。”

“哦。”王杰希把端到嘴边的杯子又放下来,“方前辈欢迎回来,咱也走一个?”

“滚滚滚。”

 

06

林杰到达B市时已是次日早晨。他困得要死也累得要命,打着呵欠叫出租车,还是给高英杰发了条短信,让司机先开去微草:“麻烦稍微快一点。”

“兄弟昨天在机场过的夜吧,也不歇一会儿,去微草有急事?”司机把方向盘打得飞起。

“算是吧。”林杰说道。

“你在微草上班?”司机又问。

“以前在那儿待过两年。”林杰说。

“嚯,那你肯定见过杰希大神吧!要了签名吗?”司机激动道。

“这个……”林杰想了想,“倒没有。”

“嗐。”司机大摇其头,“真是可惜。”

“是啊,挺可惜的。”林杰笑笑,“这次一定得要几张。”他摇下车窗想让自己被风吹得清醒一点,好多年没回来过,总不能迷迷糊糊地进去。

“祝你好运。”司机说,“快到了啊,你准备准备……诶,门口怎么有十几个人?”

“嗯?”

“卧槽!那个不会是王杰希吧,是!王杰希!杰希大神!!”

“啊?”

手机响了两声,林杰正要接,那边就挂断了。他抬起头,就见车正在缓缓停下,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窗外冲着他直乐。

“你们两个。”林杰也乐了,一身疲惫顿时消了大半,“全出来了啊这是,杰希士谦你们要不要弄这么大的阵势,这才几点?”

“当然要。队长,欢迎回来。”

 

评论(21)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