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宋奇英中心】交接

粮食向短篇,收录于《往事之外》霸图分册,现解禁放出。
战斗场景纯属脑补,没有逻辑。

                        交接 

(一)

春天,Q市,霸图,傍晚锻炼时间。青年奔跑在操场上,耳边却不断回响着昨天在自家主场又一次输掉比赛后,记者招待会上来自四面八方的诘难:

“请问宋队,您认为前队长韩文清的退役是霸图战队今年成绩不佳的主要原因吗?”

“请问宋队,本赛季霸图的指挥权由张副队转交到了您这里,这是不是意味着战术核心的彻底交接呢?”

“请问宋队,本赛季霸图成绩并不理想。您是否认为,团队核心和战术核心同时转移到一个人身上是比较冒险的举动呢?”

……

宋奇英的呼吸比往日急促。今天跑得有点太快了,应当慢一点,他想,但心里总有一股力量催促着他不断加速。从起点到终点不过是一个圆,一圈,一圈,又一圈……
二十分钟后,他精疲力尽地停下脚步,撑着膝盖喘息着。这儿就是霸图,他再熟悉不过的霸图,也是经历了巨大变化令人有些陌生的霸图。

第十赛季林敬言离开。

十一赛季张佳乐离开。

十二赛季韩文清离开。

本赛季开始,张新杰因状态下滑主动让渡了指挥权,战术核心由石不转往大漠孤烟转移。

可霸图连输五场。

宋奇英很理智,宋奇英很冷静,但再理智冷静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能不着急。韩文带领霸图整整十二年,退役的时候却拒绝了战队所有的邀请,只留下一句“交给你了”和一张大漠孤烟帐号卡。

战队很信任他,尽管输了那么多场,管理层那边还是问都没问一句。

前辈也很信任他,从张新杰到秦牧云,在训练室里从来都只叫他“队长”。

可宋奇英开始感受到了压力。从长河落日到大漠孤烟,同样是拳法师,后者莫名的沉重许多。 大漠孤烟是拳皇。 张新杰是战术大师。 现在这些责任都落在他身上……

“跑完别马上停下,沿操场走走。”同样在操场上的张新杰完成了每天半小时的运动,走过来叫他。

“好的副队。”宋奇英跟上去,调整着呼吸。

春天的Q市余寒未退。白玉兰开了,风一吹就哗哗哗的响。暮意渐深,月色如水;此处幽暗,彼处幽香。

“副队,霸图最近状态不好,”宋奇英低头看着银白色的路,“我也是”

“我知道。”张新杰说,“你最近打得有点急。”

“我只是很想打好而已。”宋奇英低头。

“那些拿你和韩队比较的话不要听,”张新杰说,“你有你自己的风格。”

“可我是不是还不够拼,至少,作为核心来说?”宋奇英摸着口袋里的帐号卡——拳皇大漠孤烟。

“霸图的暂时落后是内外两方面原因造成的,”张新杰推推眼镜,你没必要压力太大。”

“内部原因在于我的发挥、团队配合和队员心理。”宋奇英认真总结着,“外部原因是指?”

“对手太强。”张新杰说。

“这……”宋奇英无语,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像给自己找理由呢?

“这是原因之一,”张新杰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不要把它当成理由。”

“哦。”宋奇英琢磨着,“副队,下场打蓝雨,还是你指挥吧。”

“不用。”张新杰摇头。 “可霸图现在需要一场胜利。”宋奇英说,“喻文州前辈是战术大师,我不是。”

“可喻队这位战术大师是手残,你不是。”张新杰一本正经。

“噗……”宋奇英禁不住笑出声,原来平时严肃认真的副队黑起人来也那么不遗余力。

“你可以自己创造出胜利。”张新杰接着说。

“嗯,我会努力的!”宋奇英用力点点头。

会努力的。

这是句普普通通的表态,却包含着青年最坚定的意志。接下来的几天,宋奇英把自己的时间表彻底填满了。一遍一遍的反复复盘,拿着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去找张新杰,延长团队赛训练时间。为了更深入地了解队员的情况,他甚至和每一个队员都进行了2-3场1V1的PK,从主力队员到小透明,还包括张新杰。

“队长放过我们吧……”哀嚎来自被虐得精疲力竭的一干霸图新队员。不过嚎归嚎,大家看得出来他们队长的决心,都训练得异常刻苦。

这是年轻的霸图。

“休息二十分钟。”张新杰冲了两杯蜂蜜水,递一杯过去。

“谢谢副队。”宋奇英双手接过来喝一口,又腾出右手拿起笔,在面前的纸上列了一串名字: 大漠孤烟——宋奇英 石不转——张新杰 零下九度——秦牧云 冷暗雷——沈介 山崩地裂——杨云韬 (第六人)季冷——何群 蓝雨是老牌战队,经验丰富得很。而霸图这边一场团队赛放上三个新人,其中杨云韬和何群还是一年级生,这样的阵容会不会太冒险了?

“不用顾忌太多,放手去做。”张新杰的声音传来。

“嗯,谢谢副队。”宋奇英感激地看着张新杰。这位副队简直是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永远都能在最关键的时刻给出最切实的提点。

“不谢,我应该做的。”张新杰认真地说。

“唔,”宋奇英站起来,“现在宣布一下初定的明天团队赛阵容,请大家做好准备……”

(二)

G市,蓝雨主场。

“队长呢?”

“怎么一打完擂台赛就不见人了?”

“我去找找去要不?

” …… “

我回来了。”宋奇英推门而入。

“啊队长!”沈介叫到。

“队长,”张新杰走过去,“没什么事吧?”

“没事。”宋奇英摇摇头,“洗了把脸,冷静一下。”

“怎么去这么久啊。”秦牧云关切地问。

“在洗手间遇到了黄少天前辈。”宋奇英答。

“哦。”众人恍然大悟。

“距离队员入场还有三分三十秒,都抓紧时间调整下吧。

”宋奇英说完,自己来了几个深呼吸。个人赛和擂台赛的结果并不理想,霸图落后蓝雨整整三分,团队赛已经成为最后的希望。

可我们要赢,宋奇英想。

载入地图——载入角色——

霸图:大漠孤烟、石不转、冷暗雷、零下九度、山崩地裂、第六人季冷;

蓝雨: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流云、灵魂语者、涛落沙明、第六人八音符。

比赛开始!

蓝雨选的图是热带雨林的小岛。光线被茂密的丛林遮挡得七七八八,林间还有很浓的雾,视野非常不清晰。迷蒙不清的氤氲下,似乎透露着若隐若现的杀机。离刷新点不远的地方就是悬崖,也是地图的边界,属于绝杀。总而言之,这是一幅很符合蓝雨特征的图。在这种被放大的主场优势下,霸图的处境一点都不妙。观众席上一片寂静,大家紧张地看着从刷新点出发的两队。

但事实上,凝重的气氛持续了不到一秒,就……

夜雨声烦:今天怎么这么多小朋友,哎那个谁,骑士杨云韬,我怎么记得你还在撞新秀墙,这就派你上场了?难道老韩退了以后霸图没人了吗?张新杰你这样对待一个新人有人性吗有人性吗有人性吗?

夜雨声烦:唉不对哦,现在霸图的指挥好像是小宋,啊刚才我还在后场见过他来着,小朋友好像有点紧张啊!放心我们蓝雨从来不欺负后辈,不会让你们输得难堪的!

夜雨声烦:这么半天了怎么还不见你们啊人呢人呢人呢?不会改走猥琐流了吧,那老韩得哭死啊!喂喂喂怎么没人说话呢,都被禁言了是怎么着?

“靠!谁要跟你说话!”观众席上的霸图粉群情激愤。这黄少天,明明已经不在巅峰状态了,话怎么还那么多!霸图粉丝们恨恨地看着屏幕,脑补着大漠孤烟冲上去把夜雨声烦一顿胖揍的情境。

然而……

大漠孤烟:慢一点。

慢一点?什么慢一点?这才刚刚开场啊,为什么要慢一点!可霸图还是慢下来了。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收缩队伍,减缓前行速度,慢腾腾地往前走。

“搞什么!”观众席上开始议论纷纷,这宋奇英,走得也太磨叽了吧,对手都还没看到呢,还想不想交手啊!

不知道。

霸图的阵型前所未有的保守:大漠孤烟在队伍最前端,后面跟着山崩地裂和零下九度,再后面是石不转,最后冷暗雷压阵。没有一如既往的豪迈,没有一鼓作气的冲击,只有虽然稳固却看上去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的过分谨慎。

两分钟后,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霸图队员的视角中,是一个剑客。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们能不能走快点我都在这儿等半天了,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大漠孤烟过来PKPKPKPKPK!

“停。”宋奇英在团队频道打字。 霸图众人止步。

夜雨声烦:哎怎么不往前了啊,这就我一个人而已,你们五个人都不敢来吗???好吧你们不来我过去!都别动啊!

夜雨声烦挺剑向前。 大漠孤烟不动。

夜雨声烦继续向前。 大漠孤烟不动,零下九度开火。

夜雨声烦:哎哟打到我了!不过这点火力能挡得住我吗?

大漠孤烟:不要动,放他过来。

“唉……”现场已经响起了阵阵嘘声。霸图粉虽然不会嘘自家的战队,但此时也喊不出什么加油打气的话,只能默默地看着屏幕。这是怎样一副场景啊,孤身一人的夜雨声烦像个孤胆英雄一般向着敌阵冲去,而人员齐整的霸图竟束手无策地站在原地?如果是一年前的霸图,一年前的大漠孤烟,此时早就一马当先的直切中路而去了。现在呢?善于打防御战的蓝雨都在积极地推进,而霸图,一向果敢热血的霸图居然畏首畏尾到了这种地步?

霸图变了吗?观众很迷茫。

解说也很迷茫。

“李指导,你怎么看待霸图队长宋奇英的选择?”潘林抛个问题过去。

“呃……我想,面对可能的埋伏,谨慎一点也不是坏事。”李艺博给老东家打圆场。

“嗯,那就让我们切换到蓝雨的视角,看他们此时在干什么。”潘林熟练地把话题一带而过,“现在我们切换到的是索克萨尔的视角……嗯,这个地图的能见度确实不高,目前索克萨尔的位置好像是在两个很茂密的大树之间……”

“确实是埋伏,而且肯定不止他一个人。”李艺博到底专业一些,很快注意到了索克萨尔视角中的一个远远的蓝色身影,“索克萨尔离夜雨声烦并不远。”

“这么说,蓝雨这次是将他们的奇袭战术反过来用了,拿夜雨声烦做诱饵?”潘林问。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李艺博点头。

“可如果刚才宋奇英选择正面迎击黄少天夜雨声烦,蓝雨不就陷入被动了吗?”潘林问。

“但这不是宋奇英的风格。”李艺博说,“或许喻文州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好,那让我们拭目以待。”潘林刚用了这句万金油,忽然觉得赛场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索克萨尔身边有涛落沙明,有灵魂语者……没有流云!

流云呢?

流云潜伏在霸图队伍有后方的灌木丛里!

“霸图可能危险了。”李艺博说。

“为什么?”潘林还没看明白。

“看大漠孤烟的视角。”李艺博分析,“在这里能见度太低,任何职业选手都会比平时更加警惕埋伏,但过分的警惕有时候反而会犯错。像现在,喻文州正是利用这一点,一方面让宋奇英确认四周有埋伏,另一方面却误导他对于埋伏位置的判断。”

“李指导的意思是,误导将由流云来完成吗?”潘林猜测。

“极有可能。”李艺博盯着屏幕,“大漠孤烟已经发现身后的灌木丛有不正常的晃动了。”

霸图团队频道——

大漠孤烟:山崩地裂、零下九度与石不转换位。 换位完成。

大漠孤烟:冷暗雷为首,五点钟方向灌木丛。

“哎呀!”潘林惋惜地叫了一声。

“喻文州的误导成功了。”李艺博默默叹口气。他能随时看到不同视角,所以他很清楚,灌木丛后根本就不是四个人,而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实体和三个虚影。是流云,利用剑影布,刻意制造出了四个人的效果。 但宋奇英没法看到这一切。

冷暗雷冲上,迎接他的是只有一把重剑。

冷暗雷:?

石不转:!

怎么只有一个人……埋伏不在这里!

宋奇英反应很快,但霸图临时的反应到底比不上蓝雨周密的安排。在队伍重心整体转变的那一刻,潜伏多时的索克萨尔等三人便开始行动了。流云一现身,夜雨声烦便加速朝前移动,而宋晓的涛落沙明紧随其后。索克萨尔在灵魂语者之前,已经早早的开始吟唱,此时手杖一横便是一招混乱之雨。从整体来看,蓝雨的奇袭拉开了攻势,霸图则已在连续两次转向后陷入被动。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宋奇英虽然是位战术素养很不错的选手,但到底还是没有喻文州老谋深算。”潘林感慨。

“的确,中计了。”李艺博点头,“但大漠孤烟此时还在积极地组织抵抗。”

“那么李指导认为,霸图此时应该怎么做呢?”潘林问。

“嗯,大概是先保护牧师吧。”李艺博推测。

“呀,夜雨声烦也使用了剑影步,一、二、三……六个剑影!”潘林惊道。

“加上身后的涛落沙明就是七个”李艺博说,“目前零下九度和山崩地裂被索克萨尔控制住了,冷暗雷和流云陷入苦斗,而石不转的周围只有大漠孤烟。蓝雨的攻击明显是冲着牧师去的。”

“大漠孤烟能拦住那两人吗?”潘林问。

“让我们拭目以待。”李艺博还是说了这句话,虽然他心里并不想这样说。

会拦住的!他想着,就见大漠孤烟一个急冲,挡在夜雨声烦和涛落沙明的面前。然后——猛虎乱舞! 超高速的拳脚往夜雨声烦身上砸去,六个虚影顿时破了三个。涛落沙明虽然在几秒钟后抓住了一个空档,但石不转并不会站在原地等他来打,早就趁着宋奇英争取出的时间开着天使之翼滑到了大漠孤烟身后的安全区域去了。

夜雨声烦和涛落沙明继续挺进,千方百计地想突破大漠孤烟的阻挠。

大漠孤烟:沈拖住流云,不惜代价!

这个指令下得让很多观众摸不着头脑。现在的操作强度已经很大了,可宋奇英居然爆着手速发了这么一条在很多人看来并不重要的指令。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让零下九度和山崩地裂尽快脱身救牧师么?不是应该让冷暗雷尽快过来支援么?为什么只是让沈介的冷暗雷拖住对大局势并没有什么影响的流云呢?

“李指导,你怎么看?”潘林问。

“大漠孤烟这边压力很大。如果流云从背面杀过来的话,石不转可能就保不住了。”李艺博解释道。

“可这位冷暗雷的操作者只是名普通的二年级新生,要正面对抗蓝雨新王牌,恐怕会有些吃力吧?”潘林说。

“所以才要说宋奇英才要说‘不惜代价’。”李艺博说,“我们还是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大漠孤烟与夜雨声烦和涛落沙明的较量上吧。”

“哦,三段斩,念气陀螺杀,看来蓝雨的两位一个追求伤害一个追求突破。”潘林说,“可为什么大漠孤烟宁愿把更多防御放在涛落沙明身上呢?明明念气陀螺杀的伤害比三段斩多啊。”

“因为忌惮涛落沙明的捉云手。”李艺博回答,“要是石不转被捉到蓝雨的那一边,就真的很难救回来了。”

“宋奇英看起来真的很辛苦啊,还好石不转一直在维持着他的血线,倒还没有后顾之忧。”潘林说,“但李指导,我不太明白,这样耗下去对霸图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李艺博说,“索克萨尔的控场技能是有限的。等这些技能陷入冷却后,零下九度和山崩地裂马上就可以脱困。到时间,是解救石不转还是集火索克萨尔,主动权将转移到霸图手里。”

“不愧是李指导。”潘林夸一句,紧接着却又忧心忡忡,“可这么长时间的一对儿,大漠孤烟撑得住吗?”

撑得住。

大漠孤烟的操作虽然有些吃力,但一点都没有疲软的架势。没有什么攻击性的大招,却在石不转的辅助下稳稳地守住了这道防线。照这样打下去,在突破大漠孤烟之前,索克萨尔的控场技能就会全部陷入冷却。

可蓝雨一干人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依旧坚持着一边控场一边突破的打法。

“为什么呢,喻文州不可能看不出来啊?”潘林替蓝雨着急。

“可能因为……”李艺博也有点吃不准。正打算打个太极把这个话题带过去的时候,目光忽然扫过大漠孤烟身后,“啊,大漠孤烟处境不妙!”

“大漠孤烟撑不住了吗?”潘林忙看,却见大漠孤烟依旧一板一眼地阻拦着夜雨声烦与涛落沙明,没有一点不行了的征兆。

可冷暗雷撑不住了。

“啊,我明白了。”潘林看着灰掉的冷暗雷的头像,恍然大悟。沈介尽了全力,也打掉了流云百分之六十的血,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发挥了。但在这种时候倒下,对于霸图而言真的是大大的不利。 三秒后,流云赶到,大漠孤烟腹背受敌。 五秒后,为了保护石不转,大漠孤烟被流云的幻影无形剑击飞。 六秒后结束收招僵直的流云与夜雨声烦一道对石不转进行强杀,大漠孤烟被涛落沙明拦住。

八秒后,索克萨尔的控场技能全部冷却,零下九度与山崩地裂暂时被困在六光星牢中,但很快就能重获自由。

“霸图的下一步举动应该是什么呢,会不会集火索克萨尔?”潘林再度抛出问题。

“恐怕不会。现在虽然索克萨尔技能陷入冷却了,但主动权依然在蓝雨手中。”李艺博摇头,“索克萨尔在后撤,徐景熙的灵魂语者也已经靠了过去。以山崩地裂的移动速度和两人的攻击力,没办法在石不转被击杀之前完全控制住索克萨尔。”

“那可以救石不转吗?”潘林又问。

“恐怕也不行。”李艺博说,“蓝雨双剑客的攻击力太强,大漠孤烟又被拖住,光靠零下九度一个人去救作用不大,等山崩地裂又很可能来不及。”

“六光星牢消失了!”潘林马上进入解说状态,“让我们看看宋奇英会发出什么指令。”

霸图团队频道——

大漠孤烟:杨击索,秦回援。

“咦,李指导刚才不是说,靠零下九度一人没办法援救石不转吗,可现在这条指令……”潘林说。

“咳,宋奇英这个指令确实出人意料啊。”李艺博干咳。

“莫非秦牧云这位选手能有什么爆发性的表现能救下石不转?”潘林说着,就见霸图的团队频道又冒出一行字:集火涛落沙明。

匆匆赶到的零下九度没有丝毫犹豫,举起双枪便朝宋晓的涛落沙明开火。

“哎哎哎怎么这样啊!”观众席上早已炸了锅。看霸图着意思,是准备交换了。但交换谁不好,用自家的牧师交换别队的辅助角色?这完完全全就是笔亏本的生意啊!

“真不划算。”潘林又开始替霸图心疼。

“但没办法了,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换一个算一个。”李艺博摇摇头。这次李艺博没有猜错,半分钟后,夜雨声烦与流云击杀了石不转,大漠孤烟和零下九度也击杀了涛落沙明。

一次心照不宣的交换。

但明显蓝图赚了大便宜——场上,蓝雨还剩下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流云和灵魂语者,第六人八音符进入赛场;霸图剩下大漠孤烟、零下九度和山崩地裂,第六人季冷正在赶过来的途中。

少一人,还没有了治疗,这就是霸图目前必须应对的局势——绝对的劣势。

(三)

“唉,如果是一般的队伍,现在就该gg了啊。”潘林感叹。

“但霸图没有。”李艺博说。

“嗯,霸图是个很顽强的队伍。”潘林说。

“不,不光是顽强。”李艺博摇头,“输赢还没有定呢。”

“呃……对,比赛还在继续。”潘林语塞了一下,还是附和了李艺博的话,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人数劣势,失去治疗,还是在对方主场,着实在让人很难相信霸图还有能力反败为胜。

会有转机吗?

还可能有转机吗?

“哦哦哦哦!”观众忽然一阵叫喊。因为刚刚击杀了涛落沙明的大漠孤烟和零下九度突然一个急转冲向了流云。而此时流云的生命……竟然不到百分之三十!

可以完成对流云的击杀吗?霸图粉们心里又升起一股新的希望。卢瀚文的流云可谓是蓝雨的新王牌,特别是在黄少天这状态下滑之后,已经成了新一代剑圣的有力竞争者。如果能这个时候能击杀流云,那就不但能追平人数的劣势,还能大大振奋一把士气。转机说不定就在这里呢?

“带走他!”霸图的粉丝们已经开始喊了。但像是知道他们在喊什么一般,流云旁边的夜雨声烦一记三段斩杀回,同时还在公众频道里刷了句话——

夜雨声烦:想得美

话很少,只有三个字,连个惯常的感叹号都没有加。但那股浓浓的火药味,早就随着冰雨的剑光往四周散去了。

大漠孤烟被夜雨声烦缠住。

零下九度压制不住流云,被迫步步后退,二人离索克萨尔和灵魂语者越来越近。

山崩地裂向灵魂语者的方向发起挑衅,却被早就做好预判的灵魂语者躲过,接下来的攻击也被索克萨尔截住。

灵魂语者一人毫无阻碍地靠近了流云,一道白光打入流云体内。

有了治疗做后盾的流云顿时没了后顾之忧,朝着零下九度的方向挺剑而上。

零下九度被近身,血线快速下滑。

“完了……”属于霸图粉丝的座位上一片惋惜。都打到这份上了,再说什么胜负未分不要放弃的话都恐怕只能是一厢情愿了吧?

粉丝们已经开始考虑该用什么样的话来迎接下场的选手了。然而偏偏就在这时,霸图的团队频道又有了新内容:

季冷:到位。

大漠孤烟:打!

打什么?谁打?打谁?

很多人还在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个黑色的影子便嗖的一下从灌木丛里蹿出来,目标——灵魂语者。

“啥啊这是?”一些人还在问。

“靠!是季冷啊!”反应快的已经喊起来了。

“这是要干嘛……卧槽,舍命一击?”反应慢的也喊起来了。只见刚刚出现在观众视野里的季冷奋力一挥匕首……

中了? 中了!

这是怎样的出场啊!季冷在观众视野中只出现了不到半分钟就已经谢幕,短暂得让人似乎还没体验到他的存在感。

但他带走了灵魂语者。

“漂亮!”现场的霸图粉激动地狂喊。这舍命一击,来得太及时,太亮眼,太振奋人心了啊!场上双方的队形已经发生了变化:大漠孤烟对上了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山崩地裂对上了流云,零下九度对上了刚刚上场的八音符,总的来看还是蓝雨占优势。但治疗的劣势都扳回来了,人数劣势又算得了什么呢?

“干掉蓝雨!”粉丝们喊着。

大漠孤烟:撤。

霸图粉:……

这就撤了?

“为什么要撤!!!”观众席上响起愤怒的呼喊。这要是在以前,不要说两个人,就算是三个人,四个人,大漠孤烟也会一如既往地冲上去。现在呢?夜雨声烦刚刚靠上来,索克萨尔甚至还没完成第一个吟唱,大漠孤烟就撤了!就因为要以一敌二的面对剑与诅咒组合,宋奇英就怕了吗?

“……这?”潘林也一脸掩饰不住的惊愕。

“大概是想……尽可能减轻损失吧。”李艺博说得很不确定。

“宋奇英这位选手还真是……谨慎啊。”潘林思考了半天才想到一个词。

“霸图的风格改变了不少。”李艺博感叹。

“但这样不是办法吧,霸图现在都快退到刷新点了。”潘林说,“大漠孤烟一直都在尽可能回避和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正面交锋。”

“呃,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流云的血量最少。或许宋奇英是想等山崩地裂将流云解决掉后前去支援?”李艺博猜测。

“哦,那让我们看一下山崩地裂的情况。”潘林把视角切过去后立刻就是一惊,“啊呀,山崩地裂这是在悬崖边上?”
“对,”李艺博点头,“看来流云是想利用绝杀装置击杀山崩地裂。”

“我们看到山崩地裂正在努力地反击,毕竟流云的血量只剩下一点了。”潘林继续解说,“山崩地裂的操作者杨云韬是位很顽强的新人,他能不能扛住流云的压力呢?”

“其实对于一个骑士来说,脱身应该不会太难。”李艺博话音未落,就见屏幕里的山崩地裂有了动作——冲锋! 骑士的冲锋会撞翻一切障碍物,流云只能避开。 冲出去了吗? 并没有。一道黑色的门在悬崖边上缓缓立起,把眼看就要脱困的山崩地裂吸了回去——索克萨尔的死亡之门。这下山崩地裂彻底跑不出去了。眼看着早已做好准备的流云一招仙人指路——带有强力吹飞效果的刺杀技。

大漠孤烟:索!

山崩地裂:。

山崩地裂被击中。 山崩地裂没有反抗流云,而是朝索克萨尔使出了一招莫名其妙的“挑衅”,索克萨尔角色前移。

山崩地裂在索克萨尔到来之前落入山崖。

山崩地裂死亡。 

(四)
观众席,蓝雨粉丝一阵沸腾,霸图粉丝一片静默。 算上这次,是第六场了吧。

又要输了吗?

可为什么这次失败,觉得心里那么窝囊呢?

唉!

……诶,大漠孤烟这是在…… 反攻?

对,反攻!刚才还畏畏缩缩一路后撤的大漠孤烟忽然一跃而起,扔下夜雨声烦便冲向索克萨尔,紧接着便是崩拳、高踢、寸劲、伏虎降龙……这攻势来得太过突然,双方的粉丝都错愕了,连潘林和李艺博都愣了两秒钟。等他们回过神来接着往下解说的时候,大漠孤烟已经把索克萨尔推到了悬崖边……这是要强杀索克萨尔的节奏?

千斤坠!

大漠孤烟又出大招。但此时,一把重剑生生拦在了他和索克萨尔的中间——流云,流星式。流云的血量本就只剩下了一点,和大漠孤烟过了两招后便宣告阵亡。

可夜雨声烦已经赶到了。 夜雨声烦:休想!

大漠孤烟:未必。

夜雨声烦:不可能!

大漠孤烟:未必。

夜雨声烦:呵呵。

大漠孤烟:嗯。

“这两个人……”正在解说的潘林很无语。他这边正讲得激昂澎湃呢,要不要这么煞风景!不过心里吐槽归吐槽,对着镜头还是要一本正经地解说下去。

“宋奇英这是要干什么呢,想用和刚才流云一样的招数?”潘林不解。大漠孤烟现在虽然全力进攻,但毕竟是一对二,看上去还是有些勉强的。虽然现在背靠悬崖的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但大漠孤烟血线下滑的速度明显比其他两个人快。照这样打下去,不等把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两人送下悬崖,大漠孤烟自己可能就先撑不住了。

“恐怕不行吧,虽然索克萨尔现在的位置非常限制术士的发挥,但他和夜雨声烦毕竟是那么多年的黄金搭档了。”李艺博摇头,”宋奇英应该另有打算吧,起码需要一个帮手。”

大漠孤烟:秦

“果然是要找帮手,不愧是李指导啊。”潘林赞了一句,“可零下九度和八音符还在对抗,该如何去救场呢?”

“嗯,现在零下九度已经出现在大漠孤烟的视角内了。如果他与大漠孤烟一起集火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其中一人的话,或许能给霸图增添一点胜算。”李艺博用词很谨慎。

“这么说,零下九度首要的任务就是摆脱八音符的召唤兽了?”潘林话音未落,霸图的团队频道又出现了新内容:

零下九度:?

大漠孤烟:送过来。

“不会吧,”潘林愣了愣,觉得自己肯定是水平太低了没看懂这条指令。送谁过去,八音符?难道宋奇英觉得自己一挑二现在还不够忙,想要一挑三?但零下九度没有任何迟疑,接到指令便开始各种走位、对抗,十秒钟后顺利地把八音符引到了大漠孤烟旁边。大漠孤烟顺势向前一步——
钢筋铁骨!

猛虎乱舞!

“我去,宋奇英要干嘛?”观众已经乱成一片。蓝雨粉丝只觉得有点不屑,霸图粉丝则觉得有些悲哀——大漠孤烟的血在哗哗哗的掉啊!这样的抗争虽然算得上执着,但垂死挣扎的意味未免太浓了吧?

“干嘛不早点决战呢!”

“对啊,刚才还能拼一拼,现在这样……唉。”

“还不如GG算了。”

“刚刚就不该退啊!。”

……

“不对!”一名粉丝忽然跳起来激动地指着屏幕,“你们不觉得他们离悬崖越来越近了吗?”

“诶?”众人急忙看屏幕——真的啊!虽然大漠孤烟一路都在拼命掉血,但他的脚步一直都在往前!

四个角色都到了悬崖边上,大漠孤烟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索克萨尔吟唱,被零下九度打断;八音符吟唱,被零下九度打断;夜雨声烦走位,被大漠孤烟拦下。断崖深渊,残阳如血,乱云纷飞。

“怎么可能……蓝雨居然三个人都冲不出去?”潘林觉得宋奇英强悍得有点不可思议。

“有几方面原因吧。一来索克萨尔和八音符都是远程,在这种攻势下抢不出时间吟唱;二来黄少天毕竟不是巅峰时期,激战了那么久状态也有所下滑;三来零下九度一直在大漠孤烟身后做辅助攻击;最后,大漠孤烟对于任何攻击都不躲不闪,没有留下任何空档。”李艺博说。

“不躲闪……啊!大漠孤烟这是要交换吗?”潘林叫道。

没错,交换。一换三。

两秒钟后,八音符落崖。
四秒钟后,大漠孤烟与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落崖,同归于尽。

七秒钟后,八音符遗留的最后一个大精灵被零下九度射杀。

荣耀。

谁赢了?很对人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还剩百分之七血量的零下九度在系统的操作下做出各种耀武扬威的姿势,直到宋奇英带着霸图队员率先走出比赛席,大家才反应过来。

霸图赢了。

风格不再如以往一般刚猛的霸图赢了,赛点是由谨慎到“不敢”一对二的大漠孤烟创造出来的。

“霸图!”有人开始喊。这一开了头,霸图的粉丝们好像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样,杂七杂八地喊开了——

“宋奇英!宋奇英!”

“大漠孤烟!”

“新霸图!”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传到场上,正准备回备战室的宋奇英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也朝场下喊了句什么,鞠了一躬。

“宋奇英在说什么?”潘林表示没听清。

“一如既往。”李艺博说。

“队长怎么了?”杨云韬指了指前方快速离开的背影。

“队长他,”沈介小声说,“好像……哭了。”

后记

回到宾馆,十点十五分。

“早点休息,明天九点钟集合回Q市。”张新杰说完,照例询问性地看了宋奇英眼,“行吗?”

“行。”宋奇英看着众队员,“大家辛苦了,早点休息。”

“队长辛苦了。”队员各自回房。

“你越来越像个队长了。”张新杰颔首。

“嗯,我会继续努力。”宋奇英认真地说。

“韩队刚刚给我发了条短信。”张新杰掏出手机,“他明天回霸图。”

“回霸图?”宋奇英一愣。

“嗯,回公会俱乐部。”张新杰点头。

“哦?”宋奇英有点不解,“那队长为什么不一退役就回来呢?”

“因为他的风格对霸图影响太大,留在这里,怕影响你接班。”张新杰说。

“哦……”宋奇英沉默了半晌,“那现在呢?”

“他刚刚看了比赛。”张新杰目光投向遥远黑夜的一片虚空,沉稳地、一字一顿地说——

“他说,他可以回来了。”

评论(16)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