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江周24h】江,放开那个旗手周!

看看字数羞愤难当,我就老老实实吊车尾好了,拖后腿啊拖后腿……

小短篇,贺国庆,各位节日快乐!



江波涛进屋的时候周泽楷正在给自己上药。短袖的作训服脱了一半,露出来的臂膀看上去有些红肿,脖颈的皮肤被阳光晒成一片黑红,

“第一天就练得这么狠?”江波涛惊讶道。
周泽楷,新选拔的方阵兵,即将在国庆0当天参加阅兵式。距离大典还有将近半年,方阵的训练已经开始,周泽楷在作为旗手的第一天就高举着四十斤的旗站在队首练了好几个一小时。纵然周泽楷的身体素质很优秀,练到后面都已经有些吃不消,全是靠意志力才举着胳臂硬扛下来的。

“唔……还好。”周泽楷拖了个尾音,左手捏着个小药瓶往右肩上一点点倒,动作看上去挺吃力。

“我来。”江波涛很自然地拿过药瓶,往上倒了一点又觉得碍事,干脆把周泽楷的衣服全部褪去再一边上药一边轻轻按揉。周泽楷任他一双有力而灵巧的手在身上动作,药油在身上摩擦出热乎乎的感觉,享受得让人想闭上眼睛。

“小周。”江波涛看他的样子有点想笑,“去床上趴会儿吧,我给你摁一下。”

“嗯。”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答应。

“胳臂伸开哈。”江波涛在心里给自己颁了个军队好舍友的奖,往在手心倒了药油再按揉起来,这次加了点力度。趴着的人肌肉明显地一紧,又一松,一声浅浅地低吟便从嗓子里溜出来。

“疼?”江波涛问。

“没。”周泽楷说,“舒服。”

江波涛便继续用着相当的力度。周泽楷的身体素质相当不错,身上肌肉也很漂亮,现在脱了作训服更显得匀称。他趴在那儿,后背随着呼吸缓缓地起伏,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安静而舒服的气息。皮肤有点晒伤了,散发着沐浴露与香皂的气味,和药油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格外安定的感觉。

江波涛只觉得小腹里闪过的电流多了起来。

“小周?”江波涛叫一句。

周泽楷没回应,只是挨在枕头上的脑袋下意识地蹭了蹭。

“这就睡着了?”江波涛有点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他确实累了,便不再做其他想法。兢兢业业地给人推了十几分钟,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松弛下来了,才轻轻地拍了拍人的肩头,“小周,醒醒。”

“……唔?”周泽楷茫然扭头,看上去不甚清明。

“起来吃点东西。”江波涛说。

“好。”周泽楷眼神一亮。他今天累得够呛,别人跑去饭堂的时候他溜回了宿舍,本来已经觉得吃不上饭了。

“有我在,小周怎么会吃不上饭。”江波涛笑。

“谢谢江。”周泽楷蛮开心地在小桌板旁坐下,上面是汤汤水水地摆了几盒,都还腾腾地冒着热气。接过江波涛递过来的筷子,饥肠辘辘地扒一口饭,再夹起一块排骨——啪嗒!排骨滑到地上。

胳臂一阵酸酸麻麻的沉重感。明明四十斤的旗可以稳举一小时,现在却连一双筷子都拿不稳,筷头随着肌肉不自觉的抖动而颤抖。

周泽楷有点囧,红着脸低头喝汤,不再夹菜。

“小周不爱吃?”江波涛觉得对面的人可爱极了,索性明知故问想逗逗他。

“没。”周泽楷委屈地看他一眼。

“那怎么不吃呀?”江波涛继续明知故问。

“……”周泽楷委屈地看了他第二眼。

“我来帮你。”江波涛忍俊不禁。照这样下去,周泽楷这顿晚餐肯定会用白饭和清汤把自己填饱,那也太可怜了。

“来,张嘴。”江波涛拿过筷子,却还是按捺不住想逗一逗人的心思。他就这样一边想着,夹起一筷土豆丝。

又夹一筷土豆丝。

再夹一筷土豆丝。

“江。”周泽楷郁闷。

“哈哈。”江波涛笑了一会儿,总算夹了块排骨过去,然后收到了来自周泽楷对他恶作剧的报复——一口咬住筷子。

“诶?”江波涛发现抽不回来,“小周?”

周泽楷不理他。

“小周……”江波涛以一种哄孩子的口吻说。

周泽楷依旧不理他。

江波涛也不再叫,只是缓缓起身,忽然把手伸向周泽楷的腋下轻轻地挠起来。周泽楷被酥痒的感觉弄得咧嘴一笑,松开的筷子便立刻被江波涛抽了回去。周泽楷不忿,起身想咯吱回去,却被江波涛趁人之危地一把锁住了手腕,然后含着笑看着他。

“不玩了,快吃吧,一会儿该熄灯了。”江波涛正色道。

可恶,等我恢复过来一定咯吱回去,周泽楷忿忿地想。

然后乖乖张口叼走了对方递过来的糖醋鱼。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