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员向/无cp粮食向】穿越荣耀之门(六十二)


真人版荣耀,你值得拥有~

“你发现没有,这一路都是召唤兽,可是没有召唤师”
乔一帆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紧密关注着大厅中间召唤兽的动向。果然“休息时间”一过,两道人性的阴影就忽然从天而降,然后飞速朝门的方向撤退。
“就是他们!”高英杰和乔一帆同时叫出来。
他们就是“召唤师”!
如果像刚才那样只是召唤兽,全凭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系统”指挥,那么两人就必须应对五个不同流派的召唤兽的合围。但如果有了召唤师,有了一个有形的指挥者,一切便都往熟悉而可控的方向转化。再加上这里NPC有取二十四人战术平均值的设定——
有智慧的召唤师,在本体受到攻击时,会做什么呢?
“分头吧。”乔一帆询问地说。
“一帆你还行吗?”高英杰担心。
“没问题。”乔一帆点头,“英杰,你也要相信我啊。”
百分之十七的血,百分之二十五的蓝。还行吗?
不知道。
但是,没有其它选择了。
乔一帆一记满月斩杀出,不为制造伤害,只求加快些速度。高英杰已经靠近那边的召唤师,正将一些中程的技能往目标身上甩。就在技能即将招呼到召唤师的那一刹那,原本在大厅中兽王四元素阵的冰狼灵猫雷鹰小飞龙便立刻像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集体回身扑向高英杰。
没错,就是这个设定!
对于有智慧的召唤师而言,本体受到攻击时当然要调回召唤兽。兽王四元素阵也是要为召唤师服务的,精灵王自然也是如此。
不能被动挨打,能否掌握主动权在此一举!
“尽量往外带……”乔一帆话音未落就见地上晃过一个巨大的影子,急忙翻滚之下,还是没完全避开精灵王的上海。百分之十五。
“一帆你全力躲避伤害就好!”高英杰那边完成了对召唤师的近身,正通过控制召唤师把四个召唤兽一块儿往外带。他的血和蓝都还相对充足,扛得住此时不顾一切的死打硬拼,虽说吃力,却还比较顺利。被近身的召唤师拿这个拼了命的魔道一点办法都没有,整一个四元素阵被集体往外拖。
如果能更快一点……再快一点啊!高英杰在心里呐喊。再快一点就能把NPC拖到门口等到志愿,再快一点就能抽出身去那边帮忙!那边虽然只有一个精灵王,但乔一帆本身的状态已经接近弹尽粮绝,再加上阵鬼这个职业在本身近战中就受限制……
“砰——”厅里似有人倒地。
“怎么了?”高英杰慌道,“一帆没事吧!”
没有回应。
“一帆……”高英杰喉头一紧,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他忽然就想起之前在实验楼断后时,王杰希也是这样,忽然就没了声响。
没有声响,就是没有消息,就是抑制和隐忍,就是传达“不要回来”的信息。
……不对,怎么能这样想呢!是哭的时候吗?是软弱的时候吗?
不可以!
高英杰在一秒钟内把这些念头以一种很不符合自己性格的方式狠狠地压了下去,一咬牙又是一记扫把旋风。时间所剩无几,离门口也已经很近——
哗啦!
铝合金的门框忽然散架,老式门板像飞饼一样被甩向空中,与之一同飞出的还有浑身是血的魔道学者和五只NPC。
“出来了!”在外等待的众人纷纷起立。
“按……按这个救人!”高英杰把羊皮纸往离他最近的莫凡怀里一塞,又调转方向往里冲。
“等等,你现在?”叶修在后面喊。
“前辈帮忙拦一下!”高英杰已经再度冲回去。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耽误多一秒,那边危险就多一分。
高英杰很快找到了那一边的混乱。原来精灵流的召唤师并不止召唤出一个精灵王,还有火系和冰系两个大精灵,正把一个趔趄的人影围在中间。是乔一帆。
乔一帆还活着。
还剩下百分之四。
“我来晚了!”高英杰一个急降,硬用身体吃了精灵王一记伤害。
“没晚,刚刚好。”乔一帆努力支撑着想站起来,那边火系大精灵马上扑了过去。如果在平时,这一招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但乔一帆却偏偏被扑了个结结实实。他已经力不从心,跑不开了。
百分之一。
“尽可能往后啊一帆!”高英杰再度跳上晨露朝精灵流召唤师冲过去。于是顺理成章地,精灵们抛下乔一帆冲向他。星星射线,寒冰粉,魔法弹……
糟糕。
高英杰忽然发现,他的技能在疯狂的两波爆发之后完全陷入冷却的真空期。非但如此,他的血量也只剩下百分之九,蓝剩百分之八。刚刚行动得太匆忙也太突然,既没有和前辈们解释清楚,也没有来得及让牧师加点生命和法力,甚至没有跟大家说清楚里面需要需要支援……
还是太慌了,还是没能肩负这样的重任。
现在,怎么办呢?
“英杰,我开鬼阵,你先出去求援!”乔一帆显然明白了现在两人面临的困境。
“不行。”高英杰摇头。他还有百分之九的生命,乔一帆却只剩百分之一,已经经不起任何伤害。
“总比两个人都……都这样好!”乔一帆也急了,“走啊!”
“不……不行!”高英杰用普通攻击和精灵对抗。百分之六。
“英杰!大局为重!”乔一帆红了眼眶。
“做不到……”高英杰被冰系大精灵击中,百分之四。
“马上走。”乔一帆把心一横,拼尽全力爬起来,打算冲进精灵王的伤害范围结束掉自己这点生命对好友的牵制。
“别……!”高英杰那边刚完成一个受身,一回头就见乔一帆支着太刀往火刃的方向挪,不禁失声,“一帆不要!”
“哗——”
乔一帆消失了。
“一帆!”高英杰大喊。骇然间,前方精灵王的元素炮已然朝自己轰……
完了。
死亡难道和活着没有区别吗,怎么感觉不到痛苦呢?
……是谁在带着我飞?
“新杰小安你们一人奶一个。老王啊,他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叶修说。
“好。”一个熟悉的、沉稳的声音答道。
“英杰一帆你们两个先别动,待在我后面。”声音的主人回头,“别怕,安全了。”
“你、我们……”高英杰语无伦次地看着眼前的人——如假包换的黑色魔道袍,如假包换的灭绝星辰,如假包换的沉着冷静,甚至如假包换的大小眼……
“先去治疗吧。”王杰希稍微弯腰轻轻拢了拢他的肩。
“谢谢你们,我回来了。”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