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员向/无cp粮食向】穿越荣耀之门(七十四)

真人版荣耀,你值得拥有~
感觉自己把战术大师都写成了智障……

三点钟方向——
东方。
日出?
观众席瞬间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到,随着三点钟方向的某个点越来越亮,以那个点为圆心的雾气渐渐稀释,慢慢消散。他们渐渐能影影绰绰地看出整个地图的轮廓——一个北傍青山南邻河流的湿地,河面上游宽阔平缓下游却狭窄湍急,并最终消失在地图尽头。依经验判断,被河水冲下去大概就意味着最终的出局。
肖时钦一行走得比较慢。向亮处靠近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两处非常值得利用的地形——一处是深坑,一处是瀑布。深坑结构复杂适合布置鬼阵,瀑布处险要非常通往下游的绝杀。他们也发现了阳光对雾气的作用。不但如此,他们还在靠近太阳升起的地方看见了一座横跨两岸的桥。
“有字。”张佳乐望着桥端的石碑,“我去看看?”
“别。”肖时钦摇头,随即朝方锐使了个眼色。方锐会意,迅速地打量了一圈周围的场景,最终指了指一块被风化得有些空心的横亘的枯木。
“走。”肖时钦带队躲到巨石后面藏好,又仔细确认了一下这个掩体的实际效果,才小心地放出电子眼去读石碑:
安和桥,汉白玉制作,建成于xxx年……
“无用信息。”肖时钦自言自语了一句。正待起身,电子眼的图像中却忽然出现了五个模糊的影子——散人、牧师、鬼剑、术士、战法——剑客和黄少天一样惯常的不在队伍中。他急忙一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边拔出闪影,拿出一个小机器人。
“准备。”他说,“调转队伍,安与乔换位,方带队后缓撤,林与我断后。记住,以摸清地形为主要任务。后撤速度听指挥。”
“明白。”众人压低声音应一声。
“走。”肖时钦甩手把小机器人扔出去。
“小事情在干嘛?”孙翔没看明白。
“利用大雾后撤,然后制造骚扰。”喻文州看得很认真。
“这种骚扰有用吗?”孙翔继续问。他实在不觉得那些零星机械道具所带来的一点点干扰能带来什么。
“让对手误判他们的方向,争取更多的时间……看,‘叶神’这里就判断错了。”喻文州说。
“这个散人水平不行啊。”叶修佯作不满,眼里却满是欣赏。
“但肖队这样会不会对队友执行能力要求有点高,特别是小安,还有一帆。”喻文州说。
“所以要尽可能熟悉地形。”叶修说,“他们应该会在这里绕很久。”
肖时钦的思路其实很清晰:不能强冲,诱敌至刚才选好的两个位置交手。这条路他们已经走过一遍,现在只是在熟悉的基础上再进行一趟摸索。等雾散得差不多的时候,这里便基本上已经成了他们的主场。
“砰——”小机器人已经爆炸。
“小安,记住你现在走过的每一个点。”肖时钦又放出一只机械狗。
“哦……”安文逸似懂非懂地答应一声。他们没有时间交流更多的信息,但依据对于这位战术大师风格的了解,他知道自己有必要把所有指令都落到实处。
巨石后,泥沟下,记住。
腐草堆,乱木垛,记住。
“那个……”林敬言看上去有些担忧,“雾散得好像比我们想象中要快。”
“嗯。”肖时钦点头,他也发现了。原本的计划是顺着雾散的方向把人引到刚才发现的一个非常有利的地方再交手,现在看来则很可能来不及。而队伍如果就这样完全暴露在对手面前,将是很危险的。伤害倒在其次,对人员调动的限制才最可怕。那样的话,他们还是得在开阔的河滩和人硬刚。
必须尽快去除一些对手控场的威胁……
“林前辈。”肖时钦忽然叫了一句。
“嗯?”林敬言回头,见肖时钦的目光落在缓缓流淌的河上,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需要先把谁撕出去?”
“术士。”肖时钦把方锐也招呼了过来,“你们一起。”
“好。”林敬言和方锐答应道。
“尽快,剑客可能会在附近。”肖时钦说,“要当心。”
“没问题,交给我们。”方锐说着和林敬言对视一眼。他们是这里唯一的搭档,虽然已经分开两年,相互默契却依然根深蒂固地留在操作习惯中。
走,一起做掉那个术士!
起码要让他影响不了其他人的转移。
两人没有耽误多久,又撤了两步,便一个变向躲进了滩涂的烂泥里。被湿乎乎的泥沙包裹的感觉并不舒服,但他们丝毫不在意。
队友在迷雾的掩护下渐渐走远,不见踪迹。
对手的身形刺眼的阳光中愈发清晰,术士在右后方。
“上!”
潜伏多时的流氓一跃而起,一记割喉没有击向术士,却抹向了另一边的鬼剑。与此同时,一道白光从差不多的位置“唰”地伸向术士。前方的战斗法师回身要救,却被林敬言一招拦山虎延误了两秒。
术士被方锐的捉云手抓到滩涂。
“好了!”方锐紧赶两步将术士拖入水中。
“好!”林敬言勉力闪过几招战斗法师的攻势后同样一跃入河。

战斗法师的NPC并没有对林敬言穷追不舍,而是和大部队一同加快了行进速度。雾散得很快,阳光已经越发灿烂了起来,肖时钦等四人很快便无法再利用大雾来保护自身安全。
来不及回到那两个地方了。
“停。”肖时钦说,“一帆,布阵。”
“明白。”乔一帆开始吟唱。
“先散人再战法。”肖时钦对张佳乐说。
“好。”张佳乐说。
两道火舌从枪口喷薄而出,划破了压抑了很久的宁静。与此同时,两个冬瓜样的带着螺旋桨的玩意哒哒哒地从上空开过来,肚皮一掀,炸弹便一个接一个倾泻而下。张佳乐也早已打开弹药箱,在机械空投的间隔用手雷补充火力。
两个枪系,如何共同进行攻坚呢?
“转换!”肖时钦将枪口调向战斗法师。
利用不断的转火激化对手应对思路的不同,制造破绽。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