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年终印象小评几则

有段日子没码字,来跟个风。想写好几个人,有喜欢的大大有一起玩的小伙伴。可能不在一个圈子里,但我还是冒昧地放在一起写了。希望太太们不要介意。
———————————————————————

梨花卷 @i梨花卷

卷哥前两天的评论把我感动得够呛,然而他好像并没有怎么煽情。

我这个人有的时候挺话废,不大会主动聊天,又不怎么了解二次元的其他东西,所以卷哥和我其实私下聊得并不多。大概就像他说的,各有各的缘分。

但认识一个人不一定非要聊多久天。

卷哥是个暖男。不恰当地用个修辞,就是跟冬天暖气片一样暖。我一开始是在贴吧,从杜柔那篇文开始追,追到你的故事。一开始是潜水,后来偶尔留两句评论,卷卷都一一回复了。

大概这就叫眼熟?

结果某一天卷卷进了我那个荣耀之门的群,还特别低调地用了甜酒的笔名并且好久都不曝ID,弄得大家都不知道他就是梨花卷。后来有人问他才说,在幻客的群被人叫大大,喧宾夺主不合适。后来我说想出本,卷卷还主动跟我说了具体流程和好多注意事项。

我当时心里那个感动哟。

写到这里我自己也在想,现实中的卷卷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身为理工男却文笔深邃,自喻糙汉却喜欢养花,十分大气却又细致入微。不喜欢叫他大大,因为感觉他就像一个邻家哥哥,比你大不了多少却常常假扮着沧桑给你讲故事。这样的卷卷,一点距离感都没有。

Sanye @sanye

敲下这一段评论需要很大勇气。因为……实在是太喜欢Sanye太太的文了。

追Sanye太太的文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那时刚看完全职,意犹未尽地想找世邀赛同人看,结果好多文都看了一半就ooc得看不下去,或者连作者自己都弃坑了。弄得我十分郁闷,纠结着要不要自己开坑试着写写。

直到读到Sanye太太的世邀赛。不夸张地说,我那一天就没放下过手机。

精彩!

没有二翔的核桃乐乐的孙壕老林的小馄饨,没有中国队在外面大杀四方的虐菜,而是特别真实的队伍磨合问题、核心问题,忧心忡忡的喻队和被困在国内的叶神。不光是国内选手,作者对国外队员的刻画也是极为传神,如个性张扬的QuQ、沉默自闭的SS……概括起来大概就是两个字,传神。

后来太太又写了辞旧篇,联盟的第十一赛季,看得心塞。

写着写着好像写成文评了。回到正题,其实我与太太并没有多少私下接触,除了我之前本着十分不要脸的精神和万分迷妹的态度试着请太太做G。本来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哪有从来没聊过天就愿意给人做G的太太……结果Sanye太太居然答应了,还特别爽快地说不麻烦不麻烦!

嘛,刚刚没控制住,又差点跳起来了。

总言之,Sanye太太是个专注写文、写良心文的太太,而且特别严谨细致特别谦虚。然而,粮食向的长篇一般不叫座,太太又不大混圈,所以尽管千粉但文章热度不高,感觉那寥寥几十个红心实在有点对不起太太这么优质的粮。

锦上添花: @锦上添花

又鼓起勇气艾特了一位很喜欢的太太。

一直在追太太的黄沐《乐在其中》。一开始看这篇文纯属偶然,刷着全职的tag,忽然看到“黄沐”,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黄少天和苏沐橙。于是我怀着“卧槽还有这cp”的好奇心态点进去看了一下,然后……就深陷其中了。

演员黄少天和叶修的经纪人苏沐橙的爱情故事。从两个人冤家般的相识写起,到后来喜欢而不自知,心累的郑轩和心累的叶修,整一篇超级甜而且超级好玩!

虽然黄沐二人的反射弧长达几十章都没发现自己喜欢着对方……

但是好萌啊!

锦上添花是个勤劳的太太。周更,没特殊情况一般不会间断,而且有评论都会回复。黄沐属于冷cp,热度不算高,但追下来的大概都是铁粉。大概就跟这篇文的题目一样,乐在其中,我们都乐在其中就好。

感谢太太优质而好吃的粮!

另外……我记得太太好像是南方人?而且是吃月饼一口闷的菇凉?

归墟有言 @归墟有言

嘿,归墟,好久不见。

认识她小一年了。年终印象,该从何说起呢?

第一次见到归墟是在《往外》。那是我参的第一个本子,写老林,聊着聊着大家也就都叫我老林。归墟是作为救急文手进来了,从进组到交文总共就用了三天。

论我对归墟的第一印象:卧槽这是个大神。

然后她还非说不是。

我和归墟共本的机会还真是多,从《往事之外》到《永世荣光》到《夏日至》到《世界之巅》。《往外》后算是认识了,但不算太熟。大概因为我们的圈名都是四个字,不好拆,所以一般在他直接叫我老林,我直接叫他喻队。

直到《夏日至》。

都说无知者无畏,我大概就是如此。跟着参了一次本,还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敢自己做主催做合志。想想那时候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定错了死线,不会算成本,忘记做打样导致了一批瑕疵本。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这个白痴!

还好有归墟。

大概是看这个小白主催手忙脚乱地实在不像样吧。她一个文手,先是帮忙催稿,再是告诉我怎么算账,再提议怎么定价,再替我查那批残次品的打样……真的算是半个催了。

依稀记得我那时候老是把她气得要死,因为我连“怎么赶展”这种问题也能问得出来。

但她永远是一边嘴上说着“傻逼老林”,一边可劲在帮我忙。

她比我小几个月。我开始叫她归墟宝宝,或者归墟妹妹。她一开始满脸黑线,后来大概对我锲而不舍的精神(?)表示无语,算是默认了?

嘛,谢谢啊,归墟。

奈月 @Natsuki_奈月

我好像也叫过你奈月宝宝?还是奈月小天使?

也是在往外认识的,也是在《夏日至》熟悉的。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奈月宝宝第一个交稿,然后不断地修改修改修改。总共改了……大概有六七个版本,或者不止。后来我们聊天,我说当时就你交得最早。她说,怕自己写得不够好,笨鸟先飞。

嘛,态度多么端正的宝宝。

她呀,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暖,小天使的感觉。原来共的一个本子在稿费方面有人撕逼,她总是在努力想为两边说话,虽然这种比较理智的声音通常会淹没在撕逼的洪流里。

我永远不会忘记弄夏日至弄得非常郁闷的时候,总是会有几条消息:“主催辛苦了”,“加油qwq”,“你真的不容易呀”。简单的几句话,作用其实比想象中大。至少她让我相信,圈里还是有清流的。

最后,替她打个广告。全职国家队个人中心向合志《世界之巅》正在创作中,敬请期待哦。

音七/安北顾 @音殇七城

北顾好啊。

跟北顾认识……好吧还是在往外。作为归墟墟的徒弟,我曾经经常大言不惭地自称是她师伯(咳。

感觉北顾是个很努力的同学,不论是写文还是其它。就是奈月的那个本子,她一篇文,前前后后修改了不知道多少次,至少给我看的版本就有五六个。到最后主催都说可以过稿了,她却还在继续改,说师傅傅还不满意。

嗯,此处应该 @归墟有言

后来扩了关,红茶和绿茶,她叫我老红红,我叫她小绿。没办法,我比较老。

这个时候就想起一句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

我想改一下,圈子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

且在这里卖个老:不要说自己文笔控制不好啊,你还年轻~着呢,有得是成长空间。

当然,我也觉得自己年轻着呢。

以后加油哦,不管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我相信,认真做事的人,通常不会过得很差。

Good luck!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