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周江】风月关

很久以前的点文,请查收~ @一步一重城 

名字随一首歌瞎起的。

原本以为一两千字能写完,愣是拖拖拖拖到五千五。写cp特无力,私设如山,大概ooc。


(一)

“队长,我想请假回一趟家。”

江波涛跑来找他的时候气压有点低点乱,脸上也没有平日里惯常的微笑,眼窝下映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周泽楷起初吃了一惊,以为人家里出了什么意外,急忙询问却得到了对方否定的答复。他顿了顿,心知这样问有些干涉队员隐私的意思,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什么事?”

“一点私事。”江波涛果然这样说。

“唔。”周泽楷说,“几天?”

“一天就好。”江波涛说,“放心,我一定不耽误比赛。”

“好吧。”周泽楷低了低头。

周泽楷其实猜得到江波涛回家去干什么。昨天他在宿舍给自己加训完正准备熄灯睡觉,却听见江波涛在隔壁的阳台上打电话。他在窗边站了一会儿,隐约能听到“你”、“我”、“他”这样的字眼。江波涛很少在这个时候打电话,除了第六赛季和初恋的女朋友分手的那一晚。而现在,已经是十一赛季。

江波涛挂了电话。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十七。

江波涛在阳台站了一会儿,来来回回踱着步。月色恓惶。

江波涛回了隔壁的房间。

周泽楷叹口气,关灯睡觉。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江波涛不知道。江波涛有过两个女朋友,第一个是他的高中同学,在他从贺武转会转到轮回后便以异地恋为由跟他说了再见;第二个是他父母介绍的。原本以为等他退役以后回去便不再存在异地的问题,女孩却先他一步以劈腿的方式宣告这段感情的结束。

江波涛坐在回家的飞机上,发动机的声音响成乱糟糟的一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女孩吃散伙饭的邀请,或许是动了真情,亦或只是不甘心。罢了,请一天假也无妨,这样的状态在训练室里待一天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他想。按时赴约吃了散伙饭,很有风度地跟女孩说了再见,又回家安慰了一番看上去比他还委屈的父母,便又匆匆踏上回S市的归程。所以专门兜这么一圈是为了什么呢?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江。”周泽楷的房门打开。

“小周?还没睡啊。”江波涛嘴角扯起一个微笑,一丝苦涩却顺着声音漏了出去。

“等你。”周泽楷看着眼前神情里透着疲惫的人。江波涛很少这个样子,至少在其他人面前绝不会这样。第七赛季的时候周泽楷曾亲眼见过,江波涛在记者会上顶着近三十九度的高烧和那些诘难轮回的记者你来我往唇枪舌剑。这个人,只要他自己想不动声色,没有人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喜怒哀乐。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江波涛不知道。

“出去聊聊?”周泽楷指指阳台。

“好,我先进去放一下东西。”江波涛说。周泽楷数了数,江波涛掏钥匙掏了三分钟,转了四次才打开房门,进门的时候忘了换鞋。

他也有累的时候啊。

月色很美,月光很亮,月影些许凄凉。周泽楷沉默地站着,江波涛在旁边靠着栏杆抽烟。他平时没有烟瘾,兜里却会时常揣着一包,碰到像叶修这样的老烟枪可以随时递上一支。打火机一闪,两丛烟雾面对面地燃起,聊得开的话题也就自然而然地冒了出来。

“还有吗?”周泽楷忽然问。

“嗯?”江波涛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烟。他有点意外,但还是递了一支过去。周泽楷接过去,却不点,就用拿笔的方式握着。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江波涛不知道。

 “不好意思啊小周,我不应该因为个人的事情耽误训练,更不应该把个人的情绪带回战队。”江波涛自我检讨道,“我……”

“什么事?”周泽楷打断他。

“还能有什么事。”江波涛苦笑一声,随即却又说,“唉,我平时都不怎么陪她,她选择跟别人走也正常。”

“所以……”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夜空,“分了?”

“嗯,分了。”江波涛说着却笑了一下,“小周今晚是想找我谈心吗?”

周泽楷摇摇头:“做不到。”

“那就先回去休息吧,不早了,我再在外面待一会儿。”江波涛说。

“不用。”周泽楷不动,看着旁边的人以一种看上去很熟练的姿势抖出第二支烟。他还不想睡觉,江波涛站在这儿,他便也想陪他站在这儿,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说什么。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江波涛不知道。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

 

(二)

那天晚上,江波涛在外面待了一个小时,周泽楷就在旁边陪着站了一个小时。两人并不怎么说话。但江波涛明显感到自那晚以后,周泽楷给他的感觉和以前不同了。或者说,周泽楷待他与以前不同了。训练中的休息时间,周泽楷总是会先跑出去冲两杯蜂蜜水,再默默地递他一杯;开个战术会议,周泽楷的目光从头到尾跟着他,虽然大多数人也是如此,但江波涛总觉得那目光里有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以前的周末周泽楷通常都选择宅在宿舍,最近却好像特别热衷于约自己出门吃饭看电影买东西,就连散步都要跑来问问自己去不去。

“队长啊,你确定你这样追他了?”方明华沉思道。

“嗯。”周泽楷诚恳地点头。

“然后他呢,什么反应?”方明华问。

“没有。”周泽楷说。

“这样……”方明华叹口气,“他的意思大概是不接受。你想啊,副队情商那么高的人,又有过两段感情经历,怎么会看不出来你的意思。他没有反应,其实就是在暗示他接受不了。”

“唔……”周泽楷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这件事,本来也不应该抱太大期望。江波涛既然表示了不接受的意思,那么这个时候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到此为止,继续做朋友。

但周泽楷发现他做不到。

压抑了多年的情感一旦放开,就如同开闸的洪水般无法再次囚住。江波涛可以装成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生,但他不能再继续无视自己感情的阵阵波澜。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好多年。

江波涛知道了。

周泽楷依然和以前一样,不说,只做。

江波涛却渐渐有些慌了手脚。

他本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决定拒绝。任是心脏再大的人,在刚刚结束一段真诚付出过的感情时都会难过,哪能马上就投入到下一段感情中去呢?

再说了,对方还是个男人。

江波涛选择了尽可能地回避。看电影借口没空,散步借口太累了,吃饭每日泡食堂,逛街借口不舒服;唯有每日几杯的蜂蜜水实在没法躲开,只好硬着头皮道谢接过来。他从每一个细节提醒着周泽楷他们只是朋友,他以为周泽楷能知难而退。然而这次,沉默的枪王似乎认准了一条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未必肯回头。江波涛想找个机会跟他彻底地谈一谈,周泽楷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日复一日默默做着同样的事,却偏偏不把话挑明。

他怎么会喜欢我呢,江波涛百思不得其解。

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其实小周很好啊,真的很好……

但他是男的啊!

润滑剂江波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苦恼。他开始不知道怎么跟周泽楷相处,甚至不敢与他做过多的目光接触,不敢看他眼里那片闪烁的星辰。暗示做过了,直接拒绝说不出口,朝夕相处还不可避免。若是一般队员还可以装傻了事,可他偏偏还是轮回的副队长,团队赛的指挥,主要任务是解读周泽楷的战术意图并指挥队员进行配合。解读什么啊,我现在觉得我一点也不懂他,江波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前的笔记本上涂满一团团墨迹。他目前的状态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比赛中的发挥,而他的发挥不佳直接导致轮回团队配合中核心与其他队员的整体脱节。尽管轮回依靠常规赛的前半段已经积累了一定优势,但也禁不住后面这样毫无道理的输啊!

江波涛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桌角的新一期电竞之家。在这一期的报道中,一个记者用了两页半的篇幅分析轮回团队赛失误连连是因为正副队间有嫌隙,而又嫌隙的原因是他江波涛长期以来越俎代庖想夺权。

第二天,轮回主场对雷霆再次落败,曾被作为新一代战术大师包装的江波涛被肖时钦耍得团团转。笑歌自若在开场六分钟就撕出,然后是吴霜钩月,然后是一叶之秋,然后是无浪……调虎离山,各个击破。团队赛结束,江波涛身上的队服已经湿透,一起身便看到队员们脸上不甘愤懑的神色。江波涛擦一下汗,第一次没能在比赛结束后说出几句缓和气氛的话。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注定会是难熬的。记者们早已准备好了各种刁难,简直等不及选手们落座就举起了手中的长枪短炮。江波涛干脆连座位都没拉开,直接站在桌前答记者问。你说轮回的团队配合有问题?对,是我的判断失误;队员对我的战术指挥能力产生了质疑?可能吧,这几场我确实要对轮回的失败负很大责任,这个锅我背;这位记者要采访孙翔,孙翔别黑了脸了说两句吧……算了,我替他说;哦你想听其他人说,我是不是架空了队长……

“没有。”一个声音响起。

“周队?”记者们惊讶地看着周泽楷第一次缓缓站起来主动接过话茬。

“你坐。”周泽楷把江波涛的椅子拉开,“我来。”

江波涛懵懵懂懂地坐下了,深呼吸几下,不是幻觉。

接下来的招待会对于记者们而言变得特别艰难。周泽楷站起来得很爽快,一句“我来”也掷地有声,但给出的回答依旧让这些记者很想一头撞死。

“周队的意思,你和副队长江波涛之间不存在矛盾,是吗?”

一秒钟后:“嗯。”

“那如何解释江副这段时间糟糕的状态和队员的不满情绪呢?”

一分钟后:“他不舒服。”

“既然导致江副发挥不佳的是身体问题,也就是说,轮回很快就可以调整好并恢复正常水平?”

二十秒后:“嗯。”

“那周队认为这段时间的状态不佳对于轮回本赛季冲击冠军是否有不利影响?”

半分钟后:“不会。”

“所以轮回是否有关于完成自我调整的时间规划,以让粉丝们尽快从焦虑的情绪中解放出来呢?”

一分钟后:“好的。”

……

半小时后,一行人回到战队,各自回房。江波涛心不在焉地开门,推了三次都没把钥匙捅进锁眼。钥匙拿错了。

“江。”周泽楷的声音。

“小……咳,队长?”江波涛回头。

“有空?”周泽楷低下头,随即又抬起来,“谈谈,可以吗。”

 

(三)

周泽楷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他不是没注意到江波涛最近的异常,但他实在太急于表达,太害怕被立刻拒绝。再说了,就算他顺着江波涛的暗示就此装傻,两个人又真的可以像以前那样做朋友么?他没办法继续装傻骗自己骗别人了。

然而直到这两场比赛,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很自私的。江波涛屋里的灯总是亮到深夜,他的神情里透着越来越多的疲惫,嘴角的笑越来越程式化,眼里那丝昔日的自信已经被一次次失败打磨得渐渐暗淡下去。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好多年,江波涛不愿意接受。

他便也不愿意让他痛苦。

“对不起什么啊,是我最近状态不对,今天还要谢谢队长解围。”江波涛又露出一个程式化的笑,弧度很完美。

“江。”周泽楷看着他。

“在。”江波涛应一声。

“愿意和我……”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在一起吗?”

“诶?”江波涛有点意外,又莫名的轻松。意外在周泽楷不再刻意吊着这个问题,轻松在他终于可以做一个直接的回应。

“小周,你知道。”他轻轻说,“我有过两个女朋友。”

“嗯。”周泽楷点点头,“我知道。”

“所以我大概接受不了。”江波涛继续说。

“嗯。”周泽楷又点点头,“好。”

“我……”江波涛还打算说些什么。

“明白了。”周泽楷冲他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对不起。”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从前,除了一丝微微的尴尬。不过比起前段日子的煎熬,这点尴尬似乎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你决定放弃了?”方明华望着周泽楷。

“嗯。”周泽楷说。

“那……”方明华犹豫了一下,“队长,你也要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轮回不能再输下去了。”

“好。”周泽楷点点头,“我习惯了。”

习惯了。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很多年。

被拒绝了又如何,不过是假装回到原先那种不知情的状态罢了。这对于江波涛来说并非难事,至于他,至多比原来更沉默一点。

随着轮回的节奏渐渐得到调整,唱衰的声音慢慢销声匿迹。除了细心的粉丝发现轮回队长好像笑得次数减少了之外,一切都仿佛驶入了正轨。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周泽楷笑不笑都是那么帅。

十一赛季,轮回于总决赛负于微草,第二次屈居亚军。总归是有些令人惋惜,但考虑到今年轮回中途出了些状况,这样的结果倒也算得上很不错。领奖当晚照例是战队的庆功宴,所有人一年一度地举起酒杯,里面只有浅浅的一层象征性的啤酒。

周泽楷一口闷了,倒满:“经理,敬你。”

“啊?”经理楞了一下,举杯,“哦,哦。打得不错,小周要继续加油啊。”

周泽楷又一口闷了,再倒满,从自己的右边第一位开始敬酒:“吴启。”

“啊?”吴启也一头雾水地碰了杯。

“杜明。”

“明华。”

“泊远。”

……

“江。”

周泽楷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给喝晕了。

喝晕了的枪王也不闹,就默默地靠在椅子上发呆,眼里闪过万千星辰。一顿庆功宴匆匆结束,江波涛笑着拒绝了其他人的帮忙,自己架着周泽楷回宿舍楼。周泽楷听话得很,借着他的力一路往回挪着步子,安静得像拂过耳边的风。只是最后到了他却不肯进屋,踉跄着走到阳台说想出去看看轮回的夜色。

江波涛便跟着他出去了。

周泽楷靠着栏杆。

江波涛点了一根烟。

周泽楷忽然转过身来,双手扳住江波涛的肩。

“江。”周泽楷说,“江波涛。”

“我喜欢你。”

“喜欢你,很多年了。”

“拒绝,还是喜欢。”

“真的……喜欢……”

月光很亮,周泽楷的脸颊泛着微醺的红,他比江波涛稍高一些,做这个动作本来会显得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但他的神情却诚恳得近乎祈求。蝉鸣已经渐渐起了,吱吱喳喳的响作一曲没有调子的交响乐。江波涛闻得到周泽楷身上的酒气,周泽楷嗅得出江波涛指尖的烟味。

“小周,我……”江波涛开口。这是他半个赛季以来第一次叫人小周,而不是队长。

“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他说。

微风拂来,一池月色。

 

尾声:

“你说,怎么样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一个人?”江波涛坐在家附近的烧烤摊前,旁边坐着一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

“不是吧你,班花都让你追到手了,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哥们儿一脸诧异。

“不知道。”江波涛摇头,“我拒绝过他。”

“她还主动跟你表白啊?”哥们儿夹一筷子烤韭菜,“那你拒绝以后什么感觉?”

“说不清楚。”江波涛继续摇头。

“愧疚?”哥们儿在旁边提示。

“可能有吧,但不全是。”江波涛说,“好像还有点后悔。”

“那就是喜欢啊。”哥们儿说,“你就作吧,还拒绝,现在打电竞出息了。她还在等你吗?”

“他说他会一直等。”江波涛说。

“那你赶快着点,别辜负她。”哥们儿说。

“好,我今天回去就打电话。”江波涛抬头看了看月亮。又一个十五,虽然不是中秋,却好像跟去年中秋在轮回的时候一样圆。那天下午他忙得没来得及吃饭,便趁着赏月之机吃了两个周泽楷的双黄莲蓉月。

“挺好吃的。”江波涛说。周泽楷喜欢江波涛,喜欢了好多年,江波涛发现自己其实也喜欢周泽楷。

“是吗?我觉得有点咸。”哥们儿咬下一口肉串。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