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三零一】O Captain,My Captain

三零一战队中心粮食向短篇,收录于《永世荣光》,现解禁放出。

好喜欢老杨老林老赵这种人,想把他们都写一遍。

题目来自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
谁都看得出来,十二赛季的三零一在完成着最后的过渡。
新人沈成以ID为“幽刀”的刺客出道,白庶的核心地位日渐巩固。队长杨聪则进一步减少了出场次数,退出首发阵容打轮换。常规赛近半,三零一排名第十,与第九的烟雨有八分之差。
三零一的正副队长正坐在训练室角落里对昨天的比赛进行复盘。
“小沈最近打得不好。”白庶按下暂停键。
“遇到新秀墙了。”杨聪说,“我上午还跟他打了一场,他今天状态也很糟糕,看来还没从昨天的情绪里恢复过来。”
“唉,这样不行啊,我们的排名很危险。”白庶有点发愁。
“要不试试双刺客阵容,我带带他?”杨聪说。
“听上去可行。”白庶表示赞成。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小沈他自己。”杨聪说着自己也叹口气,“这孩子有几分天赋,就是太软弱了点,有什么心事也闷着不说,这新秀墙对他的影响比对其他人大。”
“嗯……”白庶点点头正要接话,身旁的高杰忽然“卧槽”一嗓子喊出来。
“我去,老高你喊啥!”正在让搬山躲火球的李亦辉被这一声吓得手一抖,角色直直地掉下去挂掉了。
“不是,全明星出结果了。”高杰指着屏幕说,“白副排名第九啊!”
“第九,那很高啊,恭喜白副!”李亦辉说,“队长呢?”
“队长啊,我看看……”高杰往下滑着鼠标,声音忽然低了,“三十……”
训练室里安静了一下。
有点尴尬。
“切,哪些人太没眼力见了,居然不投队长。”还是高杰打破了沉默,故意大声埋怨了一句。
“就是就是。”孙明进附和。
“就是。”李亦辉附和。
“没错。”白庶附和。
“嗯。”沈成附和。
“噗……”杨聪倒是笑了出来,“你们这一个个怎么了,怕我受打击?”
队员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有啥,我正好能歇一歇。”杨聪不以为意,“有白庶代表三零一征战全明星就够了。”
休息得时间不太长,大家又彼此八卦调侃了几句,就回去训练了。这件事本该就此告一段落。但奇怪的是,队长杨聪当天下午没来训练。
晚上也没来。
“这……队长很少缺席训练的啊,是病了吗?”孙明进问。
“不知道,他就发了条短信说要在宿舍里办点事,请个假。”白庶摇摇头。
“该不会真是因为全明星的事儿生气了吧,毕竟上午那样挺没面子的。”钱文举说着瞪一眼高杰,“你说你,八卦就八卦,还非要当众念出来。”
“我去,这也能怪我。要不是老李问到队长,我能去看么。”高杰瞪一眼李亦辉。
“我……”李亦辉要辩解。
“好了好了,都在这儿瞎猜。”白庶及时打断了三人,“先训练吧,我回宿舍看看。”
好歹把这帮活宝哄回座位,白庶自己却发起了愁。说是回宿舍看看,但要是杨聪真的是因为全明星的事儿不满,自己又能怎么做呢?没有劝别人的立场啊!
十五分钟后,还是没想到该怎么办的白庶磨磨蹭蹭地到了杨聪的宿舍。
“队长,在吗?”白庶敲门。
“就你一个?”杨聪开门四下张望了几秒,“快进来快进来。”
“哦,啊?”这个场景与想象中的相差甚远,白庶没反应过来。
杨聪迅速地把门锁上:“我在琢磨一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什么事?”白庶被自家队长神神叨叨的举动弄得有点懵,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书桌上的手提上——比赛录像的视频。不是什么正规的比赛,是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王杰希对高英杰的那场。
“队长你看这个干嘛?”白庶疑惑。
“我觉得,老王这个法子不错。”杨聪说。
“什么法子?”白庶问。
“帮小沈找回状态的法子。”杨聪说。
“啊?”白庶还是没明白。第八赛季他还在国外打职业联赛呢,对国内的事情知道的实在不多。
“诶我也不用解释,你到时候应该能知道。”杨聪说,“但是,知道了也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小沈。”
“哦。”白庶似懂非懂地答应一声,“所以队长你下午请假就为了这个?”
“对啊,不然呢?”杨聪反问。
“大家都以为你生气了。”白庶实话实说。
“我生什么气……”杨聪一脸茫然,“高杰那家伙又乱下软件把电脑弄死机了?”
“不是。”
“李亦辉又把蜂蜜水洒主机里了?”
“没有。”
“孙明进又在训练室里抽烟了?”
“他早就戒了……唉没事了队长,你忙着,我先走了。”白庶忙不迭地告辞。
“……钱文举训练的时候又偷偷刷微博是不是?”杨聪的声音飘出来。
“没有没有,他们都可勤奋了!”白庶飞快地喊了一句然后带上门,长吁一口气。照队长再这么数下去就该数到自己老是翻墙搜违禁视频了……
等等,为什么队长第一反应想到的,都是这些呢?高杰、孙明进、钱文举……唯独没有想到他自己。这样一个全心全意装着战队的队长,怎么会因为一个所谓的全明星没选上丢了面子而生气呢?
这可是三零一的队长啊。
对不起,我代表他们道歉,白庶在心里说。
……
“所以队长到底在干嘛?”几天后,孙明进还在问。
第十二赛季全明星赛新秀挑战赛,三零一新人沈成挑战队长杨聪,沈成胜。
“Who knows.”
白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二)
半决赛第三场,三零一主场对战轮回。
“今天大家都打得很拼命啊。”潘林看着转播的屏幕感慨。团队赛持续十分钟,双方已经完成三个人的交换了。
“不拼不行,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最后的机会。”李艺博说。
“很多人都觉得四强对于三零一来说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但现在看来,他们本赛季嗯目标还不止于此。”潘林点点头,“让我们来看一下眼前场上的形势,轮回还剩一枪穿云、吴霜钩月和笑歌自若,三零一还剩下潮汐、风景杀和幽刀。”
“就职业构成而言,三零一是弱方。”李艺博说,“他们没有牧师了。”
“那么李指导认为三零一会怎么处理目前的劣势呢?”潘林问。
“呃……”李艺博腹诽了一句怎么又让我预测,却还是得硬着头皮说,“应该利用刺客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从一枪穿云或者笑歌自若入手。”
“好,让我们拭目……哎呀,风景杀和幽刀怎么忽然冲吴霜钩月去了?”潘林惊道。
“可能因为……吴霜钩月血量比较少……”李艺博欲哭无泪。
“哦白庶的潮汐拦住了周泽楷的一枪穿云,现在风景杀和幽刀似乎正二对一的对吴霜钩月进行强杀。”潘林没让老搭档尴尬太久,马上切换话题。
“但这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笑歌自若正在朝那边靠近。”李艺博皱眉。
“难道三零一犯了低级错误?”潘林问。
“应该不会,现在三零一的核心白庶有‘刺客战术师’的称号,现在场上的两位又都是刺客。或许有什么出其不意的布置?”李艺博以很轻松的语调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拭目以待。
潮汐:转火
风景杀与幽刀得令,齐齐杀向笑歌自若。
“所以他们的目标还是牧师啊!”潘林恍然大悟状。
“围场打援的手段。”李艺博笑呵呵的说,这下脸不疼了。
“看来潮汐的一身板甲还是很耐打的,周泽楷到现在也没能让一枪穿云摆脱白庶的纠缠。”潘林继续讲解,“现在风景杀和幽刀都正在贴近笑歌自若,但吴霜钩月会任由他们强杀自家的牧师吗……啊?两个……舍命一击?”
“这不可能!”李艺博说,“肯定有一个是假的!”
“可是哪个是假的?”潘林说。
“这……”李艺博语塞。两个刺客,从同样的位置以几乎相同的姿势往同一个地方冲,血条也叠在一起,一时间内哪里判断得出来?
可场上的吴霜钩月必须做出判断。
迟疑了半秒钟,吴霜钩月扯住风景杀。
风景杀回身就是一记弧光闪。
“啊呀!”轮回的粉丝捶胸顿足。杜明选错了,真正开着舍命一击的是沈成的刺客幽刀。
“看来这个新人在三零一成长得很快。”潘林感叹。
“杨聪这个心理战用得狡猾,他让杜明下意识的认为这么重要的任务一定会由他亲自完成。”李艺博分析道。
“三零一的队长很会用人啊。”潘林点头,“现在双方都没有牧师了,吴霜钩月和潮汐的血量较低,一枪穿云次之,最高的反而是风景杀……诶风景杀呢?”
风景杀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啊,白庶想干什么?”李艺博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句,“向吴霜钩月开了嘲讽,他想一对二吗?”
“这不太现实啊,潮汐跟一枪穿云对打已经处于劣势了!白庶这是想干什么呢?”潘林激动地说。
导播很及时地切到了风景杀的视角,一丛一丛的灌木出现在观众眼前。
风景杀在绕路。
“杨聪的举动也出人意料啊。”李艺博说,“不过按他的路线和行动幅度来看,三零一把自己的主场优势利用得很好。”
“可潮汐那边看上去很吃力啊……唉呀,红血了。”潘林说。
“吴霜钩月也红血了,看着架势,潮汐和吴霜钩月也要交换。”李艺博说。
“可一枪穿云还有百分之四十多的血量啊,就算风景杀的血还要厚一点,难道以前的第一刺客能赢了正值当打的枪王?”潘林不解。
“风景杀到位了。”李艺博盯着屏幕,“在潮汐右后方的灌木丛里,正对着一枪穿云。”
“可周泽楷显然也随时警惕着风景杀的偷袭。”潘林说,“杨聪能成功吗?”
血量剩余百分之七的潮汐开去启风暴反击,拼命黏住血量百分之九的吴霜钩月。
风景杀不动。
吴霜钩月一招迎风一刀斩劈向潮汐,一枪穿云开启爆射,潮汐风暴反击状态结束。
风景杀仍然不动。
“百分之五……百分之四……潮汐马上就要倒下了?”潘林着急,“百分之三……百分之一……吴霜钩月死亡!到底还是潮汐的生命更顽强些。”潘林的语速越来越快,“现在潮汐最后朝一枪穿云用了英勇跳跃可一枪穿云直接一记巴特雷狙击爆头潮汐血条清零……等等一枪穿云这是被!?”
“我……的天!”李艺博都差点爆了句靠,“这才是三零一的真正意图?”
潮汐巨大的盾牌后,冲出了潜伏多时的刺客——
风景杀!
血量占优的刺客燃烧着生命,将匕首掷进一枪穿云的胸口。
舍命一击。
“这……”潘林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结束了?”
“嗯。”李艺博按捺住心里的波澜,“结束了。”
第二天,电竞周刊的头条——
“黑马三零一爆冷战胜轮回,晋级决赛!” 

 

(三)
三零一度有个操场,五年前建的,看着挺新。修跑道、整草坪,对于三零一这种非豪门的中游战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三零一的老板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忍着心疼把钱投了下去。
“要让队员有个锻炼身体的地方。”老板义正词严地说。然而马上他就泪流满面地发现自家战队里这帮死宅平时根本就懒得动。
除了今晚——
“咦,明进?”
“你们也来跑步?”
“诶诶诶,那边那个不是队长吗!”
……
“所以,我看看啊。”杨聪环视一周,“除了白庶和高杰……”
“队长我在。”一个气若游丝地声音传来,配上一张汗水纵横疲惫不堪的脸。
“啊?”杨聪吓一跳,“小高你跑了多久?比赛前不宜……”
“五分钟。”高杰顶着俩黑眼圈说。
“咳,咳咳咳。”杨聪把嘴边那句不宜过量运动咽了下去。
“这家伙身体素质太菜,我就拉他来跑了两圈,就这德性了。”李亦辉也顶着俩黑眼圈说。
“你们昨天熬夜了?”孙明进觉得这俩人很可疑。
“你问他。”李亦辉一指高杰,“半夜三更忽然跳起来大喊‘零零柒奶我一下我要挂了’,你跟他住一屋你试试。”
“喂老李没你这么卖队友的!”高杰尴尬道,“就是一个梦……你们是不知道那个梦有多逼真,冷冷的冰雨就在我脸上胡乱的拍啊!”
“去去去,以后别听着歌睡觉,魔怔了都。”李亦辉抱怨。
“如果我猜得没错。”杨聪说,“今天大家来跑步都是为了……”
“减压。”三零一众人道。
“第一次打总决赛,紧张。”钱文举老实地说。
“第一次打总决赛,紧张。”高杰老实地说。
“第一次打总决赛,紧张。”孙明进老实地说。
“第一次打总决赛,紧张。”沈成老实地说。
“不是第一次打总决赛……还是紧张。”李亦辉老实地说。
“嗯,我知道。紧张嘛,人之常情,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杨聪豪迈地举起右手。
众人等待着他的下文。
“反正我也紧张。”杨聪的右手握了握拳。
众人:“……”队长我们以为你会传授一点经验呢。
“哪有经验,我也是第一次打总决赛。”杨聪笑道。
“……啊?”众人一愣。
真的,第一次。
这是三零一度这十年来第一次进总决赛,也是所有除了李亦辉外的三零一队员第一次打总决赛,包括队长杨聪。
杨聪看着若有所思的队员们,缓缓开口:
“大家这几天的状态我很清楚,激动、新奇、紧张、压力。因为我们在赢了轮回,我们进了决赛。粉丝说我们是黑马,媒体说这是爆冷门。”
“其实不光是别人,我们自己,心里恐怕也是这么想的。说白了,我们当中游战队当得有点习惯了,自己给自己的定位就也成了中游。”
“但仔细看看我们的队伍。白庶,全明星选手,刺客战术师;亦辉,虽然这两年不在全明星里,但这也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包括你所在战队的原因。你的真正实力不在轮回的吕泊远之下。高杰、明进、文举都是经验丰富的选手了;小沈的天赋很不错,成长得也很快。当然,还有我这个动不动就扔一下匕首的老刺客。”
“说实话,三零一能走到决赛,我已经很满意了。但人嘛,多少有点贪心的……”
众人就这么站在跑道上,听自家队长拉家常似的说着这些话。天色已晚,夜幕渐沉,周围的一切都显得不那么分明。微风携着几片落叶打着转,飘出去又飘回来。
“……我们的目标,是冠军。”
杨聪的眼里有光。
“对,我们的目标是冠军!”
三零一度所有人的眼里都闪着光。
“队长,带我们再跑跑吧。”李亦辉说。
“好。”杨聪笑着点点头,“咱就不在操场跑了,绕着三零一跑一圈,怎么样?”
“好!”平时难得动一动的一群宅男此时豪气干云地一声吼,跟在杨聪后面。出了操场是宿舍,再往西是训练室,然后是食堂。训练室到食堂的路旁栽的全是了白玉兰,一到春天时候整条路都清芳四溢……
杨聪跑得挺慢,似乎在一路走一路看,他们也就在后面跟着,一路走一路看。
这是他的三零一。
这是他们的三零一。
“等等,我们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儿。现在几点了?”杨聪忽然站住。
“七点十分……七点十分了!”高杰惊悚道。
“我去,赶快回会议室,白庶该等急了。”杨聪一拍脑袋,“跑起来跑起来!”
让我们转换到白庶的视角——
“不是七点开会的吗,这人都哪儿去了?”白庶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陷入沉思。

 

(四)
玩荣耀的人都知道曾经有一匹黑马。叫兴欣,从挑战在一路杀到季后赛半决赛总决赛,直至总冠军。它让所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传奇。

但能够创造传奇的毕竟只是少数人。

三零一到底没有能继续黑马下去。

客场大比分输,主场团队赛鏖战五十多分钟后战至最后一个人倒下,他们终于还是在这个荣耀最高的舞台败给了蓝雨。
“我们发挥得很不错,只是对手更出色。我对三零一的成绩、队员们的表现都十分满意了。”赛后记者招待会上,杨聪说。
“不过亚军对于三零一而言已经是史上最好的成绩了。”有记者站起来,“请问杨队,本赛季三零一的双刺客变化多端,很让人眼前一亮。下个赛季还会继续这种阵容吗?”
“不会了。”
“为什么?”
“因为我打不动了,要离开喽。”
原本有些嘈杂的记者会现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怯怯私语的、交头接耳的人们都在那一刹那抬起头来,看着杨聪——这位三零一的初代队长,笑着缓缓站起来。
“虽然不太甘心说出这句话,但确实,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算一算,这已经是我职业生涯的第十个年头。这十年里,我看着三零一从只有一间小训练室逐渐变成现在的样子,看着很多人离开,看着很多人进来。但我想说的是,能遇见你们,从前的和现在的队友们,是我的荣幸。”
“这是三零一第一次打入总决赛。就像刚才那位记者同志说的,亚军,三零一史上的最好成绩。我感到很幸运,能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和队伍一起突破自我。我很满足,但我希望我的队友们不要满足,因为三零一有这个潜力朝那个最高的目标进发。”
“最后我想说,所以在这里,我要感谢。感谢老板,感谢队友,也感谢多年的对手们。三零一的队长将有白庶接任,副队由沈成接任。我相信,三零一会在他们的带领下,创造更好的未来。”
“再见。”
杨聪十分平静地说完了退役感言。他的退役不算意外,也没什么值得伤感的,就像是一段列车走到终点,到站便应该下车一样。他笑着向记者们微微鞠了个躬,又朝队友们点了点头,转身退场。
三零一队员们也没有什么悲伤的神色,只是全体起立,目送他们的队长离开。
当晚,三零一举行了庆功宴,也是践行宴。从老板到经理到普通队员都参加了。
“怎么样老杨,今后有没有什么的打算?”经理问。
“先去度个假,以后的路慢慢想,不着急。”杨聪说。
“行啊,三零一随时欢迎你回来。”老板倒了两杯酒,递一杯过去,“以前你总说打比赛不沾酒,现在能喝了吧?”
“能。”杨聪接过来,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我去你一口闷了?”老板目瞪口呆,那可是洋酒,洋酒啊,少说四十多度,“老杨你平时不喝酒,可别一下子太猛了啊。”
“我就试试。”杨聪笑着又往杯子里倒满酒,“经理,我敬你一杯。”
“啊,哦哦。”经理也处于震惊中,机械地碰了一下杯。
杨聪又一饮而尽。
“诶队长你不能这样喝,洋酒后劲很大的。”白庶急忙阻拦。
“没事,我喝多了不是还有你们吗。”杨聪又倒一杯,“来,对对对你喝果汁。白庶,三零一以后就交给你了,干!”
就这样,众人看着杨聪一个一个地敬酒,一杯一杯地喝酒,行动自如神色如常。
“我靠想不到队长那么能喝!”李亦辉小声感叹道。
“这简直……太吓人了。”高杰刚说完就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回头,杨聪已经到了他这里。
“队长,我敬你我敬你。”高杰急忙站起来。
“嗯。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杨聪端着酒杯沉吟片刻——
“快高长大,英杰。”
……?!!!
“队长你叫我啥……我是高杰啊……三零一的高杰不是微草的高英杰啊!”
“嗯?”杨聪定睛看了看,“哎呀,不好意思,说错了。星辰剑对吧?”
“对……吗?”高杰一脸懵逼。
“唔,那就干了。”杨聪喝完这一杯又转向李亦辉,“那个,搬山!”
“……在?”李亦辉同样一脸懵逼。
“喝一杯,好好加油……你拳套呢?”
“啥?”
“队长喝多了。”白庶最快反应过来,起身把人扶回座位。
“谢谢。”杨聪很听话的坐回去,抽出盘子下面的餐巾开始卷。
“老杨你这是……干嘛?”经理一头雾水。
“我?打造银武啊。”杨聪说。 

 

(五)
白庶发誓,自入队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自家队长这个样子。如此的……天真烂漫……
“舍命一击!”杨聪举着卷成筒的桌布说。
“小高,你的,白光剑!”杨聪递一根筷子给高杰。
“小沈先别动,等他过来。”杨聪盯着上菜的服务员。
“队长……”白庶觉得又好笑又感动。这个队长,醉得明显神志不清,心里装的却还全是荣耀。
他真的甘心退役麽。
虽然嘴上说没有遗憾,说打不动了,说拿到亚军已经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很不错的句号。但是,有哪个热爱着荣耀的人,会不希望自己永远能继续打下去,不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拿到哪怕是一个冠军呢?
“不好意思,我可能喝多了……不过你们要,要加油……三零一以后会拿冠军的……”杨聪说着说着,人就滑到桌子底下去了。
“诶队长……你们吃吧,我先送队长回去好了。”白庶把人弄起来,半哄半劝地说,“队长,回战队休息,好不好?”
“唔……好。”杨聪说,“白庶你要好好干,没有洋葱,白薯也要带着三零一好好加油!”
噗……
外面,月夜,星空,无人。
白庶费劲扒拉地架着杨聪往外走,听着后者一路语无伦次地絮絮叨叨,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地叫着各个队员的名字。当然,重复得最多的,是三零一。
白庶突然就想到了一首诗,一首他在国外读过的为数不多却印象深刻的诗:
Ocaptain, my captain!Ourfearful trip is done,
The ship has weather'd every rack, the prize we sought is won,
The port is near, the bells I hear, the people all exulting,
while follow eyes the steady keel, the vessel grim and daring…
队长啊,三零一这赛季是亚军,离最高点只有一步之遥的亚军;
三零一收到了好多赞助商塞过来的合同;
三零一训练营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三零一的明天充满希望。
可是你。
要离开了。
……
杨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除了莫名其妙的头疼以及死活都想不起前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我昨天好像喝酒了?”杨聪迷茫地说。
“是吗,哈哈,可能吧。”众队员装傻。
“有什么黑照赶紧给我删了啊,别想发到微博上再艾特我。否则……”杨聪说。
“否则就怎么样?”队员们笑嘻嘻地问。
“我就改行去讲相声,名为三零一不为人知的二三事,反正趁现在三零一还火着。”杨聪不紧不慢地说。
“我靠队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脏了!”高杰夸张地捂胸口。
“还叫队长呢,该改口了。”杨聪笑道,“叫老杨吧。”
“这多别扭啊,体现不出我们对你的尊敬。”孙明进说,“得有个特别的称呼。”
“要不我们管你叫队长,管队长叫白队?”李亦辉说完了自己先摇头,“不行太混乱了,我都记不住。”
“诶我有个提议。”白庶开口道,“叫Captain如何?”
“Captain?”
“对,老外的那套叫法,就是队长。”白庶说。
“这个不错,高端大气上档次。”高杰点头表示赞同,“Captain!”
杨聪到底没有再在三零一逗留太久。把该交代的东西交代完,施施然把行李打了个包,就挥一挥衣袖准备离开了。
“队长,我们集体去送机吧。”李亦辉有点不舍地说。
“送机?”杨聪愣了一下,“我打个车就到家了,送什么机?”
“呃,咳咳,咳咳咳……”李亦辉尴尬。
“哈哈,行了不用送了。”杨聪在战队门口站定,“反正我就在T市,有什么事随时找我。陪练可以,陪聊也可以!”
“那队长,我们……”白庶开口。
“还叫队长?”杨聪半开玩笑半认真。
“Captain.”白庶不好意思地笑笑。
“嗯。”杨聪也笑了,拉起行李箱准备走,却又转过身来拍拍白庶的肩,“白队。”
“啊?”
“交给你了。”
简简单单四个字,但白庶知道它们的分量。
“嗯。”白庶用力一点头,“我会的。”
“加油哦!”杨聪说,“不光是三零一,世邀赛也要加油。我看到你桌上的邀请函了,去拿个冠军回来。”
“好的,一定。”白庶说。
“行,那我走了。”杨聪重新拉起行李箱,朝身后挥挥手,“再见,大家保重!”
“再见,Captain!”队员们齐声道。

后记:
夏休的某一天,白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三零一度工会会长,说最近公会里有个怪人。
“每天穿着一身灰噗噗的装备神出鬼没的。平时看不见他,一到抢Boss就跳出来。”
“捣乱吗?”白庶问。
“不是,是帮忙。开了舍命一击就把人家的MT扎死,然后别的公会就乱了,我们捡便宜。”会长说,“我怀疑,这个人是杨队”
“唔,很有可能。”白庶说,“他一般什么时候上线?”
“通常都是有野图的晚上。”
“好,下次有Boss了通知我。”
于是当晚白庶就接到消息,东部荒野有Boss刷新。他马上找出一个骑士小号登录了游戏,同时用QQ弹了三零一的其他队员:“用小号登神之领域,去东部荒野。”
人很快集齐。
“所以队长,我们来这儿干嘛,抢Boss?”一个小剑客跑过来,听声音是高杰。
“等人。”白庶神秘地说,“明进你做好准备,一会儿我要救一个人。”
“谁?”孙明进的守护天使问。话音未落,就见抢Boss的人群一阵骚乱,一个几乎只拿了一个匕首的刺客裸奔一般冲出来,匕首直指兴欣工会领头的术士。
“卧槽——”术士的血条迅速下滑。
“哈哈哈哈老魏!”刺客的血条迅速下滑。
“小杨你这样同归于尽有意思麽?”术士吼完就挂了。
“有啊,在网游里舍命一击比在赛场上还过瘾!”刺客笑道,血线也即将一滑到底……
诶,怎么还没死……哪里来的骑士?还有……守护天使?
“Captain快同意组队,我好给你加血。”守护天使说。
“Captain委屈你在盾牌后面躲一躲啊。”骑士说。
“没事Captain挂不了的,我们看着呢!”柔道和剑客说。
“队……Captain,晚上好。”另一个刺客说。
刺客的角色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是你们?
嚯嚯,是你们。
他透过刺客的眼睛看着走向他的那些陌生的角色,却又觉得异常熟悉。
久违了,各位。 

 


评论(1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