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食用说明+楔子)

食用说明:

1.中篇。cp喻黄,当暧昧向也行,反正感情戏不多(你。

2.开坑属于“临时起意”,社科学生,生物相关知识贫乏,能百度的尽量不出bug。若存在问题,欢迎指正。

3.出场人物包括喻文州、黄少天、叶修、林敬言、张佳乐、魏琛;百花和蓝雨众人属于打酱油群众;伞哥只在回忆中出场。

4.虽然想着不要ooc,但写出来好像还是ooc了。剧情向怎么这么难写orz。

5.结局HE或开放式。

 

楔子

叶修来到蓝雨的时候正是中午。刚进门,徐景熙和卢瀚文就匆匆忙忙跑出来给他接行李。就连一向比较懒散的郑轩也闻声而出,手里还端着两碗刚泡开的方便面。叶修看着迎接救星般的三个人,只见他们眼里都闪着无比期待的光。

“冯主席也没跟我说清楚具体什么情况。”叶修看了一圈,“文州和少天呢?”

“队长已经在办公室待了两天没出来了,黄少……唉。”徐景熙叹气。

“面有多的吗?”叶修转而问郑轩。

“啊?”郑轩一愣,“有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修直接拿过两碗泡面往喻文州办公室走。他在昨晚接到前往蓝雨担任临时指挥时还以为是喻文州出了什么事,现在看来,出事的是另一个人。

果不其然,一进屋,他就被浓浓的咖啡味呛得一个喷嚏。

“你这是要咖啡因中毒啊文州。”叶修放下泡面,决定给自己来根烟中和一下空气中的味道。

“叶神?”喻文州从一沓资料后面站起来,“来得这么快,怎么也不通知我们到机场接你啊。”

“上面的任务派得这么机密,我哪敢瞎张扬。”叶修坐下,“边吃边说,出什么事了。”

“唉。”喻文州说,“记得百花和蓝雨上次的协同任务吗?”

“怎么了?”叶修问。

“少天失联。”喻文州低头往嘴里塞一大口面,半晌才咽下去,声音微微颤抖。

“三天了。”喻文州说。

G市,冬天,蓝雨缉毒队。队长喻文州,代号索克萨尔,以思维缜密处事沉着而闻名;副队长黄少天,代号夜雨声烦,又因多次贴近跟踪抓捕罪犯而获称“妖刀”。三个月前黄少天接到总部秘密调令,让他到Y省边境的某个犯罪集团卧底跟踪。眼看情报摸得差不多可以收网,黄少天却在三天前忽然失联,电话号码被注销,也没有留下其它任何可以联络的讯息。

“所以……”叶修沉吟片刻,“总部调我过来暂代队长的意思是?”

“我递了申请。”喻文州说,“等你来了,我就去Y省,百花那边已经帮忙打造了假的身份信息。”

“什么信息,G市的毒枭大佬?”叶修放下筷子。

“嗯。”喻文州点头。

“有点胡来。”叶修摇头。缉毒警通过打入犯罪团伙内部来一锅端的情况虽然不少见,但通常都要选那些思维敏捷、心脏强大、近身格斗能力强且能够装得足够痞气的警察,还要在有外围配合及罪犯内部不警觉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且不论黄少天是否已经暴露,单看喻文州的个人条件。思维敏捷和心脏强大是没问题的,但近身格斗能力,客气地讲,确实不强。

“你看上去就一点都不像毒贩。”叶修实话实说。

“未必。”喻文州从叶修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将烟雾吸进去再呼出来,坐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吊儿郎当的二郎腿。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往面前的纸上倒出少许后用管子吸进去,一脸迷醉。

“可以啊你。”叶修往抽屉里看,还有好几瓶没撕标签的维生素c含片。这玩意弄碎了了以后也是白花花一片,倒可以勉强乱真。

“还过得去,就练了一个晚上。”喻文州平静地把欲死欲仙的神情收起来。

“看来你已经决定非去不可了。”叶修说,“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去机场。”喻文州从办公桌下拎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小包衣物。

“也不休息一下,熬了两个晚上了吧。”叶修啧了一声,“你现在的脸色还真像个嗑了药的。”

“有这个效果更好。”喻文州笑笑,“到飞机上再休息吧,少天那边耽误不起了。”

“那你自己当心。”叶修说。

“好的。”喻文州走到门口又回头,“叶神,如果我和少天都回不来,可以暂时请调魏队回来照看蓝雨。”

“路上戴口罩。”叶修提醒道。

“哦,好。”喻文州答应道,心说这位教科书式的资深缉毒警似乎对口罩有特别的钟爱,凡是执行任务必然会戴。不但他自己戴,还要求属下戴,以前的嘉世和现在的兴欣都是如此。有后辈好奇地问过他为什么,他只是淡淡地说是以前的朋友留下的教训。

十年前,缉毒警苏沐秋在休假期遭遇车祸。事故三天前他刚刚带队端了一个制毒工厂。叶修接到消息紧赶慢赶,却依然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这辆车的行车路线太奇怪了,车祸绝对不是意外。” 

“车主药检呈阳性。”

“查出来了,小苏他们上次的行动有几条漏网之鱼,这恐怕是场报复。”

“小叶你和沐橙这段时间也要小心,尽量少出门,就算出去买菜也一定要做好伪装。”

“是啊,小苏这次就是大意了。”

……

叶修走到蓝雨门口,看着喻文州的车渐行渐远。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