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05)


第五章

戚老大不来了。

代表他跟喻文州谈判的居然是黄少天。

黄少天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微妙,一板一眼地说着场面话,给喻文州的回应有着相当程度的延迟。喻文州观察到了,黄少天耳中塞着一副微型耳机,看来那一头在进行遥控指挥。

还是他们在做决定,派少天来这里只是充人头,喻文州断定。

“罗先生,你做得了主吗,为什么戚老大不来呢?”喻文州故意这样问。

“哈哈哈。”黄少天干笑,过了几秒才回答,“当然做得了主,这么点小生意哪里需要他老人家出马。怎么样杨老板,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在这里?不好吧,太明目张胆了点。”喻文州摇摇头。对方的人一个没来,就来了个黄少天,这个时候行动无异于前功尽弃。再说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哪有钱啊。

“这里真热。”喻文州说,“蒸个桑拿吧罗先生,我请。”

“好啊那就让杨老板破费了!”黄少天这次秒答。

两人于是走进更衣室换上浴袍。桑拿房里蒸汽弥漫,氤氲成一片模模糊糊的光景,给人制造出一种慵懒松散的幻觉。

“来日总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黄少天忽然开始哼歌,一边哼一边用手指在腿上小幅度敲节奏。歌声很轻,调也不是很对,节奏却一下两下敲得非常准。

1,23,132。

不做生意。

喻文州靠着墙,也敲着回应:

21。

为什么?

黄少天敲击:421,12。

怀疑你。

喻文州微微蹙眉。

“怎么办?”黄少天用眼神询问道。

喻文州沉吟片刻,敲击着回答:“延期做,就当这次没谈好。”

“好。”黄少天点头示意。

黄少天的伤还没好利索,不能在桑拿房待太长时间,两人做了简单的交流后便匆匆出去。表面上的对话成了双方默契的做戏,喻文州坚决要求戚老大在场监督验货,黄少天坚持马上交易。到最后,戚老大那边松了口,明天改个地点见面交钱交货。

“好啊那就这么定了。”黄少天换下浴袍走出去,一段乒乒乓乓的极吵的音乐声忽然传来。他下意识地皱起眉:“靠啊谁把钢琴弹得这么难听!”

“是有点。”喻文州也忍不住想吐槽,结果抬头往钢琴师的位置上一看,“额……”
是叶修。

叶修一袭晚礼服,坐在会所大厅的中央,十分认真地弹琴,只是弹出来的音乐和脸上陶醉的表情实在不太般配。喻文州初初听到时也忍不住想笑,过后一想却又觉得不太对——叶修卧底得好好的跑去弹什么琴啊。

林敬言和张佳乐此时和似乎都有意无意地看向这边。

黄少天没来得及想到这一层,因为耳机里的声音已经在催促他回去。他低低地“嗯”了一声,便换上一个轻松的语调:“那杨老板,我先走了啊,咱们明天见。”

“等等。”喻文州下意识地喊住他。

“怎么了?”黄少天不明所以。

“没什么。”喻文州顿了顿。他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究竟怎么回事。话赶话的当口,他只好也笑着对黄少天说:“还请戚老大明天不要失约。”

“没问题。”黄少天在一个极短的瞬间朝喻文州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离开。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上次明明说好了,一切和都准备就绪,这个戚老大为什么忽然又不来了呢?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喻文州很想直接过去问问叶修他们,刚迈了一步就收住了腿。这种地方,能潜伏着他们的人,也能潜伏戚老大的人。

手机恰在此时响起。来电人:芽儿。

喻文州点接听,把手机举到耳旁。

下一秒他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手机脱手,摔入楼下的水池中。

“老杨……老杨?喻队?”于锋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电流音愣了。他在外面埋伏着看不到里面,这是什么情况?

“诶哟喂哥们儿,对不起对不起。”一张油光满面的大脸几乎贴到喻文州眼前,“我……我喝多了,不好意思……手机钱我赔!”说完从皮夹里抽出一沓百元大钞往底下一扔。

“妈的。”张佳乐想冲上去。

“混账东西。”林敬言也忍不住爆了粗。

叶修一曲弹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擦手,口袋里还有枪。

这是不是意外?

喻文州在摔下去的一刻有点懵。手机从这么高掉到水里肯定是废了,这位土豪的醉汉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叶修他们的目光肯定都在看着这里,只要他做一个暗示就可以冲过来。但是不行,少天已经回去,自己这边绝对不能暴露。

手机坏了就坏了,得继续演下去,不管这个撞人的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从现在开始,他无法再得知于锋他们的具体部署。

无妨,身上还有窃听器。

喻文州先递了个眼色暗示不要行动,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他现在是“杨老板”,得按照一个毒贩的身份做出适当的反应。毒贩的反应应该是怎样的呢,勃然大怒?还是息事宁人?

喻文州冷冷地看着那个肥头大耳的土豪。

“你干嘛?”对方被看得有些发毛,不过很快便拿出更加嚣张的气势,“嫌不够啊?嫌不够爷这里还有!”说完又甩几张票子。

“呵。”喻文州冷笑一声。现在他可以确定了,这货就是来挑事的,只是不知道他属于戚老大还是发财哥。总之不论他是哪派的,以他现在身价上亿的身份设定,绝不能做出“有失风度”的反应。

“兄弟。”喻文州似笑非笑地拍拍对方的肩,“太少了,不值得我弯腰捡。都是在道上混的,最好都客气着点。”

对方觑着眼不说话。

喻文州笑笑,扬长而去。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