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烟雨】[GGSI] 竞 05

应企划要求,还是要继续努力更。
这章委屈楚队了。
抄送  @GGSI Project主页

“楚云秀,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楚云秀!”

“喂,醒一醒啊秀秀,老班叫你。”

“……唔?”楚云秀迷离着一双眼从桌子上抬起头,正撞上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她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然后果不其然地看到了摊在桌面上的数学试卷。

“解释一下怎么回事。”班主任拿起试卷抖了抖,“选择错一半,填空错第一道,后面三道大题完全空白。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做的。”

“对不起。”楚云秀挤出一个笑,“我考到后面不小心睡着了,这次数学没做好。”

“不止数学吧,其他老师也跟我反映过。”班主任叹口气,“云秀啊,你高三了,要清楚自己的首要任务啊。”

“嗯嗯。”楚云秀诚恳地点头。

“你以前底子不错,不能坏在最后这一年。”班主任说。

“嗯嗯,一定。”楚云秀诚恳地继续点头。

“我也不多说你,自己自觉,不要再熬夜看剧了啊。”班主任说。

“嗯……嗯?”楚云秀机械地点了下头后忽然觉得不对。看剧?她这段时间忙成这样,收藏夹都满了也没点开一部啊。

“我很相信你,但你要有自制力。”班主任继续热切地耳提面命。

楚云秀张了张嘴:“……”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回应了。

楚云秀其实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每天熬夜,成绩下滑,上课都在琢磨着怎么编舞,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还能怎么办呢?烟雨现在不能没有她撑着。

再说了,这段时间里倍感压力的也不止她一个。

李华觉得自己已经快把头发给揉秃了。

他当天费了好大劲才说服孙亮和徐向明接受这种“以古典乐器给现代舞伴奏”的办法。但是静下来的时候仔细想一想,才发觉他其实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明明觉得编出的曲子不伦不类一塌糊涂,却偏偏还要硬着头皮编下去,这种感觉比任何一次没有创作的灵感还要痛苦。

“华哥。”有人戳了戳他的肩膀。

“干嘛?”李华一句话出口忽然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忙调整了一下情绪,“什么事?”

“诶你没事吧?”同桌凑过来,“一个人嘟嘟囔囔半天了,谱子上就写了一行,不像你的风格啊。”

“本来就不是我的风格。”李华苦笑着伸了个懒腰,余光无意中瞟到隔壁桌上摊开的英语卷,“啊这个今天要交?”

“要检查,还有三分钟上课。”同桌说。

“糟糕。”李华忙不迭地翻抽屉,“哥们儿,江湖救急啊,今天就全靠你了。”

烟雨的人气倒是在一路上升。

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各社团都拍出了包含了新成员的宣传照,舒可欣和舒可怡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两个。漂亮自不必说,两人的pose都给人一种清纯不做作且默契自如的感觉,让人看一眼就会留下很深的印象。人们甚至觉得,这对姐妹花的风采已经盖过了烟雨的当家舞见楚云秀。

校方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的,这本来就是他们招进这对姐妹的目的。在他们看来,烟雨这赛季的发展势头方兴未艾,正是一改从前的温吞作风,冲击最高奖项的时候。他们甚至要求烟雨集体去拍一个较长的宣传pv。

楚云秀不说话。

“时间不会长,最多占用两个下午,学校还是很为你们考虑的。”校长说。

“还有一星期就是预赛。”楚云秀定定地看着校长。

“我知道,预赛而已。”校长笑笑,“我对你们很有信心。”

“这样啊。”楚云秀也笑笑,“那您安排其他人去吧,我不去了。”

“那怎么行。”校长皱眉。

“我只会跳舞,不会拍MV。”楚云秀说。

你对我们很有信心?学校对我们很有信心?粉丝对我们很有信心?

不好意思,我没有。

我对这赛季的烟雨一点信心都没有。

“云秀啊。”校长摆出一副循循善诱的姿态,“我知道,新人太抢风头了,你肯定不高兴。但你是烟雨的队长啊,胸襟要开阔一点,凡事要为社团多想想,知道吗?”

楚云秀沉默两秒:“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校长拉下脸,“不要嫉妒自己的队员。”

楚云秀不可思议地望着校长。

“好了,先回去吧,记得叫队员周二周三集合。”校长端起了茶杯。

楚云秀盯着校长,确信这是命令。

她“哦”了一声,转身出门。

她一口气冲到操场连跑了四圈。

校长啊,你们居然是这样想的。

楚云秀撑着旁边的栏杆休息。好累,真的好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让人精疲力竭的疲惫。她实在是想不到,她每天殚精竭虑苦苦支撑的努力,换来的只是旁人附带无限恶意的揣测和评论。

烟雨已经不是当年的烟雨了,不是那个一心想提成绩,发奋苦练的烟雨了。她也不是那个可以把队伍一往无前带往胜利的队长。

楚云秀有点想哭,但终究没能哭出来。

手机忽然振动。她懒得看来电人的姓名,闭着眼睛按下接听键便将手机举到耳边:“喂。”

“秀秀?”苏沐橙的声音,“你没事吧,声音怎么这么哑。

“沐橙啊,我没事我没事。”楚云秀振作了一下,“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跟叶修来S市转转,顺便想来看看你。”苏沐橙说,“今晚有时间吗,出来吃个饭?”

“我今晚……”楚云秀本来计划着晚上去练舞,但校长刚刚的一席话已经浇灭了她今天所有的干劲。

“有空。”她说,“你们什么时候约我,我什么时候有空。”

评论

热度(64)

  1. GGSI Project主页换壳翻车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