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07)

第七章

黄少天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让他大声说一句话,那一定是:

“靠靠靠靠靠靠靠太他妈难咽了这些帮人带毒的人怎么想的为什么要为了几万块钱冒这么大的风险受这么多折磨还有啊那个塑料包装也不知道结不结实希望一定不要破啊啊啊啊啊!”

但事实上他并不能说话,也说不出话——他感到自己已经快被一块块大体积的塑料丸噎得快要撅过去了。藏毒人通常都会提前接受吞咽完整大块物体的练习。而他黄少天,自然没有接受过这类的“训练”。

粗糙的固体卡在喉咙,人被顶得直犯恶心,却还要忍着翻滚的呕意把东西往下咽。好容易将一颗硬塞下去,黄少天已经憋出了生理泪水,一抬头却还是四周一片冷冷的目光。

黄少天擦了擦汗,拿起第二颗塞入口中。空气安静得很,甚至连他费力吞咽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这种感觉不好,十分不好。是自己暴露了吗,哪里出了问题?

黄少天猛地呛了一下,顿时咳得有些收不住,捂着嘴蹲下去,一身冷汗。

但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在迅速地思考。
“好了。”戚老大终于发话。

黄少天已经强咽下去七颗毒丸。

“你和那个姓杨的什么关系。”戚老大说。

“什么关系?我代表……咳……代表老大跟他谈生意啊。”黄少天喘着气。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戚老大说。

“不是G市的‘生意人’吗?跟老大你一样啊。”黄少天说。

“他是‘蓝雨’缉毒队的队长,喻文州。”老赵冷冷地说。

黄少天的脑海中在一刹那闪过无数念头。正好这时一阵胃酸顶上来,他也就顺势撑着桌子趴下去一通干呕,顿时整个口腔都充斥着胃酸和胆汁的苦涩味儿。但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根本顾不上难受了。

队长暴露了?

怎么暴露的,哪个环节出了状况?

队长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他又该怎么办呢。

“辛苦你了。”戚老大很和善地拍了拍他的背。

“老、老大。”黄少天决定把戏做到底,“你们是不是怀疑我,怀疑我跟那个姓杨的有关系?”

戚老大不语。

“哪里的消息?”黄少天问,“发财佬那边提供的?”

戚老大默认。

黄少天明白了。发财哥那边大概是通过什么手段查出了喻文州和他的真实身份,但却偏偏只将喻文州的透出去。这其中安的当然不是什么好心,只是想借警察的手让他们和戚老大火并一场两败俱伤罢了。

既如此,不如试着将计就计?

“老大!”黄少天忽然眼里含了些悲怆,“这三个月我跟你出生入死,那一场交易我不是冲在最前面?”

“现在不怀疑了。”戚老大指指毒丸。

“不过既然你已经吞了不少,就干脆委屈你也做一次带毒人吧。”老赵在旁边说,“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去接‘杨老板’。”

“接他干嘛?”黄少天问。

“警察肯定已经盯上这附近了,不能马上动手。”老赵说。

“嗯。”戚老大淡淡地开口,“路上解决掉。”

“是。”老赵点点头,转身招呼身边的弟兄和那群藏毒人,“走,上车。”

“上车上车。”黄少天唰地一下拉上外套拉链,遮住被汗水浸透的衬衫。

喻文州到底还是见到了黄少天,在载满乘客的大巴上。黄少天看着窗外,似乎在发呆,似乎避免跟他进行任何眼神交流,只有右手的食指在窗棂上闲不住似的地轻轻敲着。

“223.43.133”

危险。

“41.123.213”

你暴露了。

“121.2……”

黄少天的动作忽然停了,双手抱臂靠着后背,眼睛也缓缓闭了起来。喻文州在心里嘀咕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他没看懂。
但他很快就发现黄少天的脸色极其的差,牙关也紧咬着,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他怎么了?

“喂年轻人,你掉钱了。”司机忽然叫住他。

“我?”喻文州觉得这声音有点熟。下意识地回头看,只见司机递过来一张半新不旧的百元钞票。他伸手去接,目光却顺着钞票瞟到了捡钞票的人的脸上。

这是……

“小子挺有钱啊,这么大的票也到处散?”那人戴个挡阳光的廉价墨镜,粗着嗓门说。

魏队?

喻文州的手稍微有点颤抖。不错,面前这个人就是魏琛,蓝雨缉毒队的第一任队长。

“如果我和少天都回不来……”

“可以暂请魏队回来照看蓝雨。”

这是他临行前对叶修说的话。

喻文州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希望。既然老队长都亲自来做“司机”,那么蓝雨和百花的其他人,包括前来帮忙的叶修、林敬言和张佳乐,一定就在附近。

喻文州平静地道了声谢,不动声色地接过钞票,只见上面的“100”被圆珠笔从中间横着花了一道,像是被截成两段,右边没有出头。于是他走到第五排最左边的位置坐下。腰部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硬的东西硌了一下,他也没吱声,只装作很舒服的样子靠着。

“杨老板,过去就交货?”老赵说。

“嗯。”喻文州颔首,“货呢?”

“藏得好好的。”老赵说。

“好,那出发吧。”喻文州故作惬意地打个呵欠。座椅后面硬硬的东西依然硌着他,他知道那是给他准备的枪。

魏琛踩下油门。

喻文州不出声地深呼吸了几下。

最后收网的时候终于要到了。

只是……少天,你没事吧?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