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林方/段子体/工作背景】隔壁的老板看过来(01-11)

脑洞大开,码一点试试。并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反应好就继续写。
开坑一时爽。
首次尝试uu体,顺便借此机会向写双花的萨摩太太表白致敬!

-01-

从G市到N市飞机晚点了五个小时,

所以方锐从摆渡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夜
里两点。

当他有点迷迷糊糊地拖着行李走出机场时,他意识到了两个问题:

第一,N市下雨了

第二,他没有带伞

但他还是得连夜赶到租好的住处。和别人合租的两房一厅,另一个人租客姓林。
他大概只知道这些。

-02-

方锐看了看黑透了的天,又看了看还剩百分之二十电量的手机

果断地决定冒雨打车。

一来是他第二天就有个面试,总不能在机场过夜

二来从这里走到的士车的那段路大部分都在室内。

说不定等到了以后雨就停了呢,方锐乐观地想

但他很快就发现是自己太甜了。

就在这个盛夏的晚上,从郊区到市中心一路

N市的雨,从大雨,到暴雨
再到大暴雨。

-03-

方锐一开始还一边很惆怅地看着窗外,
一边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蜡。

但他很快就没心思惆怅了,因为他发现
前排的司机师傅开车的姿势越来越放荡不羁。

先是单手抓方向盘,

再是戴上一只耳机,

然后……好像连眼睛都只有一只是睁着的了。

-04-

“师傅?”方锐试探地叫一声。

“……”没回应。

“师傅!”方锐又叫一声。

“……”依然没回应,倒是方向盘应声歪了歪。

“师傅!!!”方锐喊道。

“唔?唔!干嘛干嘛?”司机一个激灵踩了个急刹。

于是方锐的脑袋直接磕在前面的座包上。

-05-

“卧槽你叫什么叫!”司机惊魂未定。

“卧槽……差点撞上路灯了。”方锐惊魂未定。

“这不是没撞上么。下次别这么大惊小怪,撞到了再叫不迟。”司机嗔怪道。

“哦。”方锐说。

方锐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但说不上来,于是揉着脑袋坐回去。

……卧槽?撞到了再叫?

你们N市人心真大,方锐想。

-06-

于是接下来的一路方锐都没敢打盹,尽管他困得要命

但要是司机再犯困那就真要命了。

好在两个人都还算是能聊天的人,

你三言我两语的,路上也不算太难捱。

-07-

方锐得知了司机的工作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这么辛苦是常态

司机得知了……

“Z大毕业生,到这找工作?”司机说。

“算是吧。那家公司已经认可了我的简历,说好就差一个程式化的面试了。”方锐说。
“什么公司?”司机问。

“呼啸仪器有限公司。”方锐没什么底气地说。

“哦……”司机若有所思。

“听说过吗?”方锐满怀希冀。

“从来没有。”司机诚实地说。

-08-

“所以你干嘛大老远的跑到这么个不靠谱的小公司干活,Z大明明不错啊。”司机说。

-09-

“啊,终于到了!”方锐说。

-10-
方锐下车的时候外面还是倾盆大雨,

更倒霉的是司机也没有伞,

于是他只好先把笔记本护在怀里,

再拉起行李一股脑冲出去。

然而当他终于浑身湿透地跑进房檐下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付车钱。

-11-

让我们来想象一下这样的情景:

深夜里,远远地隔着雨幕的两个男人

方锐:“xx宝行不x?”

司机:“行啊,13#$6*218%*!”

方锐:“啥?”

司机:“1*&4@&%*#**!”

方锐:……

他忽然有了马上回机场买回家的票的冲动。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