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林方/段子体/工作背景】隔壁的老板看过来(12-22)

-12-
古人曾云,峰回路转,雨过天晴。
所以在现实中雨虽然没有停
楼道的灯却“啪”地亮了,
一个穿着睡衣的人拿了一把伞出现在楼梯上。
灯光是白的
衣服是白的
伞也是白的。
屋檐外,风呼呼地吹
路灯好像都显得不怎么亮了。

-13-
“你是……”方锐有点结巴地开口。
他也不知道怎么着,总觉得那个人是从楼梯上飘下来的。
然后那个人就飘到了他跟前:“方先生是吗?”
“是……”方锐更结巴了。
“你来得真晚啊。”那人幽幽地说,袖口在风中飘荡。
于是方锐忽然连结巴都不会了。

-14-
“司机大哥,你还在吗?”方锐一边哆嗦着往后看。
一边琢磨着先把笔记本拍到对方脑袋上能不能逃走。
正当他蓄好力准备行动的时候,那个人开口了:
“我叫林敬言,你的合租室友。”

-15-
林敬言伸出手
林敬言伸出右手
林敬言打算和方锐握一下手,
结果方锐忽然像触了电一样抖了一下。
“你你你别过来!”方锐紧张地说。
林敬言一脸懵逼。

-16-
其实说来林敬言也够无辜的。
毕竟,睡衣是白色的不是他的错
睡衣买大了一个号穿在身上晃荡也不是他的错
回家的时候下雨,顺手打了老妈的白伞回来也不是他的错,
半夜三更被两个对喊数字的神经病吵醒更不是他的错。

-17-
不过林敬言还是抓起门边的伞出门接人去了。
一来想着新租客刚到,行李肯定不少
二来觉得让这两个人再继续喊下去
住户们大概就要集体出动砍人了。

-18-
好在方锐的反应还是很快的。
虽然依然感觉四周的环境很惊悚
但好歹自己面前站的是个人,
于是总算举着借来的伞出去结了帐。

-19-
这是栋挺老的楼了,方锐在交租金的时候就知道。
简介里说它设施朴素,外观古朴,具有历史感
说白了,就是设施够破而且没电梯
方锐很快就体验到了这一点。

-20-
当时两个人正搬着行李箱往楼上走。
本来方锐不太好意思让林敬言帮忙,毕竟非亲非故
但他很快就屈服于残酷的现实。
“我们住几楼?”方锐气喘吁吁地问。
“八楼。”林敬言气喘吁吁地答。
“现在到几楼了?”方锐不死心地问。
“三楼半。”林敬言淡定地答。

-21-
然后方锐就绝望了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绝望得太早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
楼道里的木扶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滑下来很大一截
咚地一声砸到地上。
方锐当时吓得下意识地往旁边跳了一步
换来了林敬言一句淡定的“别紧张”。
“这不是没砸到嘛。”林敬言习以为常地拍掉刚刚掉到肩上的一块墙皮。
于是方锐愣愣地看了人一秒,得出了两个结论。

-22-
第一,这房子是真tm破。
第二,这N市人是真tm心大。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