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08)

本来想把老魏写得猥琐一点,但是最后还是把他写得很帅。
快完结了吧,大概。

第八章

“糟糕,动静不对,他们八成要提前行动。”

“那怎么办?还没到啊。”

“靠你了老魏同志,想办法拖拖。”

“啥?”

“景熙他们马上就到,撑住啊。”

“喂!喂!卧槽……”

魏琛忿忿地关掉QQ收起手机。红灯过去了,“主顾们”要求不走高速,他只好开着车往偏远的郊区走。这本来也在预料之内,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帮人似乎已经在摩拳擦掌,一副似乎马上就要动手的样子。这也太着急了吧,明明才走出K市市区不久,离他们埋伏的地方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魏琛发消息去催,收到的回复便是叫他想办法“拖一拖”。

操,老子怎么拖,这些人身上都有枪!老叶你个没人性没良心的队长就这样放生自己的同事!

魏琛在心里把叶修骂了个狗血喷头。但骂也没用,解了气,还得想办法。怎么把这群兔崽子拖住呢……

“诶哟!”魏琛忽然一个急刹车。

“靠!”车上骂声此起彼伏,都差点被甩出去。

“你他妈能不能好好开车!”老赵骂道。

“行行行,不好意思啊!”魏琛陪着笑脸踩了几下油门,“我操,不对啊。”

“怎么?”老赵问。

“发动机好像有毛病了?”魏琛故意一边踩着刹车一边轻轻踩油门,发动机发出轰隆的响声。

“你这什么破车!”老赵急道。

“别急啊,我下去瞅瞅。”魏琛说完就打开车门下车,装模作样地打开车盖左敲右拧,实际上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叮叮当当折腾了十几分钟,眼看这一段实在难再演下去,魏琛便再度上车:“发动机有故障,可能得麻烦大家下一会儿车一起推推。”

“我们,下去,一起推车?”老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是啊。”魏琛理直气壮。

“发动机坏了么?”老赵说。

“是啊。”魏琛继续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

然后一把枪就顶到了他的脑门上。

“诶诶诶,这什么?卧槽你们是什么人,别开枪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魏琛叫道。

“别演了,以为我们都没开过车么。”老赵冷冷地说,“你是什么人,条子还是发财佬的狗?”

魏琛忽然换上了一副恓惶的神情:“大哥,是发财哥逼我来的,我的家人被他捏在手里……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老赵定定地看着他。

“真的,不敢骗你。我就是个开车的,而且上有老下有小,就想着跑完这一趟货把我的家人换出来……”魏琛说着说着都要声泪俱下了。

“他派你过来干嘛?另一个毒贩问。

“不知道。”魏琛秒答。

“妈的。”老赵又骂了一句,他现在有点摸不清楚状况,尤其摸不清这个突然冒出来却声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大巴司机”到底是哪路货色。发财佬的人不能随便杀,杀了是要惹麻烦的,留他在这儿也只能做个眼线不碍事。但如果这个家伙也是条子呢?

老赵的手机忽然响了。

“帮忙盯着,包括后面那两个。”老赵对身边的几个弟兄低声说,然后拿出手机。是一条彩信,发件人不明。

老赵皱了皱眉,这里信号不好,接收彩信要用不少时间。再说了,这年头怎么会还有人用彩信呢?

但他还是点了接收,进度条缓慢地推进。

百分之一百。

彩信内容只有一句话:

“我是发财哥,罗某是黄少天。”

下面配了一张黄少天穿着警服的证件照。

老赵在原地呆了两秒。真的是警察,那家伙真是不要命了,为了隐藏身份保护同事连毒都敢吞。发财哥这一招狠呐,关键当口才把完整的消息透出来,警察怕是已经在附近了吧?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请示戚老大?

两秒钟后他便下定了决心:“动手!”

紧接着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的枪飞了出去。

“你们两个,跳窗户!”魏琛吼道。

喻文州和黄少天闻声而起。都是对形势极其敏感的人,喻文州在魏琛停车的那一刻就悄悄把枪握在了手里,黄少天则早就盯死了旁边的一个人,此时双手上下一翻便从那人腰间夺了枪。仿佛就在一瞬间,沉闷的寂静被全部打破,子弹摩擦出极热的火花,在车厢里逐渐壮大了声势。毒贩们已经拼命了,此时不抓紧机会动手,等警察来了就一定是死刑。喻文州和黄少天半伏在座位底下放着冷枪,趁乱掩护着自己的身形。好几个毒贩把驾驶座团团围住,魏琛却猛地一踩油门,失去重心的几个人便通通放了空腔。

“快下去!”魏琛冲后面吼,又是一个急刹车。

“那你呢老鬼!你怎么走!”黄少天也冲前面吼。

“老子要你们管,快滚!”魏琛朝右把方向盘推到底,大巴跌跌撞撞朝旁边的一座桥上驶去。

喻文州拽下安全锤敲碎了玻璃。他看明白了,魏琛是想让他们先从窗户那儿逃出去,再把车直接开进河里,到时候一片混乱谁也顾不得谁。然后他们在岸上接应,利用对方水中行动不便克服人数上的劣势。这是个看起来还不错的计划,可以一试。

“少天!”喻文州招呼一声,伏下身去。

黄少天会意,举枪打退一个试图冲上来的毒贩,两步窜到喻文州身边,借着喻文州的力向上一踏从窗口跃出,又在翻下去的那一刻拽住喻文州的胳臂拉了他一把。五秒后,两人双双落地。

“去那边!”喻文州爬起来,但还没站稳就听背后一声枪响,子弹擦着脖颈呼啸而过。

“队长小心上面!”黄少天转身举手一枪,站在大巴窗口的人应声倒下。与此同时,大巴在魏琛的控制下摇摇摆摆地驶向天桥中段。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打破车窗跳了下来。

“操!”魏琛猛打方向盘。他原本是想帮下面两个人减轻一些压力的,但对方的反应也着实太快,不等落水便争先恐后地跳窗而去。幸亏这是钢化玻璃不那么容易打碎,否则等他开到桥中心的时候课可能人都跑没了。

魏琛从倒后镜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被跳下去的十几个人人团团围住。

车上还有三十来个,不能让他们再下车。

妈的。

得保住下面那两个兔崽子。

魏琛咬了咬牙,不再把大巴往桥上开,而是就地急转弯撞向护栏。还没到河面,桥的下方十几米处是一片坚硬的河床和堤坝。

他要开着车冲下去。

“老王八蛋快停下!”老赵捡起一支枪东倒西歪地冲向他。

“哈哈哈哈跟我斗,老夫当年可是神一样的少年!”魏琛放声笑了出来。那个老赵的枪法实在太差,这么近的距离,居然一枪都没打中。

下一秒他就感觉胸口右边一热,领口慢慢被血濡湿。

但魏琛已经将油门一踩到底。

“啊!!!”车上的人惨叫起来。

“啊!!”黄少天也惨叫一声,“魏老大他!??”

喻文州一言不发,人却在平地上趔趄了一下。

大巴跃出围栏,朝下方的大坝一头栽下去。

评论(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