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林方/段子体/工作背景】隔壁的老板看过来(23-33)

这篇以后,大概弧半个月x

-23-
方锐的心情在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平复了一点。
六十多平米的两房一厅
没有整洁到像军营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但是蛮干净,蛮舒服
有家的感觉。
所以方锐挺高兴地推开自己的那间房。
“诶等一下!”林敬言说。
“怎么了?”方锐拖起行李箱
然后一把拽下了门把手。

-24-
“这?”方锐心情复杂。
“这……”林敬言心情复杂。

-25-
“没事,把手不是必需品。”方锐假装很心大地将把手安回去。
但是一松手就掉了。
再安上去,再松手
又掉了。
“要不先休息吧,明天拿工具修。”林敬言在旁边提议
感觉让方锐再弄下去的话,不要说把手,
可能连门都会被拆下来。

-26-
三分钟后方锐终于还是放弃了和把手的斗争。
毕竟时间已经是将近四点
再折腾下去就彻底不用睡了。
然后方锐就看着屋里光溜溜的床板发愁,没有床单也没有被子
思考这一晚自己干脆不用睡了的可能性。

-27-
“先来我这儿凑合一晚吧。”林敬言在门外说。

-28-
其实林敬言从一开始就觉得方锐这个名字耳熟,像是在哪听过
所以也不忍心看着人一晚上就这么折腾过去。
当然,林敬言到后来是稍微有点后悔自己这个决定的。
因为当方锐简单洗漱完客客气气地道谢,规规矩矩地躺下后
就马上以一种极不规矩的姿态秒睡了过去。
林敬言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了回方锐一拳两脚三膝袭的冲动,
叹了口气,盯着俩黑眼圈起床。

-29-
其实方锐也觉得林敬言这个名字耳熟。
本来想借着睡前的工夫问一问,
但想了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再后来,他就心安理得地睡着了。

-30-
林敬言的床蛮舒服的
所以方锐的这一觉睡得极其踏实
再睁开眼的时候林敬言已经不在旁边了。
他看一眼外面,好像刚刚天亮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个不停。
然后他就又听到了门外的钥匙声,
林敬言回来了。

-31-
“你这个天气还去晨练啊?”方锐困惑地说。
觉得这个舍友实在有点奇怪,去晨练就算了,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
然后林敬言也是一愣,低头看了三回表:
“我下班了啊。”

-32-
“你值夜班啊?”方锐继续困惑地问。
但紧接着他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卧槽现在不会已经是晚上了吧!”
“是啊。”林敬言奇怪地说,“怎么了?”
方锐欲哭无泪。

-33-
“我错过了今天的面试啊啊啊啊啊!”
房间里充斥着方锐的哀嚎。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