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09)

半个月没写这个了。没到结局,大概还会有反转?

不知道会不会写双结局。

 

第九章

“一起往那边!别回头!”

“是,队长!”

黄少天眼里噙着泪,却毫不犹豫地执行了喻文州的命令,没有再看围栏上那道魏琛留下的豁口一眼。这也是蓝雨不成文的一项规定——战友受困了,一定要去救;队友倒下了,绝不能回头。他们现在的一线生机是魏琛拼了命换的,因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他。

“跳!”喻文州又喊一句。他们已经跑到桥边,下面十几米的地方是个倾斜的草坡,草坡下方有成簇的茂盛的芦苇。借着这样的地形掩护,或许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十几米的距离看上去不高,重力加速度一点也不小。尽管两人都练过合适的落地姿势,但草坡不平,人在落地的瞬间便向下骨碌碌滚去。黄少天中途撞上了一丛观赏植被,又滑了一段才勉强停下来,喻文州则直接摔进了芦苇荡里的烂泥中。

“嘶……”黄少天挣扎着爬起来往下望去,“队长你在哪?”

“我在这。”芦苇荡晃动着。

“吁,还好还好。”黄少天确定了一下对方大概没什么事,刚要松口气,忽然听到背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他感官也十分敏锐,反应也极快,连头都没回便直接就地一个匍匐。几乎就在同时,一颗子弹冲出枪膛,把他刚才身后灌木的枝干烧出了一个洞,紧接着又有几个人影先后从他眼前晃过去。

靠啊还好我闪得快,黄少天下意识地想。

下一秒他就又一次跳起来:“队长队长队长小心他们追下来了!!!”

追下来的人其实只有六个人。剩下的几个跑到桥边往下探头探脑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还追什么咱先顾自己吧”,其他人便纷纷做了鸟兽散。

但还有六个人跟着他们跳了下来,像他们一样沿着草坡滚了下去,中途还朝他放了一记黑枪。

不能直接过去,黄少天想。他那支夺来的枪早就打空了,此刻冒冒然冲过去绝对不讨好。但如果不马上赶过去,那几个家伙就会正好在芦苇荡和喻文州打个照面。

怎么办,黄少天咬咬牙。

刚刚还在小幅度晃动的芦苇荡此刻忽然变得沉寂一片。

黄少天把灌木的枝条扳到地上,“咔嚓”用力折下一根较粗的,贴着斜坡朝旁边挪去。

 

“人呢?”

“操,怎么忽然就没影了!”

“那怎么办啊”岳哥”?”

追下去六个人同样被颠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地站起来时却发现目标已经不见了。芦苇丛里空荡荡的,好像之前从来没有人来过,以后也一直不会有人来。唯有一两只水鸟在河中央盘旋,岸边无数只青蛙正不住地聒噪。

“该不会是躲到水里去了吧?”一个人问。

“别慌,他们手里没枪,咱沉住气。”被称作”岳哥”的人故作镇定,心里却也后悔得要命。刚才趁乱逃了多好啊!警力的大部队肯定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说不定片刻之后就会赶到。而他们现在居然还在和这两个缉毒警纠缠,往前进不了往后又退不得。对方虽然只是赤手空拳的两个人,但黄少天有多少近身擒拿的本事,他们这三个月都见识过了。至于喻文州他们虽然怎么不了解,但是他是黄少天的队长——一定比那个黄少天还厉害吧?

河边的一个地方忽然“咕”地泛起一点水花。

“打!”“岳哥”带头举起枪,六个人便朝着那个点砰砰砰地一通射击,迸着火星的子弹雨点般落入水中,水中竟然真的漾起了一缕血丝。

“打中了!打中了!”几人兴奋道。

“太好了!”“岳哥”也挺激动,但很快又觉得不对头——这出血量也太少了吧。他忙往岸边紧走两步,才发现刚才受他们集火的地方漂起来一条死鱼,翻着被打透了的肚皮浮出水面。

“上他妈的当了都当心!”“岳哥”吼出一句,接着就见前方的芦苇又一阵窸窸窣窣地抖动,一团黑影随即从芦苇丛中一跃而出。

“啊快打快打打打!”已经有人慌手慌脚地开枪,几人又是一通乱七八糟地开火,直到那个蹿到半空中的影子直直地掉下去。

“都给老子停手!”“岳哥”又一声吼,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往黑影的方向靠近,直到他看到一件被卷成团的外套躺在湿乎乎的烂泥里,内衬的尼龙布还冒着火星子。

“操,又被坑了!”“岳哥”骂着娘,这个蓝雨的队长看上去比黄少天还难对付。跟黄少天对打好歹能知道自己是被什么招式制服的,现在这算怎么回事,被人三番两次当白痴耍着玩?

“不要放松警惕!”“岳哥”下令道,再次摆好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姿势。但他这边话音刚落,其他五个人就纷纷惊叫起来:

“诶呀我没子弹了!”

“糟糕,我也没了!”

“我还有两颗。”

“我还有……一颗。”

“我用刀好了。”

“一群废物!”“岳哥”简直要跳脚,不过他自己的枪膛里也就剩下两颗子弹,“从现在开始不许乱开枪,看准了再打!”

“好!”其他五人答应道。

十秒钟后,一只水鸟从芦苇丛里扑棱棱飞上去,没有人开枪。

半分钟后,一块石头被裹在鸟窝里抛到空中,没有人开枪。

一分钟后,两只青蛙聒噪着从几个人身边蹦跶过去,没有人开枪。

又过了一会儿,前方的芦苇丛又开始小幅度晃动,一个影子又在里面若隐若现。

“老把戏玩腻了吧,你以为我们还会蠢到上你的当吗?”“岳哥”得意洋洋地说。

“就是,就是!”其他人得意洋洋地附和。

紧接着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影冲出来,轻而易举地缴了“岳哥”的枪,又轻而易举地用枪里的两发子弹击倒了两个人。

是黄少天!他什么时候来的?喻文州又在哪里?

剩下的三人已经没有机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了。直到被黄少天彻底打晕过去,他们也没有看到刚才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的那个蓝雨队长。

 

“少天,留活口。”

喻文州拨开芦苇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的泥。好险,刚才如果不是黄少天及时到位,他可能真没有办法面对面地跟这六个人硬刚。

“没受伤吧少天?”喻文州说。

“没有,收拾这几个人小意思了,队长你呢?”黄少天问。

“我也没事。”喻文州莞尔,随即又有些悲从中来。他们都在烂泥里窝了很久,一身湿漉漉的泥水显得狼狈不堪。

但他们好歹脱险了。

“如果魏老大还在……”黄少天低着头拧衣角。

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把人拢进怀里。黄少天没有抗拒,靠着喻文州的肩头慢慢蹲下,脑袋越埋越低。

“少天?”喻文州轻轻叫道。

黄少天没有吭声,却渐渐把身子蜷了起来。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