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林方/段子体/工作背景】隔壁的老板看过来(55-65)


-55-
说实在的,方锐对于自己的新工作相当期待
于是他第二天五点不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镜子把自己从头到脚仔细捯饬了一番,
穿上西装,打好领带,梳着三七分
甚至还无比认真地打了发蜡。

-56-
后来林敬言起床,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
“怎么样?”方锐紧张兮兮地问。
“呃……”林敬言欲言又止,“还不错,看上去很像某些行业的专业人士。”
“那就好。”方锐信心满满地说。

-57-
后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公司。
“林总早。”前台的业务员很自然地跟林敬言打招呼。
“您……好啊。”业务员犹疑着跟方锐打招呼。
“你好,我姓方。”方锐笑容满面地自我介绍。
“我们谢绝推销,不好意思。”前台业务员一边彬彬有礼地做了个送客的姿势
一边在心里感叹现在卖保险的人真敬业。

-58-
“等等我不是卖保险的啊!”方锐绝望地说。
“这样啊……。”业务员又仔细把他打量了一番
“送快递也不行。”业务员斩钉截铁地说。
方锐泪流满面。

-59-
当然,林敬言还是很好心地过来解了围,虽然嘴角一副明显要往上扬的趋势。
“这是方锐,新总助,认识一下吧。”林敬言说。
方锐顿时感到四面八方投过来的目光。
其实说四面八方也不太合适,毕竟屋子里加上他总共也就七个人,
但方锐隐隐地能从大家的目光中读出几层含义:
“卧槽!”
“卧槽?”
以及“卧了个槽。”
所以说穿西装也要看人
如果说林敬言是把西装穿出了教授的风格,
那么方锐就是把西装穿出了校服的风格,
还是高中升旗仪式穿的那种礼服。

-60-
当然,平心而论,方锐的外表一点都不差。
只是因为前一天错过面试给众人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大伙儿下意识地觉得这是个不靠谱不正经的货。
所以当人们看到方锐一身西装革履的时候,顿时又感到自己之前的认识是一种偏见。
“多老实的孩子,穿着都这么认真。”会计阮永斌感叹。
“就是就是。”其他人附和。

-61-
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发现自己好像又要被打脸了。
怎么说呢,这个应届生靠不靠谱,现在还看不出来
但离“老实”的差距肯定不是一星半点。

-62-
事情的起因来自于公司里有人起哄让方锐请吃饭。
“昨天我们可等了你一天,不请我们吃顿饭你心里过意的去吗。”财务小哥开玩笑地说。
“好,没问题。”方锐豪爽地答应道。
“你们想吃什么样的饭,东北米的还是泰国香米的?”方锐豪爽地说。
“杂交水稻的也行,我去买!”方锐豪爽地继续说。
于是众人神情复杂地看着一脸无辜的方锐,
纷纷感叹眼睛是心灵之窗这句话肯定是骗人的。
或者说,可以让方锐去现身说法写一篇论文:
《论猥琐之魂如何透过真诚之窗》。

-63-
但后来林敬言插了一句话。
“胭脂米。”林敬言说。
于是方锐悄悄地百度了一下
发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好像只能买一斤,还不包邮。

-64-
“一斤够了,我们不贪心。”林敬言笑道。
“一斤够了,我们不贪心。”其他人笑道。
方锐再次泪流满面。

-65-
所以说,请客吃饭这件事是检验一个人本质的试金石。
通过请吃饭,方锐真诚老实的形象在呼啸众人面前崩塌了
通过请吃饭,林敬言人畜无害老好人的形象在方锐心中崩塌了。

-66-
当然,方锐后来还是真的请大家吃了饭。
毕竟玩笑归玩笑,他也不是那种真小气的人
何况以后还得在呼啸混很长的日子。
但是林敬言最后还是抢着买了单,
“好好干,等你领了工资再说。”林敬言说。

评论(1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