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世界之巅/孙翔中心】转折点

旧文解禁混更,孙翔中心粮食向,收录于《世界之巅》。

当时算是作为救场文手赶出来的文吧,字数和质量都很一般。

 

转折点

 

(一)

轮回众人见到孙翔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吃惊。这家伙,戴着墨镜口罩就算了,眼神里还带着一股莫名的杀气,拖着箱子急吼吼地闯进屋里。还好现在下午时分阳光还算灿烂,不然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作案现场。

“大家好。”孙翔黑着脸一字一顿。

“来了啊孙翔。”江波涛心里犯着嘀咕,嘴角尽量弯出一个自然的弧度,“怎么了,没遇到什么事吧?”

“没有。”孙翔没好气。

“真的没有?路上顺利吗?”方明华也纳闷。

“真的没有,很顺利。”孙翔咬牙切齿。

周泽楷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吴启、杜明、吕泊远面面相觑。

时间倒回到两小时前,还在飞机上的孙翔做了个很美好的梦——自己化身为一叶之秋把一身花花绿绿的君莫笑追得满街乱跑。然而就在他摁住对方准备来一顿海扁的时候,旁边两个妹子的对话却把他吵醒了:

“喂,那个人看着好像是孙翔诶。你不是他的粉吗,还不去要签名?”

“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

“把嘉世带垮了就去祸害轮回,我才没有这样的爱豆。”

……

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全部对话的孙翔险些一口血喷出来。Excuse me?带垮嘉世?好吧这个我认了,但祸害轮回是怎么回事,第十赛季还没开始啊喂!他特别想跳起来与她们争辩一番,看了看机舱里满满的人还是勉强忍住了,继续戴着墨镜靠在椅子上装睡。然而装归装,睡却是再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回荡着刚才“带垮嘉世祸害轮回”的话。接着就出现上面的一幕:孙翔恼火地冲进轮回战队,把集体起立迎接他的一众新队员吓了一跳。其实也不怪孙翔。他在心里是确实想说“没事”的,奈何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生气”,强颜欢笑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事。

孙翔的低气压一直延续到晚上的接风宴。别人给他夹菜他就低着头吃,跟他说话就嗯嗯啊啊地应,整个人看上去有如周泽楷附体。

“孙翔今天怎么了,话这么少。”经理半开玩笑地举杯,“都破例尝一尝吧,老板珍藏的三十年的红酒。”

孙翔一愣,这句话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对了,刚到嘉世的时候,陶轩和崔立好像也是拿了一瓶三十年的红酒招待他。

“干杯!”众人举杯。

孙翔也举杯。

深红色的液体在喉头漾起酸酸涩涩的味道,一如两年前。

二十岁的孙翔和十八岁的孙翔一样对很多事情不敏感,更不可能多愁善感。但总有一些事,是让人既想不明白、又忍不住去想的,比如垮掉的嘉世,比如未来的轮回。

孙翔收到转会邀请的时候很意外。倒不是说他已经被打击到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觉得轮回目前的阵容已经非常稳定,又在过去的两个赛季接连斩获桂冠。现在再邀请他作为补强选手,第十赛季的轮回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表现呢?“带垮嘉世,祸害轮回”,话虽难听但也不是毫无道理。轮回已经有荣耀第一人周泽楷和战术指挥江波涛了,他在团队里又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如何融合呢?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其实很怀念在越云的那段日子。那时候,荣耀几乎就是他一个人的游戏。队员的水平都不高,几乎一出道就把他当宝一样捧着。全队的攻防都围绕着他铺开,指东打西好不快哉。他实在太耀眼了,越云的舞台不足以让他展现所有的光芒,却也因此掩盖住了他的缺陷。然后到嘉世,嘉世出局,嘉世打挑战赛,嘉世负于兴欣……

孙翔忽然有点难过。大家都觉得他不会想这么多,但其实他会,他会认真想一切和荣耀有关的东西,哪怕想不透。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便端起酒杯站起来:“那个……”

一桌的目光投过来。

孙翔忽然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来来来大家再走一个,欢迎孙翔啊,预祝我们第十赛季合作愉快!”江波涛笑着接过话茬。

“对对对。”众人应和,“干杯!”

 

(二)

接风宴后的第二天方明华、吴启、杜明和吕泊远就走了,周泽楷和江波涛在过后的几天也相继离队。江波涛走之前专门去训练室看了一眼,孙翔摆摆手,我这个夏休不回家了。

迷茫,那就苦练吧,没什么事是苦练解决不了的。在训练营里别人溜出去玩的时候他在苦练,换来第七赛季狂剑横刀的强势出道;在嘉世的时候别人休息了他在苦练,愣是凭着天赋和快速的熟悉把转型期缩短到几乎看不出来,还打出了比叶修的龙抬头更进一步的龙回头;现在的假期,他依然选择了这个办法。

打败叶修!他这样对自己说,随手把空调调低了几度。刚爆了一通手速,有点热。

QQ的弹窗忽然跳动起来。他点开一看,是七期选手群。

冬虫夏草:哥几个有空不,聚一聚?@全体成员

飞刀剑:到哪?我没问题,在家宅着也是发霉。

花繁似锦:我也没问题。

唐三打:随便。

冬虫夏草:你俩呢@一叶之秋 @鬼迷神疑

鬼迷神疑:我行啊。

冬虫夏草:孙翔呢?

冬虫夏草:@一叶之秋

冬虫夏草:@一叶之秋

冬虫夏草:@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知道了,随便。

于是第二天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就聚了起来。一张机票说走就走,地点定在了H市,美其名曰位置正好沟通南北方。同期的选手相互之间都比较熟,聚会和以前任何一次一样闹腾。刘小别的雪碧倒了袁柏清一身;林枫拉着邹远开始勾肩搭背;唐昊在筷子被打翻在地后黑着脸叫了声服务员;孙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砰地打开了一瓶摇过的可乐。到最后,闹够了的一群人才通通靠在椅背上东拉西扯。

“喂孙翔,轮回怎么样?”刘小别问,“周泽楷是不是平时也不说话?”

孙翔想了想:“还好吧。”

“那江波涛呢,他和肖时钦谁更心脏一点?”袁柏清又问。

孙翔又想了想:“还好吧。”

“什么鬼。”邹远乐了,“你去的是假轮回吧。”

“我怎么知道,我跟他们又不熟。”孙翔不耐烦地说着,忽然想吃完饭以后去一趟萧山体育馆。不为什么,就是忽然有点想回去看一眼。于是他就去了,后面跟着一个浩浩荡荡的七期队伍。其实他还没离开多久,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除了嘉世。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邱非。

邱非显然也很惊讶,在原地愣了半天才犹犹豫豫地开口:“孙队?”

“你怎么在这儿?”孙翔问道,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在这儿更奇怪的自觉。

“我来原来的资料室找点资料。”邱非说。

“你现在是嘉世的队长了?”孙翔问。

邱非点头:“前辈怎么也在这儿。”

“我……”孙翔语塞,“来看看。”

两人一时无话,直到邱非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我先走了。”

“等等。”孙翔憋了半天憋出一句,“那个……要加油啊小子。”

“谢谢,我会的。”邱非点点头,走了。

孙翔忽然感到没来由地一阵失落。邱非做过他的“影子”,现在他走了,邱非却留下来。接手斗神一叶之秋的是他孙翔,传承了嘉世的却依然是邱非。

“喂你没事吧,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唐昊走过来。

“不过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很像叶修诶。”林枫说。

“像谁?”孙翔以为自己没听清。

“叶修啊。”林枫说。

“靠,你才像叶修,你全身上下都像叶修,你们全家都像叶修。”孙翔怒道。

 

(三)

轮回的队员在夏休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全员归队了。一方面想着加紧训练磨合,另一方面是想着加深队员在荣耀之外的相互了解。这一点,当然是主要针对孙翔所制定的战略目标,由队长周泽楷提供思想,副队长江波涛撰写攻略。

然而这个攻略显然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天知道几个清一色的汉子戴着墨镜口罩列队逛公园是一个多么诡异的场景。周泽楷一路在不停地擦汗,吕泊远昨晚没睡好呵欠连天,杜明走路玩手机撞到了树。至于孙翔,整个过程都游离于队伍之外。他也知道这次出游主要是为了让他跟队员们更熟悉,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手拉手一起走吗?

江波涛扶额,我错了,没从假期状态转换过来。我不该把策划班级聚会的那一套搬到一群宅男身上的,尤其是像孙翔这样的,真的不管用。

那就换一个攻略。

万金油江波涛掏出手机刷两下:“诶,我们去电玩城怎么样?”

“有空调?”周泽楷问。

“有。”江波涛说。

“去去去!”剩下几人齐声作答。

事实证明江波涛这次的判断没有错。电玩城里屏幕闪成一片,人不多,环境也挺暗,口罩神马的通通可以摘掉。果然,他们最喜欢的还是找个地方玩游戏啊!

孙翔和周泽楷在一场枪战的游戏里杠上了。说杠上其实不是特别准确,因为游戏规则其实是两人一队一起守护阵地,血条清零了以后投币再来。然而两人偏偏就这样在屏幕前比上了,每人九块游戏币看谁撑得久,谁投币投得最少。吕泊远和吴启一开始还在旁边饶有兴味地看,后来觉得他俩老是不死太没意思就跑到一边跟杜明夹娃娃去了,剩下江波涛在旁边一边投篮一边三心二意地观察。

这个孙翔,没有旁人评论的那么不懂得配合嘛。

哎呀小周这句“上”的意思是让你往上看不是往前冲啊!

诶,有没有可能把他们两人的默契提上来,一个攻坚一个远程打造一个双核的队伍呢?

江波涛这边想着,孙翔的角色已经在枪战中挂掉。他有点不平地放下枪,走到旁边随手拿起一个球就往篮筐一扔。

“孙翔。”江波涛想叫住他。

“干嘛?”孙翔状况外地投出第二颗球,就见那颗球脱手之后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又完美地反弹回来。正中江波涛的后脑勺不说,还发出了无比清脆的“啵”一声响。

“卧槽,副队你没事吧!”孙翔紧张道。

“我……”江波涛忽然想逗逗孙翔,便顺势夸张地捂住脑袋蹲下,“嘶……啊。”

“副队!!”孙翔声嘶力竭地嚎了一嗓子。

这一幕在多年以后成为了轮回的一个经典的梗。当时孙翔喊的声音很大,不但把正在夹娃娃的杜明和吴启吓了一跳,还成功地吸引了其他玩家的注意。于是乎,孙翔被认了出来,江波涛被认了出来,周泽楷想溜但还是被认了出来。喧闹声一阵阵越来越甚,要签名求合影的呼声连绵不绝……

最后他们只好逃进了厕所。

“杜明去侦查一下,走了没有?”方明华藏在门后面。

“还没走光。”杜明往外探头探脑。

“你说你。”吕泊远哭笑不得地看着孙翔,“副队的演技这么浮夸你都信。”

“怪我咯,谁知道他是装的,要是我一来就把副队打坏了,那我们轮回怎么办。”孙翔据理力争。

“嗯?”躲在水槽旁边的江波涛猛地抬起头,随即嘴角浮出一丝笑意。他听清楚了,孙翔说的是“我们轮回”。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轮回。

 

(四)

多年以后,临近退役的孙翔在采访中被问了一个问题:你经历过职业生涯的低谷吗?

孙翔点头。

记者又问:“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孙翔说:“嘉世的那两年。”

记者再问:“那您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走出来的呢?”

孙翔想了想:“到轮回以后吧。”

或许孙翔当时都没意识到自己是如何走出低谷的。他只不过很快地熟悉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很快地和一群人混成了哥们儿,很快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罢了。周泽楷忙于战队杂事时他会帮忙打饭,江波涛嗓子发炎了他主动站起来发言,吴启不小心感冒他会顺手带药,杜明暗恋上唐柔他会一本正经地给人剖析战斗法师的职业特点……

第十赛季的轮回最终还是没能拿到总冠军。这次没有人再对他提出任何批评指责,因为他的进步已经让所有人吃惊。然而,孙翔本人却并不满足于不受批评,他的追求只有一个,就是冠军。

夏休,他出现在邀请赛的名单上,与之同行的还有队长周泽楷和其他十一位职业选手。队长是喻文州,领队是……叶修?

“你还能上场?”孙翔抓住了关键。

“赛制允许再带一名非正式选手。”喻文州说。

孙翔气哼哼地拧开一瓶矿泉水,一口下去就是半瓶。

叶修好想笑。

孙翔在世邀赛的表现称得上可圈可点。中国队阵容的攻坚手不多,唐昊的团队能力又不够强,他因此成为了上团队赛次数最多的选手之一。几场比赛下来,各国选手都对这位年纪轻、操作好、听指挥的战斗法师印象颇深,更有甚者已经给他拟了个外号:战斗祭司,意味跟他对打的角色都肯定会挂掉,不如直接送到祭坛祭祀好了。

孙翔对此嗤之以鼻。斗神,战斗祭司,祭司和神还差了一个等级呢。

尽管受到的大多是赞扬,孙翔对自己的表现却还不能完全满意。世邀赛是个比国内联赛更大的舞台,汇聚了更多的顶尖高手和大神,包括叶修这样等级的妖孽般的存在。

没有比赛的一天下午,孙翔自己窝在宾馆里研究比赛录像。这一场对丹麦的比赛他看过好多次了,却始终有个地方看不明白。

算了,找个人问问吧。

找谁呢?喻文州被组委会叫走了,张新杰这个时候肯定在睡觉,肖时钦……

孙翔敲响了叶修的房门:“领队,问你个问题。”

叶修没听清:“什么?”

孙翔重复一遍:“问你个战术问题。”

叶修的烟差点掉了:“问我?你居然不去问肖时钦?”

孙翔拿着电脑直接进屋:“小事情上盘比赛消耗太大,今天让他好好休息。”

叶修这下连下巴都要掉了。这还是孙翔吗,还是那个坐在他的位置上跩跩地说他已经过时的孙翔吗?还是那个不可一世一点就着的那个孙翔吗?还是那个把荣耀玩成超级玛丽丝毫不懂得为他人考虑的孙翔吗?一次挫折加上一年的时间,到底让这个昔日张狂的少年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喂!”孙翔不满地敲敲台子,“你讲不讲,不讲我去找王杰希了。”

“嗯,讲。”叶修点点头准备开讲。点了根烟,却又说了一句题外话:

“一叶之秋交给你,陶轩还算有点眼光。”

 

后记

 

孙翔记得小时候玩迷宫时便有人告诉他,只尝试一条路就能通关的人只在极少数,大部分人或多或少总要走几次死胡同碰几次壁。他也记得中学的时候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曾敲着黑板对他说,a为正二次函数是先降后升,降得再狠都会有一个转折点。

“如果没有呢?”学生孙翔问。

“只要取值范围没限制就肯定有,除非你自己不想求。”老师说。

学生孙翔转了转笔杆。函数这东西太无聊了,简直就是研究出来折磨人的,还不如打荣耀。

但他挺喜欢那位数学老师。

后来,学生孙翔的成绩一塌糊涂,包括数学。

再后来,孙翔去了越云训练营。

第七赛季,孙翔在越云出道,学生孙翔变成了选手孙翔。

第八赛季,孙翔转会,越云的狂剑变成了嘉世的孙翔。

第十赛季,孙翔再度转会,嘉世的孙翔成为轮回的孙翔。

世邀赛,国家队队员孙翔为国出战。

世邀赛后新赛季还没开始,孙翔便回了趟家。自从参加职业联赛后他在家待的时间就少了很多,偶尔回家也懒得收拾,于是他的房间还保留着一个高中生的样子,书桌的抽屉里一大堆辅导书和试卷。他随手抽出一张,高二月考数学卷,第一道选择题便是二次函数。a为正的二次函数向上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题号旁边的空间还保存着他当年龙飞凤舞的计算过程。

“降得再狠,也会有一个转折点。”

“除非你自己不想算。”

学生孙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嘉世的孙翔急不可耐地想证明自己却一败涂地;轮回的孙翔一步一步从低谷挣扎出来;国家队的孙翔是冠军队最得力的团队赛选手之一。

……

孙翔忽然觉得,五年前的那堂数学课,他其实是听懂了的。

评论(30)

热度(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