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壳翻车鱼

夜阑卧听风吹雪
近来喜读书,懒动笔

【全职/喻黄】毒穴(10)(终章)

中短篇小连载拖到现在总算完了。

520嘛,还是HE好。自己没有男朋友就给别人写个男朋友吧(不是。

 
第十章
 

喻文州就这样揽着黄少天静静地坐着。一切都沉寂下来了,没有枪声,没有喊声,仿佛刚才一切从来不曾存在。芦苇丛没被人打理过,东南的一角刚刚被他们压塌了不少,其它的地方却还是原本野生的凌乱模样。今日正是晴天,晨曦的微光在水面上洒了一层,又被微风吹成无数散乱落的碎片。

“少天,走吧,我们上去。”喻文州叹口气,拍了拍一下黄少天的肩准备站起来,却不料对方并没有动。

“少天?”喻文州轻轻摇了摇怀里的人。

黄少天依然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双手环在胸腹间,肘部微微颤抖着。

“怎么了?”喻文州开始觉出有些不对劲。他原本以为黄少天是因为魏琛的牺牲一时难以自控才选择了这样一种诡异的姿势,不想让他看到眼泪而已。但现在看来,情况可能比他想象得严重许多。“受伤了吗?”他试图把黄少天扶起来。

“等等……别动我。”黄少天急道。

“少天?”喻文州愈发担心,但看了一圈也找不到人身上哪里有伤,“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啊!”

“我……当时没办法了,吞了几颗毒丸。”黄少天说。

喻文州只觉得心跳在那一瞬间停了一拍。难怪今天车上根本没有藏毒的痕迹,难怪黄少天在车上的时候就看上去状态不对,原来是“被藏毒”了。这种由毒贩们自制的毒丸本来就没什么“质量”可保证,在人体脆弱的消化系统里经过这胃液和胆汁的销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破裂。只要有一颗的包装不够结实,从毒丸破裂到带毒人死亡,一共只需要四五分钟的时间。可就在这样的状态下,黄少天刚才居然还像没事人一样跌打滚爬了这么久?

“嗐队长我没事的啊别担心,我早上才吞的,这才几个小时啊毒哪有那么容易破。我就是有点不习惯而已,以前也没吞过这东西嘛,适应适应就好了,我……”黄少天故作轻松道。

“别说话了。”喻文州打断他。

“我真没事,队长你别瞎紧张。”黄少天皱眉。

“有没有事你说了不算。”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寻思着要不要干脆把黄少天打横着公主抱上公路上算了。虽然依对方好面子的程度来看,这人肯定不愿意这个样子上蓝雨的车,但喻文州现在坚决不会同意让黄少天自己走上去。况且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走上去。

砰!!!

子弹与躯体摩擦出一阵难以形容的灼热。喻文州的身形微微抖了抖,他才刚刚站起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正面的炮火,而是在你精神松弛下来的时候,忽如其来的冷不丁的一枪。

“队长?”黄少天一愣。

“待着别动。”喻文州扔下一句话,转身便朝身后大步流星跑去。扳机又响了两下,黄少天挣扎着起身回头看时,却见喻文州已经和一个人扭打在了一起。那人手里还拿着枪,只是被喻文州掐住了手腕和脖颈一时之间难以动弹,但他依然在地上不住挣扎着。喻文州半跪着卡住那人的要害,背后的衬衫被氤氲成了一片殷红。

真糟糕,喻文州想。他倒是没觉得有多疼,只是感到血在不断往外流,与之一并消逝的还有所剩不多的气力。眼前的视线忽然变得很亮,随即又一点点黯淡下去,与此同时,意识也在渐渐地离他而去。但是……不能松手!

对,不能松手,不能松手。

……

是警笛声?

“喻队!没事吧喻队?”徐景熙跑上来。

“卧槽黄少,黄少你怎么了!”郑轩一把搀住想站起来但一个劲儿往下出溜的黄少天。

“文州倒是放手啊,人都要被你掐死了……”张佳乐想把喻文州的手拽开,后者却仿佛失去意识般固执地保持着那个姿势,直到他和林敬言一起架着人的胳臂把他挪到旁边,喻文州才忽然脱力地倒在地上。

“救护一队,马上急救!”叶修下令,“另一队跟我来。”他拔出枪,三步并做两步跑向大坝的另一头,那里躺着大巴横七竖八散落的残骸,带着一股浓浓的糊味和血腥味。

“叶神?”医护人员询问地叫了一句。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尽力抢救。”叶修说着,望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掏了根烟,点了两三次也没点着。已经摔成这样了,没有爆炸已经是奇迹,魏琛所在的驾驶室更是首当其冲。生还,实在是难以指望了啊。

我到底还是来晚了,叶修想,不过好歹你拼了命去护的那两个小子还平安。

唉,老魏……

“活着!”那边忽然传来声嘶力竭地叫喊。

“谁?”叶修把烟一扔。

“他还活着!魏警官!”医护人员说。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侧卧在医院的病床上,满屋子都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靠床的手被压得有点麻了,他下意识地想翻个身,背后却传来一阵刺痛。但还没等他来得及吭声,本来趴在他床边打瞌睡的青年便一跃而起:“队长队长你终于醒了?你中了两弹流了好多血手术了六个小时才取出来!别动啊我去叫护士!”

“等等。”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有水吗?”

“有有有,不过队长你现在好像没法喝诶,护士说只能这样委屈你几天了。”黄少天拿过水壶,用湿棉签沾了水在喻文州唇边小心地点着,“这样行不行啊,不行我去拿个吸管想办法让你喝一点,不过千万不能呛着啊刚缝了针……”

“算了,就这样吧。”喻文州抽出一只手抚了抚黄少天前襟的褶子,“你呢,没事了?”

“没事了,我就在医院待了半天。”黄少天说,“魏老大倒是伤得有点重,也刚醒,正在和叶修对喷垃圾话。案子已经破了,‘戚老大’的毒穴窝点被彻底端掉,‘发财哥’那儿差一点,让主犯提前一步溜出了国境线,现在正在联系那边的警方追捕……队长你是不是伤口疼啊?”

“有点。”喻文州实话实说,麻药劲过了怎么可能不疼,毕竟是两颗子弹。结果他这话一出口,黄少天却陷入了沉默,眼眶中也渐渐有了些水汽。

“诶怎么了?”喻文州有点意外。

“队长。这次要不是我,你肯定不会受伤。”黄少天低着头。喻文州是蓝雨的基石,也是蓝雨的大脑,大多数时候都会待在指挥的位置,就算需要正面激战也一定是做足了准备的那种。但这一次,一向思虑周全的队长竟然在被人偷袭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直接扑上去和人格斗……

都是因为他。

也都是为了他。

“说什么呢少天,上次的行动你不也给我挡过刀?后来还是我陪的床。照你的说法我早该羞愤而死了。”喻文州笑道。

“呸呸呸死什么死死什么死这种话怎么可以乱说!”黄少天腾地一下站起来,把脑袋上本来就挺长了的头发揉得更乱。

“好好好。”喻文州忍着笑,“少天。”

“嗯?”黄少天应道。

“这个案子了了以后,主席应该会给我们放几天假。想不想去哪里玩玩?”

“好啊我想想。肖时钦这次帮我们挺大忙的要不咱去雷霆那儿转转?或者去个没去过的地方,诶西藏怎么样?不过队长你最近身体不好不适合去。诶呀要不还是待在战队吧,我得找老叶好好问问,明明这么早就收到消息了怎么过来得这么慢,他们骑着乌龟来的?于锋他们也真是啊,舌头都抓到了情报都有了还让其中一个主犯逃跑了,简直是对不起我大蓝雨对他多年的熏陶还有队长你多年的教诲,当然还有我的那么多亲身示范……”

-fin-

评论(7)

热度(87)